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2989章 危机四起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彦王被狂府的气势镇住了,这群都是不怕死的疯子,若是只有几个人,不足为惧,可是单单是这百万大军都不怕死,那就可怕了,攻击狂府,就意味着把这些军队全灭了,狂府很显然不止这么多军队,几千万,圣贤敢这么杀吗?就不怕主宰能量不再认可?

    这些炼化主宰能量本源的圣贤并未是真正的圣贤,他们不是靠德行就成为圣贤的,第三行星的禹尊,三皇五帝,却都是靠德行进阶圣贤的,这是有本质的区别。

    当主宰能量本源不再认可那些圣贤的时候,他们就不再是圣贤,就是一个祖境极限而已。

    叶轻寒掌控了这个点,所以他敢和圣贤较劲,大不了一战,否则今天妥协,以后要妥协的事情就多了。

    彦王盯着叶轻寒,他想要主宰能量本源,天下没有几个人靠德行就成为圣贤的,那需要天下最虔诚的信仰,不带有半点瑕疵的信仰,除了三皇五帝,没有谁达到那个程度。

    三皇五帝,就算消失无数年,横跨无数岁月,可是后人还是敬畏的奉为先祖,这点谁能做到?要是其他次级宇宙圣贤一死,三五百年之后,就不会再有人记住他们。

    “不需要圣贤出手,叶府主也承受不住天下人的贪念,言尽于此,若是叶府主有朝一日后悔了,可以随时找我,我随时来帮。”彦王淡淡的说道。

    叶轻寒坚定的回道,“圣贤不出手,天下皆出,也奈何不了我狂府,彦王兄,谢谢提醒,希望我们不是敌人。”

    彦冲默然一笑,平静的说道,“你会后悔的,我们来日再见。”

    哗……

    咻————————

    彦冲身影一闪,出现在城外,调动了自己的车队,快速朝原路返回。

    叶轻寒盯着彦冲离去的车队,心底陷入了沉思,他预测到那些圣贤弟子或者亲属开始按耐不住了,主宰能量代表圣贤,甚至可能代表主宰,天下都会动心,包括星玄大圣贤,谁知道他内心深处是怎么想的。

    “夫君,这样耗下去不是办法,你不是圣贤,肯定会给人念想,贪念越来越浓,最后会危及到整个狂府。”简沉雪看透人心,可以猜到后面的结局。

    摆在叶轻寒面前的路就只有两条,炼化叶至尊,要么自己成为圣贤。

    退路已经没了!

    叶轻寒仰头看着天穹,想超脱,没那么简单。

    “我明白……沉雪,你负责镇守镇天府区,现在所有的俗世都交给皇儿处理,你专心闭关,争取达到祖境极限,如果有一天狂府万劫不复,我会给你争取时间带着叶至尊逃走,争取到达主宰境。”

    叶轻寒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

    “这样太冒险了……”简沉雪凝声说道。

    这样不仅仅把狂府陷入危险中,叶轻寒自己肯定更危险,圣贤若出手,必然只会杀他。

    但是现在还有更好的选择吗?没有了,选择妥协,狂府的尊严就没有了,剩下的时间将活的毫无尊严,任人欺压,谁都能来踩一脚。

    咔嚓!

    叶轻寒攥紧铁拳,低沉的说道,“我也知道冒险,最后若是真到了绝境,我会带神鸟离开,独自抗争,我不会妥协的。”

    简沉雪拉着叶轻寒的大手,心酸的说道,“我们不怕死,狂府还在你后面,不必如此。”

    “这件事是我自己的事情,刚刚我只是想震慑彦冲,震慑其他次界的人,让狂府立下威望,但是若真到了绝路,我怎么可能把狂府的人朝火坑里带?”叶轻寒呢喃说道。

    简沉雪皱眉说道,“可是你也帮了我们所有人很多事情,那时候你也没说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现在为何要说这是你自己的事情?你我是夫妻,什么是你自己事情?”

    叶轻寒嘴角微微抽动,这辈子最愧疚的就是简沉雪了,她总是无怨无悔的站在身后,从不会嫉妒谁,也不会去怨谁。

    哗!

    叶轻寒转身抱着简沉雪,低语说道,“你最该成为主宰……除了你,天下人皆不配。”

    简沉雪双眸纯净,就像珍珠一般毫无瑕疵,此刻趴在叶轻寒的肩膀上,柔声说道,“我的爱,太狭隘,你的爱才是大爱,终有一日会有人懂。”

    简沉雪的爱不对苍生,她可以为狂府赴死,只不过是因为叶轻寒而已,而叶轻寒的内心却是希望建立一片真正的圣地,不容他人欺辱。

    “从今天开始,你不要再出现在世间,随时准备离开,若是等到离开的那一天,把对我的爱转换为对苍生的爱,我相信你可以不炼化主宰能量就可以成为圣贤,等到了圣贤境界,再去试着炼化神鸟,到那时候或许有机会成为主宰,现在的争斗,都是过往云烟。”叶轻寒低语说道。

    现在炼化叶至尊,很可能只会成为圣贤,注定成不了主宰。

    哗!

    叶轻寒身影一闪,说完便离开了镇天府城。

    咻——————————

    叶轻寒乘风破浪,朝人皇峰冲去。

    ……

    此刻,张芝阳正在盯着这群来历不明的人,他们目标确实是镇天府,方向不变,一路疾驰。

    那十三人,为首的祖境似乎察觉到了被张芝阳追踪,余光一闪,带着十二人不断远离主城。

    “等会别让那个人逃了,直接杀了。”为首的那位高手冷漠的说道。

    “柳宗殿下,那人的身份……看起来不一般,可能是狂府的高层,现在会不会打草惊蛇?”其中一个祖境低语提醒道。

    柳宗,苍幕圣贤的第七子,也是最接近苍幕圣贤七个儿子里最强大的存在。

    柳宗此刻寒芒一闪,默然说道,“高层又怎么样?我要的是主宰本源,谁敢拦着,就必死无疑,这个人一直盯着我们,迟早会把我们的位置暴露……”

    “那此人就交给卑职来处理,一个半祖初阶而已,挥手可杀。”那位祖境初阶森然说道。

    这一队冒险者开始朝一座山脉冲去,准备击杀张芝阳了。

    张芝阳仗着有叶轻寒赐予的能量,一直偷偷跟着,此刻也不知道对方竟然要在狂府的腹地击杀自己。

    这座山脉连绵不绝,游历的人不少,有一队人马很巧合,路线一直尾随着柳宗这支人马,让他们根本无法击杀张芝阳。

    柳宗大怒,冷声说道,“先把这支人马全都干掉,真是误事。”

    咻!!

    哗!!

    轰!!

    霎时间,刀光剑影,铺天盖地,血染山脉,这一队数十人冒险队伍竟然无一不存的全部被击杀。

    张芝阳大吃一惊,正准备逃走,可是一位祖境已经出现在他的背后。

    (终于不重复了,背了两天的黑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