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2940章 祖境本源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此时,炎皇在隐忍,大义,他有,但是他若狠起来,断古神古仙传承,断混沌天域之法。
    寒芒涌动,四位至尊各退千里,缓缓离开。
    ……
    求天域内,叶至尊借助杂乱无秩序的能量供给结界,不断分散开进入逆五行结界,在叶轻寒的逆五行结界帮助下顺利离开人道结界,进入混沌天域。
    噗通……
    叶至尊被吓的两腿发软,好不容易混入求天域却没有得到超脱祖境的本源,他确实有些不甘心。
    “老头子,你给我滚出来,超脱祖境的本源到底在哪可以找到?为啥求天域和我记忆中的有些不一样?”叶至尊怒视天顶,怒声质问道。
    哗……
    老爹又冒出来了,一脸无语的回道,“你问我我哪知道?我要是有这个本事早就超脱祖境了,谁带这些不孝子玩?”
    “真是个废柴,要不你传位给我,我带你玩,穿越祖境,带你逆天?”叶至尊搓手示意道。
    啪!
    “老子就是天,你是天之子,妈\/的,天天都都有人喊着要逆天,你这个小混蛋也要喊。”老爹气急败坏的给了叶至尊后脑勺一巴掌,怒声说道。
    叶至尊撇撇嘴,看着满眼猥琐的老爹,总觉得他知道超脱祖境本源的能量在哪,但是他不肯说啊。
    “你和我一样,嘴里没有实话,等我老大跨入祖境再来找你算账。”叶至尊不甘心的爬起来,怒声威胁道。
    “我是你爹啊……”天道老爹谄笑道,“超脱祖境的能量本源,我是真不知道,你也看到了求天域,我也是好不容易才诞生出新秩序,你以为秩序法理就是这么好玩的?”
    叶至尊踏出混沌天域,回头看着老爹那一脸猥琐的贱样,他敢肯定老爹肯定知道超脱祖境的本源能量在哪,但是他似乎不希望有人超脱祖境,所以就这样和平挺好。
    “你别浪,太古阴阳,炎猷,这两个老东西我是揍定了。”叶至尊身影一闪,朝狂府方位冲去。
    哗!!
    咻……
    叶至尊身影夺空,化作秩序法理,速度如风如电,转眼间出现在镇天府区。
    观天峰上,叶轻寒站在最高处俯瞰着天地,看着叶至尊出现,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笑意。
    “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叶轻寒自语道。
    哗……
    咻————————
    叶至尊出现在观天峰山顶,一脸谄笑道,“老大,我给你弄点祖境本源,你若可以参透,成就祖境,再干太古阴阳,岂不是很简单?”
    叶轻寒挥手接过一团祖境能量本源,艰涩难懂,威力无穷,随时都会躁动爆炸,这一团能量炸起来,半个古仙界都会被毁灭。
    此刻,祖境本源能量很稳定,只要叶轻寒不去刺激它,它可能会一直平稳下去。
    叶轻寒看着这团能量本源,眼中闪过一抹光芒。
    “神鸟,你老爹是什么态度?”叶轻寒沉声问道。
    叶至尊白眼一番,耸肩说道,“这老货太贱太猥琐,没有一句实话,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态度。”
    叶轻寒看着叶至尊,不屑的说道,“论贱说猥琐,还有谁可以超过你?”
    “自愧不如,自愧不如啊。”叶至尊无奈叹了一口气说道。
    叶轻寒摇了摇头,叹一口气,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小财迷,小神鸟,叶至尊,再加上这个老爹,一家人果然没有一个好惹的。
    “去和你老婆孩子交流交流吧,它们都在无天手中。”叶轻寒平静的说道。
    叶至尊顿时松了一口气,看来叶轻寒还是没有怪罪他。
    “谢老大,本至尊忠心耿耿,为老大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有需要再叫我,再入求天域,或许会更容易些。”叶至尊谄笑说道。
    叶轻寒微微一笑,挥手示意道,“恩,我知道了,近期我不会再出现,关于沉雪,你来负责……你懂得。”
    叶至尊精芒一闪,和叶轻寒眼神一交流便知道怎么回事了,他们的感情已经融入了灵魂,根本不需要废话。
    “没问题,交给我。”叶至尊肯定的回道。
    叶至尊离开,叶轻寒挥手遮蔽天机,结界笼罩观天峰,再无人可以私自进入观天峰内。
    叶轻寒盘坐在别院内,看着手中的祖境本源能源秩序,他想踏入祖境,就必须吃透这团祖境能量本源,它本身就是没有规则秩序的,但是本质上却是有秩序,所以想踏入祖境,很难。
    ……
    这时候,叶至尊没有去找自己的老婆儿子,而是找到了简沉雪,此刻她正在处理政事,雪白圣洁,母仪天下。
    她是至今为止,唯一一个让叶轻寒跪下的女人,她的地位水涨船高,叶皇和青莲剑仙等人都被比下去了。
    叶皇一直很不开心,她一向是叶轻寒手中的宝,但是自从简沉雪从后方走出,开始处理政事的时候,她便开始和简沉雪平起平坐,但是上一次喝酒之后,她就被比下去了,她不明白当日叶轻寒为何要有那一跪。
    或许没人知道叶轻寒为何要跪,就算是感谢,也没必要跪!
    但是叶至尊知道了。
    “嗨,小主人,好久不见。”叶至尊得意的走向简沉雪所在的正皇殿,此刻叶皇就在殿外闷闷不乐。
    叶皇不开心的看着叶至尊,闷哼道,“你家小主人都失宠了,你还得意地笑。”
    “你懂个球。”叶至尊贱笑一声,拍了拍胸口说道,“走,我给你出口气去。”
    叶皇眉间一跳,反问道,“你想干嘛?虽然我生气,可是我不是生沉雪姐姐的气,我是生你家老大的气,你要是帮我出气,去帮我打他一顿,骂一顿也可以,骂到抬不起头就可以。”
    “不用……”
    叶至尊贱笑一声,推门进入了大门。
    简沉雪微微抬头,看着叶至尊,微笑道,“神鸟,你回来了就好,本宫还真担心你们会闹崩。”
    叶至尊躺在椅子上,一脸贱贱的说道,“这都怪那个死阴阳人,不男不女,我跟你说啊,这个阴阳人是怎么个情况,这阴阳人可贱了,自己睡自己……”
    简沉雪识海深处突然有一些情绪波动。
    叶至尊顿时坐正了身体,感觉有另外一双眼神盯着自己,心底光芒一闪,继续说道,“我和老大至于闹崩,就因为这个贱人,尤其是太古至阴,整天不要脸,万人斩,不知道睡了多少男人,听说她把天道秩序都睡了,太古帝,就连乞丐都被她睡过,上次要睡我,被我婉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