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2941章 被骂晕的太古至阴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镇天府正皇殿,叶至尊在简沉雪面前叨唠了一天一夜,把太古阴阳骂的体无完肤。

    简沉雪都在打哈欠,无语的看着叶至尊,不知道他到底想干嘛。

    “哎呀……还有一条,就是太古阴阳太不要脸,不论被怎么骂,他都不会有半点反应,因为他连自己都睡,还要什么脸啊。”叶至尊大腿翘着二腿,一边喝着佳酿一边痛快的骂道。

    叶皇都听得迷糊了,她还担心叶至尊是来骂简沉雪的,哪知道他一骂就是一天一夜啊,全是骂阴阳人的,把阴阳人的骨头都骂了一个遍。

    “我靠,没有词汇了,我重新骂一遍吧。”叶至尊摸了摸自己的嘴巴,这一天一夜都在说话,嘴巴都快打结了。

    叶皇和简沉雪都在翻白眼,很想离开,但是叶至尊不让啊。

    “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说话的人,你们必须听我说完啊,让我痛快一点,不能走。”叶至尊坚定的说道。

    大殿内,叶皇和简沉雪直摸额头,颇为无奈。

    就在这时候,一道森森气息从简沉雪的识海深处涌出,正皇殿内凭空出现一尊祖境,阴狠的盯着叶至尊,杀机四伏。

    “你骂够了没有?”太古至阴忍不住了,被叶至尊骂了一天一夜,她忍了一天一夜,但是要再骂一遍,她忍不住。

    简沉雪和叶皇大吃一惊,纷纷倒退,警惕的看着太古至阴。

    太古至阴一直潜伏在简沉雪的识海深处,不曾有半点波动,简沉雪都不知道,她随时可以掌控简沉雪刺杀叶轻寒,但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本想在关键时刻爆发,哪知道还没有到关键时刻就被叶至尊给骂的冲了出来。

    一切似乎都明白了,叶轻寒给简沉雪喝下的是毒酒,毒杀不了祖境,但是可以毒杀简沉雪,只不过要等到太古至阴掌控简沉雪的时候才会爆发,那一刻,简沉雪会死,太古至阴很可能也会因此跑不掉。

    毒杀简沉雪,叶轻寒愧疚,所以才会下跪!

    但是这一刻,似乎不用愧疚了,因为太古至阴自己跑出来了。

    没办法啊,忍不住!谁被骂了一天一夜都忍不住,何况叶至尊的嘴巴那么毒,祖境也无法忍受。

    叶至尊本就是想骂太古阴阳出一口气,想不到把太古至阴给骂出来了,顿时一哆嗦,谄笑道,“原来您也在,哈哈……我刚刚开了个玩笑,没事了,大家继续忙,我带孩子去了。”

    哗……

    叶至尊撒腿就逃出正皇殿,但是太古至阴既然出来了,岂会让他逃走!

    轰!!

    嗡!!

    虚空扭曲,逃出去的叶至尊又被一道意念抓了回来,仿佛不曾动过,再次回到太古至阴的面前。

    噗通……

    叶至尊直接跪倒在太古至阴面前,贱贱的说道,“您堂堂祖境,不会和我计较的,对吧?”

    咔咔咔……

    太古至阴森然盯着叶至尊,眼中尽是杀机,挥手便抓向叶至尊。

    轰!!

    砰——————————

    突然正皇殿外出现一道遮天手印,一掌崩碎太古至阴的手掌,直接轰入她的本体内,直接将太古至阴轰退,撞塌了正皇殿。

    一尊战神一般的存在将简沉雪和叶皇等人护在身后。

    哗!

    重狂挥手重聚,叶轻寒踏向太古至阴。

    啊……

    噗……

    太古至阴狠狠摔落大地,转眼间便身影夺空,朝远方逃窜。

    “什么狗屁祖境,贱人,连老大的脸都不敢看一眼,瞧你那怂样,回家抱着自己哭吧,阴阳死变态。”叶至尊咆哮大叫道。

    太古至阴差点从半空摔落,气急败坏,在虚空中咆哮道,“叶至尊,我一定会把你挫骨扬灰。”

    叶轻寒眯着眼没有追,对方虽然不是自己的对手,但是实力不差,若是绕路杀回狂府,会导致狂府大批高手陨落。

    呼……

    叶轻寒呼出一口浊气,太古阴阳的后手就算太古至阴,如今把她逼出简沉雪的识海,不用舍弃简沉雪,彻底松了一口气。

    “我真没有想过你能把她骂出来。”叶轻寒抽了抽嘴角,看着叶至尊说道。

    叶至尊得意的笑道,“这算什么?改天再骂她,我能骂到她羞愧自杀。”

    简沉雪浑身一颤,想不到太古至阴就躲在自己的识海深处,想想她要做什么,都觉得毛骨悚然。

    叶轻寒搂过简沉雪,庆幸的说道,“太古阴阳现在手里就剩下九子连环葫了,只要把母藤的十八个儿子救回来……”

    说道这里,叶轻寒嘴角扬起一抹杀机。

    太古阴阳,炎猷,古天帝,必死!

    该死的,逃不掉。

    该活的,死不了。

    “原来……你们什么都知道,就把我瞒着。”叶皇抓了抓头,怒视着叶轻寒,很是不满。

    哈哈哈……

    叶轻寒大笑,挥手拉过叶皇,温柔的说道,“你们的脾气我了解,太古至阴不出手,我不敢逼迫她,所以我想让叶至尊牵制住沉雪,没有想到他直接把太古至阴给骂出来了,大喜啊。”

    叶皇恍然大悟,原来叶轻寒掌控了一切。

    叶轻寒欣喜若狂,挥手按在简沉雪的后背,直接将简沉雪喝的那碗酒内的子母虫都取了出来,还有一些其他至毒,包括尸虫,她为了毒杀掌控简沉雪的太古至阴,煞费苦心,把褚师君仙掌控的尸虫都借来了。

    难怪会有一跪,难怪叶轻寒会单独带着简沉雪回祖地,只是想她再看一眼祖地而已。

    “沉雪,我是迫不得已……”叶轻寒嘶哑的解释道。

    简沉雪泪如雨下,抱紧叶轻寒,柔声说道,“我知道,我明白,那一跪是给我的,那一碗酒水是给太古至阴的,我岂会怪你。”

    叶皇明白了,她误解叶轻寒了,她没有失宠,换做自己被太古至阴掌控,叶轻寒也会这么做。

    叶至尊咧嘴贱笑道,“老大,我就不耽误你嘿嘿嘿了,我去陪老婆孩子了,不要感谢我。”

    叶轻寒大笑,笑的疯狂。

    叶至尊,总是那么贱的可爱,让他无法彻底割舍。

    “赶紧滚蛋……”叶皇破涕为笑,懂了之后才发现自己多幼稚,连叶至尊都不如。

    ……

    此刻,太古阴阳合一,差点被气疯了。

    “那个叶至尊……我绝对饶不了他。”太古阴阳声音嘶哑,面孔狰狞,恨不得现在就把叶至尊都挫骨扬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