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2949章 古天帝出手袭杀阴阳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一祖陨落,前一刻还在威胁叶轻寒,下一刻就被诛杀。
    高手对决,往往就是瞬息之间,叶轻寒和炎皇的确强大到无以复加,但是对方几个敌人没有一个是菜鸟,稍稍不慎就会被反转。
    混沌祖境心脏破碎,肉身被叶轻寒带飞,一拳震爆了他的脑袋,叶轻寒的垂死一击,将对方的灵魂带入了五行之外,死的不能再死了。
    噗————————
    叶轻寒喷出一口精血,一柄利剑从后背贯穿到胸口,立在五行外,不代表可以不死了,这要看出手的人有多强大。
    哗!!
    嗡!!
    滔天神念掌控祖剑在叶轻寒的体内搅动,差点将生机剿灭。
    吟!!
    吼!!
    斑斓蛇吞尽能量朝疾驰而来的古天帝杀来,被古天帝一剑撕烂了面孔,偌大的身躯差点被斩灭。
    轰!!
    吟!!
    斑斓蛇瞬间重创,但是却给叶轻寒争取了一线机会。
    哗!!
    叶轻寒挥手拔出了祖剑,挥手将其震碎,森森寒芒盯着古天帝,嘶哑的说道,“我看今天还有谁来帮你!”
    “你还能打吗?”
    古天帝扬起一抹不屑的冷笑,挥手凝本源为剑,剑锋一震,崩穿山河,强势杀向叶轻寒。
    吟!!
    轰!!
    剑势如虹,劈裂四方,求天域边缘都在塌陷了。
    叶轻寒立在原地,没有闪躲,挥手聚势,逆五行秩序幻化为战刀,并不是七尺重狂,而是唐古横刀,刀锋细窄,受重力减少,杀伤力凌厉,对战祖剑有优势。
    唰!!
    哗!!
    唐古横刀斩灭桎梏,狠狠劈在祖剑上,气冲星河,击爆了远方的祖境本源,本源被激发,直接炸开,霎时间,残暴的力量淹没了一切。
    叶轻寒胸口上的伤势再次被震裂,血剑迸射,身体扭曲,面孔狰狞,身体根本不受控制,直接被砸飞无数里。
    噗!
    咳咳……
    叶轻寒咳血不止,之前的伤势全部无限扩大,战力减弱了数倍,没办法,之前四打一的时候就受了伤,而且很严重,再后就是二打一,又将伤势加重,虽然击杀了一位祖境,却让他的伤势更加严重,几乎到陨落的地步。
    噗!
    呕……
    叶轻寒身体颤抖,握刀不断倒退,被击爆的祖境本源的爆炸波及,伤势无限放大,吐血不止,五脏六腑都快碎了。
    “认贼作父的狗东西,你比太古阴阳还不要脸,恶心,小心你爹娘在地狱被活活气死,你可别忘记了,古天帝,你爹是因为绝望所以才甘愿被炎皇斩杀,你娘亲是为了保护你,才自杀,你却认炎猷和太古阴阳为干爹,你是不是每天夜里还要给他们跪天?”叶至尊冲了出来,对着古天帝咆哮道。
    古天帝大怒,一剑再次劈来,怒斥道,“竖子不懂吾心,我也不需要任何人明白,死去吧……”
    哗!!
    一剑从天而降,劈落叶轻寒的头顶。
    哗!!
    咻——————————
    叶轻寒无法硬抗了,再抗下去,逆五行的肉身都会崩溃,所以肉身化虚,消散在求天域中,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千丈之外。
    “别说天下人不懂你,我的确不懂你为何要跪天太古阴阳和炎猷,难道你把他们伺候爽了,他们才让你踏入祖境的?你闺女知道你这么干吗?你爹妈肯定不知道,我不想亵渎英烈,但是英烈诞下你这样的畜生,他们一定会死不瞑目。”叶至尊骂的歹毒万分,能把人活活气死。
    “闭嘴!孽畜……”
    古天帝暴怒,持剑便杀向叶轻寒。
    “你这个孽畜,闭嘴的是你,杂碎,我现在都可以想象的到你是怎么跪天那个阴阳人死变态和炎猷那个老畜生的,他们会不会把把你的脖子上栓一根铁链?他们会不会虐待你?你会不会叫啊?他们高\/潮的时候是怎么样的?”
    叶至尊无所不用其极,骂的古天帝心底怒火中烧。
    啊——————————
    古天帝连追数十次都无法追上叶轻寒,气的怒吼滔天。
    叶轻寒不断朝太古阴阳方位靠近,导致古天帝也在靠近太古阴阳。
    此刻,太古阴阳和炎猷几乎在玩命,杀的炎皇节节败退,血染虚空,祖境拼命,谁也不是弱者,何况是炎族的创始人以及独断万古的存在。
    炎皇再强,最多是同阶至尊无敌,没有炎猷,他可以斩杀太古阴阳,没有太古阴阳,他也可以很轻松的干掉炎猷,但是对方一联手,局面很快就会翻转。
    吟!!
    咻咻!!
    炎皇手中的人皇剑几乎被施展到了极限。
    轰——————————
    砰!!
    炎皇以一敌二,这二人的联手肯定比古天帝与混沌祖境的联手要强大,叶轻寒斩杀一位祖境都遭到重创了,他也不例外。
    “狗儿古天帝,我掐指一算,你一定是先伺候炎猷,再去伺候太古阴阳,太古阴阳一分为二,你们四个乱\/交爽不爽?”神鸟化作鹦鹉,站在叶轻寒肩膀上不断咒骂。
    “够了!”
    太古阴阳和炎猷以及古天帝都怒声反骂,恨不得将叶轻寒和神鸟当场毙掉。
    吟——————————
    就在这片刻间,古天帝一剑洞穿求天,看似是杀向叶轻寒,实际上突然剑锋一转,势如破竹,直接杀向太古阴阳。
    哗!!
    噗呲……
    剑速太快了,快到太古阴阳都没有来得及反应,一剑便击穿了太古阴阳的左胸,差点击中心脏,祖境本源肆虐,令阴阳紊乱。
    啊————————
    砰!!
    太古阴阳放弃追杀炎皇,反手就是一掌,狠狠的按在了古天帝的胸口上。
    反转太快!
    炎猷也没有反应过来,顿时咆哮道,“古天帝,你干什么?”
    呵呵呵呵……
    哈哈哈哈……
    古天帝胸口塌陷,咳血不止,森然咆哮道,“我等了这么多年,就是等这一天,你不知道吗?我爹,我娘,怎么死的?还不是被你们逼的?我背叛舅舅,就是想杀……咳咳……就是想杀太古阴阳,但是现在却要多杀一个,叶轻寒必死,否则我就得死。”
    太古阴阳戾气弥补,握着胸口,阴鸷的目光比刘封以及褚师君仙的眼神还要吓人。
    一瞬间,剩下的五位祖境,都被重创了,各有目的!
    谁也不能相信谁!
    太古阴阳怒火中烧,他现在连炎猷都不敢再相信了,夺空而走。
    “叶轻寒,古天帝,炎皇,我们来日再见,求天域,我比你们更了解,待我们再见之日,就是尔等全部覆灭之日,独断万古,拥有都会独断,容不得他人染指。”
    吟!!
    哗!!
    叶轻寒和炎皇几乎都不顾一切的杀向太古阴阳,不允许他逃走。
    可是古天帝再次抓住机会,一剑洞穿虚空,杀向叶轻寒,而炎猷却容不得炎皇活着,大手调动遮天皇塔,朝炎皇镇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