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2938章 各有后手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枭陨星,万物复苏,处于边缘地区,所以这里并未遭到破坏,一切都还是原样。

    江宁郡,天剑宗。

    叶轻寒谁也没带,唯独带了简沉雪,飘然踏入天剑宗内。

    玉女峰。

    当年简沉雪的修炼之所,山峰还是如此的熟悉,但是她的师父玉师妾早已经化道。

    简沉雪眼中闪过迷离之色,有不舍,有难过,还有一些复杂的情绪。

    哗……

    叶轻寒摸了摸简沉雪的头,低语说道,“沉雪,很多年没有回来了吧?”

    简沉雪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她便是在这里认识了叶轻寒,也是从这里跟着叶轻寒远离师父,跟着叶轻寒闯荡天下,从未有半句怨言。

    “夫君,我们就定居在这里吧,我从未要求过你什么,就这一个小要求,既然和平了,我们从何处来,就归于何处,娘亲也是这个意思。”简沉雪坐在玉女峰上,玉手抚摸着石壁,一切都如昨日,可惜当年的人都已经不在。

    天剑宗都消失了,被一个新生的势力占据,但是他们并未发现叶轻寒和简沉雪。

    叶轻寒迷离的看着九峰,眼中并无多少感情,但是王氏无时不刻的想回来,所以这里也是他的一个执着点,再加上是简沉雪的根,爱屋及乌,所以他也开始留恋这里。

    哗!

    叶轻寒搂着简沉雪,低语说道,“会回来的,但是现在不行,过一段时间吧。”

    “不是和平了吗?为何还要等?”简沉雪疑惑的问道。

    叶轻寒扬起一抹微笑,沙哑的回道,“傻丫头,哪里会有彻底的和平,待我称祖,那才是真正的和平,那时候我不出手,炎猷和太古阴阳就不会出手,那才是我想要的和平。”

    “我等你……”简沉雪缓缓靠在叶轻寒的肩膀上,低语说道。

    ……

    炎族祖地,夜辰星和霍凌天,两个炎族最后传承者站在炎皇身旁,坚定而又执着,这一刻,炎皇让他们去死,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执行。

    炎皇此刻仿佛苍老了很多岁,满脸都是胡茬子,喝着酒,抱着剑,就这样一坐就是几年,而夜辰星和霍凌天却是一站也是好几年,不曾吭声,默默的陪着。

    炎猷都离开了,不在关注炎皇,觉得他废了,没有了目标,不再执着,那边不再是炎皇了。

    炎皇此刻虽在喝酒,可是他的神识却无时不刻的在关注人之大道和阴阳大道。

    数年之后,连太古阴阳都不在关注炎皇。

    哗!

    炎皇布下了一个幻境,本尊带着二人悄然离开,分身却还在人皇峰上喝酒。

    ……

    一个深邃的山谷,鸟语花香,炎皇仿佛变了一个模样,背对二人,双手背负身后,尽是沧桑。

    “殿下!请节哀,炎族还未灭,殿下意志不灭,炎族复苏指日可待。”霍凌天和夜辰星单膝跪地,恭敬的说道。

    炎皇双眸看天,淡淡的说道,“你们两个……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夜辰星和霍凌天顿时大喜,他们还真怕炎皇一败不起。

    “修炎皇大道第二篇,只有两招,你们各修一招。”炎皇平静的说道。

    夜辰星和霍凌天大吃一惊,修一招有何用?

    “阴阳大道和人道之法,皆有破绽,这两招就算专门对付炎猷和太古阴阳的。”炎皇嘶哑的说道。

    夜辰星和霍凌天振奋,两位祖境竟然有破绽,那岂不是说有机会赢了?

    “请殿下赐法。”二人再次恭敬的说道。

    哗……

    炎皇大手一挥,两道光芒打入二人识海。

    “人道之法,人性无情便是炎猷的破绽,霍凌天,你修的便是‘情乱’,目的是干扰炎猷的心境,乱其心道;阴阳大道,阴阳不和便是太古阴阳的破绽,夜辰星,你修的便是‘阳炎’,目的便是打乱天地间的阴阳平和,使阳盛,而阴衰。”炎皇低语说道。

    “喏!”二人兴奋的说道。

    “祖境不好杀,你们要做好死亡的准备。”炎皇凝视二人,沉声提醒道。

    夜辰星深吸一口气,咬牙说道,“只要三十六位长老和所有炎人能够瞑目,我们死了也甘心。”

    “我也是这么认为,死而后已。”霍凌天坚定的说道。

    “我炎人,死不为奴,犯我族,虽强必诛,想断古神古仙传承的,不是叶府主,是我。”炎皇眼角露出一抹厉色。

    可是霍凌天和夜辰星丝毫不觉得不妥,炎皇当年为什么征战?为何在炎猷不出手帮助的情况下也要一人一骑一剑率领所有炎人征战?

    “犯我大炎者,死!本皇,从来都不会妥协,但是学会了隐忍。”

    炎皇嘶哑的说道。

    “为我大炎,死而后已!”

    夜辰星和霍凌天抱拳说道。

    ……

    混沌天域,一个很猥琐的少年藏在一头天兽肚皮上,缓缓靠近求天域,尽管有三道结界,但是挡不住他的决心。

    “阴阳人,等我老大捅/你菊花。”叶至尊咧嘴贱笑,两手搓着,想要靠近结界。

    哗!!

    就在这时候,混沌寂灭之地突然翻涌,闪电劈下,形成了一尊老者,白发苍苍,目光睿智,但是那种眼神很像叶至尊,骨子里就有一种猥琐和贱。

    “我靠,老爹,你想吓死我。”叶至尊身体一哆嗦,差点被吓尿了。

    那老者眼一蹬,骂道,“你这个小混蛋找死啊,要是被太古阴阳和炎猷两个老东西知道,你老爹我这么多年的努力可就白费了。”

    “你这个老东西还有脸说,你努力个屁啊,都是我在努力,你就努力那一哆嗦,把我给弄出来了,现在你敢在我面前说你辛苦?信不信我让老大进来撕烂你的厚脸?”叶至尊叉腰怒骂道。

    老者,神鸟的老爹,秩序法理而已,只不过他不是无情无欲,从混沌初始中发展,靠着贱和猥琐,成为了天道法理秩序,当年被压制后,借助一头噬灵神鹦强了一头凤凰,诞下神鸟之后,把神鸟丢在十万大山,自己就诈死溜了。

    此刻他被新秩序打脸,却丝毫不以为意,反而苦口婆心的说道,“你知道为了异星,为了应劫人,为了把你送出去,我耗费多少苦心吗?借助一头小鸟强了仙凤这种低级生物,我忍下了多大的耻辱?足足三秒钟啊!”

    姜还是老的辣,论不要脸,当属这老爹啊。

    “你赶紧滚,以后别说你是法理秩序。”叶至尊已经无力了,在混沌天域,他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对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