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2937章 你以为而已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致一些人,看明白了再来说烂尾了,聪明的人向来不需要解释。)

    狂府大地,观天峰,叶轻寒躺在太师椅上,闭眸思考。

    “你们布下连环局,以为我不会?那只是你们自以为而已!可笑至极,看不透虚妄,我枉为人。”

    叶轻寒寒芒闪动,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一切,刚刚开始而已,你们起了开头,我来结尾,玩要玩的尽兴一些,别让我失望。”

    叶轻寒也在赌,答应了和平,却把叶至尊这个跟随自己的贱鸟驱逐离开,可能吗?

    陪伴这么多年,说割舍就割舍,他会舍不得苍生?

    哗!

    “别让我失望。”

    叶轻寒缓缓站起,喃喃自语,用叶至尊,那是最简单的办法,损失是最小的。

    ……

    炎皇跪在人皇峰,眼中的恨意无法掩饰,只不过炎猷看不到而已。

    炎猷毁了自己的一切,毁了炎族,毁了他的执着,毁了九彩梵心,炎皇的杀心早已经定了,只不过他的心底还有一些仁慈,不愿拿苍生来成为他复仇的牺牲品。

    哗!

    炎皇眼中闪过一抹回忆。

    ……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学会隐忍,不要和舅舅一样,若是我战死,我只希望你这辈子只做一件事,杀了太古阴阳!”炎皇沉声说道。

    “舅舅,我明白。”古天帝圆圆的大眼透着一丝睿智,坚定的说道。

    那尊战神将古天帝搂在怀中,最后还说了一句:男子汉大丈夫,忍辱负重,纵苍生不容,也要坚定自己的信念,将来不管谁不信你,舅舅信你!

    ……

    炎皇嘴角扬起一抹厉色,和他的气质有些不相符。

    “我相信你!除了炎猷,至亲之人无人叛我。”

    炎皇低语,攥紧人皇剑,整个人看起来颓废万分。

    当年,木秀于林,不愿忍耐,重活一世,炎皇学会了忍耐。

    太古阴阳布下的大局,他看透了,他相信叶轻寒也看透了,一切都在忍耐而已,不论古天帝是不是真的背叛,他都在布下自己的局,可以掌控的局,但是他没有和叶轻寒说,聪明的人,不需要解释,愚笨的人,解释不了。

    谁都在布局,就看谁能玩赢了。

    ……

    狂府,镇天府,叶轻寒亲自下厨,给狂府所有人做了一顿饭,看起来似乎非常享受现在的和平。

    狂府大聚会,大军皆在,刘封也来了,除了褚师君仙,霍凌天和夜辰星,褚师君仙已经返回良帝爷的体内世界,而霍凌天和夜辰星前去炎族祖地了。

    大军摆满了镇天府,十人一桌,桌上佳瑶仙酿,山珍海味,应有尽有。

    哗!

    叶轻寒举起一碗酒,凝视狂府大军,沉声说道,“第一碗酒,敬死去的英烈,每一个为狂府而陨落的兄弟姐妹,我皆心存感激,永世难忘。”

    哗!

    轰!!

    大军起身,整齐划一,战鼓轰鸣,狂府战旗升天。

    “敬死去的兄弟们。”狂府大军异口同声,将杯中酒洒落大地。

    哗!!

    空气中弥漫着酒味。

    哗!!

    叶轻寒再举杯,沉声说道,“第二碗,敬诸位兄弟。”

    “敬府主!”

    咕嘟……

    大军举碗,毫不犹豫的豪饮,一碗烈酒荡入四肢百骸。

    叶轻寒深吸一口气,将碗中酒水全部喝下。

    “第三碗,请允许我有私心,敬我的妻子,简沉雪,这些年她跟着我,就没有享受过一天好日子。”

    哗哗哗!!

    叶轻寒亲自斟下一碗酒,端到了简沉雪面前,面带微笑,倾尽了万法。

    哗!!

    叶轻寒单膝跪地,将碗中酒水送到了简沉雪面前,示意她喝下这碗酒。

    大军愣住了,想不到叶轻寒这么凝重对待一个女人。

    叶轻寒双眸仰视简沉雪,心底却暗暗自语道,“这一跪,是为了沉雪,这一碗酒,是专门为你准备的。”

    简沉雪眼中都是笑意,那是最虔诚的笑容,最幸福的笑容。

    “夫君起身,小女子岂能当你一跪,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我心甘情愿。”简沉雪伸手想拉起叶轻寒,柔声说道。

    叶轻寒却坚定的说道,“这一跪,别人当不起,苍天也当不起,但是,你当得起,爱妻若是想我起身,请喝下这碗酒。”

    简沉雪没有办法,当着叶轻寒的面喝下了这碗烈酒。

    哗!

    叶轻寒微微一笑,笑容深处却有一份心酸。

    “对不起!”

    叶轻寒伸手揽住了简沉雪柔弱的肩膀,将其搂入怀中。

    简沉雪脸上和眼中都是幸福的笑意,此刻,连叶皇和青莲剑仙等人都吃醋了,叶轻寒从未这样对她们过。

    大军祝福,苍天洒下大雪,覆盖百万里。

    眨眼睛,仿佛苍天大地都白了头。

    许久之后,叶轻寒松开了简沉雪,收起简沉雪手中的碗,坚定的说道,“这绝不是第一次喝酒,收起来,来日我们还用这一个碗和大家畅饮。”

    哗!

    大军收起手中的碗,比天下至宝还要贵重。

    轰!!

    砰!!

    叶轻寒身体笔直,行了一个蛮古杀神大礼。

    哗!!

    砰!!

    大军整齐划一,气势如虹,蛮古杀神大礼便是狂府的标志,它代表着纵死不悔!也带着不屈不挠,从不会妥协。

    有些人懂,所以他们懂,有些人他们不懂,所以他们不懂!

    就像狂府人和刘封的大军,他们存在的意义不一样,若是叶轻寒问一句他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答案肯定不一样,所以刘封的大军行的蛮古杀神大礼也都不伦不类,因为他们不懂狂府人。

    哗!

    叶轻寒挥手示意,棋圣人等大军统帅迅速将大军撤走,纵是和平,他们也不会懈怠,时刻备战着,因问狂府人明白叶轻寒最后一次行礼代表着什么。

    不屈不挠,纵死不悔!

    敌人不绝,战争绝对不会终止。

    叶轻寒看着大军退走,眼中有些愧意,他们本该享受和平,却被自己再次带向深渊,后面的一次是决战,赢了,真正的和平到了,若是输了,这两千万人,无一例外,将全军覆没。

    简沉雪此刻伸手拉着叶轻寒,温柔的说道,“夫君,为何还要如此严肃?战争结束了!放松一些,不要把自己累坏了。”

    叶轻寒微微一笑,摸了摸简沉雪的黑发,回道,“是啊,是该结束了,我们回一趟祖地吧,都回去看看。”

    齐天猴王,孤轻羽,叶皇,木桩,林无天……

    所有的老一辈都想回去看看。

    叶轻寒将九幽和法神两位老者都唤了出来,带着他们两个一路踏向不朽域的深处,不朽域是不朽仙界的区域,它的附属位面都在不朽域的边缘,那是狂府的根。

    哗!

    叶轻寒大手一挥,当年祖境强行改变的秩序全部归位,一切尘归尘土归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