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2936章 早有定数,该死的逃不掉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炎皇在怀念,叶轻寒又何尝不在怀念,如今登上了顶峰,四大高手共分天下,炎皇却没有了可以与之分享的人,叶轻寒却看不到那些熟悉的面孔。

    一切都归于平静。

    叶轻寒坐在当年枭战星上的位置,如今神鸟不在,心底总觉得缺少什么。

    哒哒哒……

    叶轻寒敲打着石碑,叶潇洒和噬神鹰以及小金乌等神宠都无精打采,这样的结果,显然都是无法接受的。

    “幼稚的阴谋,我却无可奈何。”叶轻寒寒芒一闪,森森自语道。

    哗……

    叶轻寒躺在草地上,仰望苍穹,仿佛看到了神鸟老爹那副更贱的嘴脸,真想一拳打爆苍天。

    “什么阴谋?”叶潇洒匍匐爬到叶轻寒的身边,谄媚的问道。

    叶轻寒余光掠过叶潇洒,并没有回答,因为这个阴谋很简单,他和炎皇,太古阴阳以及炎猷都知道,但是无力回天。

    “考虑阴谋那些事情太费脑,有老大考虑就好,老大,我就想知道,贱鸟还会不会回来?”噬神鹰憨厚的表情有一些落寞,低语问道。

    提及叶至尊,叶轻寒的脑袋就像炸了一样,根本不想去想。

    “或许回不来了吧。”叶轻寒低语说道。

    天道诞生新秩序,无非是想挣脱太古阴阳的掌控,如今脱离了,新秩序也就没有了必要,叶至尊的这尊秩序可能就没必要出现了。

    想到这里,叶轻寒心一痛,他和叶至尊这个搭配早已经形成习惯,早已经超脱了爱和亲情,那是血浓于水的感情,不可分割。

    回不来了吗?

    叶轻寒怒视诸天,一切动力都来自于不甘心现状。

    “这不是我想要的。”

    哗!

    叶轻寒起身,铁拳攥紧,森然说道,“我要的是,唯我独尊,炎皇前辈,你忘了你的意志了吗?诛阴阳,灭奸邪,替苍天,断万古!你不做,我来做。”

    轰!!

    叶轻寒气势冲天,拔刀而走,一步横跨一域,搏击苍穹的气势让太古阴阳以及炎猷和炎皇都被惊醒了。

    三大高手同时借助大道俯瞰苍生,凝视着叶轻寒。

    “来来来,这样下去,人生多没有意义?”叶轻寒仰头咆哮,他要打破这个僵局,他要入求天域,赢了,他超脱祖境,若是输了,就此死去,也比这样不死不活的状态要好。

    三大至尊凝视叶轻寒,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玩个大局,赌一把,赌注是求天域的三千年修炼权,三位,可敢赌一局?”叶轻寒扫视诸天,冷声问道。

    “不赌。”太古阴阳和炎猷几乎异口同声的回道。

    叶轻寒不禁扬起一抹不屑的笑容,看来他们心底已经输了,他们不敢拼了,不想给叶轻寒登顶的机会,不入混沌天域,夺不到半块异星根基本源,叶轻寒就无法称祖,一切皆成定局。

    “你们不想超脱自然吗?”叶轻寒冷笑反问道。

    炎猷冷淡的回道,“叶府主,你想的太远了,根本没有超脱祖境。”

    “那你们怕什么?”叶轻寒冷声问道。

    “因为我们渴望和平。”太古阴阳沉声说道,“看苍生,他们更期待和平。”

    哈哈哈哈……

    叶轻寒仰头大笑,谁说渴望和平他都信,唯独太古阴阳说这话他不信。

    炎皇也不信,不过他此时并没有过分逼迫太古阴阳,一切皆有定数,不该逃的人,注定逃不掉,两个时代都等了,不差这一点时间。

    “叶府主,你的杀戮太甚了。”太古阴阳凝视叶轻寒,沉声提醒道,“待你沉淀万年,待你看苍生发展万年,再来和本祖说超脱祖境之势。”

    太古阴阳企图用苍生牵绊叶轻寒,却不知道叶轻寒为了活命,炼化了一个位面,那个位面,曾经对他而言就是全部。

    叶轻寒寒芒内敛,嘴角微微扬起,嘶哑的嘲笑道,“那就等待万年,看我杀戮之心是否被净化。”

    ……

    炎族祖地,炎皇站在当年的地方舞动人皇剑,依旧是那么飘逸,却令苍天颤动。

    “九彩,还能看我舞剑吗?”

    炎皇剑速越来越快,快到已经分不清残影和本尊了,心底的悲伤和怒火从剑尖处倾泻。

    霎时间,电闪雷鸣,大雨倾盆,但是人皇剑所过之处,万法避让,诸天大道皆退。

    嘶嘶嘶……

    赤焰长嘶,看着炎皇如入魔一般,心情悲恸。

    哗……

    天空似乎出现一尊神女在翩翩而舞,九彩之袍随风激荡,舞动苍生。

    唰!!

    炎皇飞身扑过,可是扑了一个空,哪里还有九彩梵心的身影。

    八条命,换炎皇归来,九彩梵心的爱超越一切。

    啊————————————

    炎皇剑刺诸天,怒吼道,“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梵心!炎族三十六位长老,给我归位!只要你们肯回来,我愿做一个普通的炎人。”

    哗!!

    轰————————————

    炎族祖地高山拔地而起,人皇峰夺苍天之威,群山颤动,万法相随,一切都按照炎皇的记忆在恢复原样,但是物是人非,当年的人都已经不在。

    噗通……

    炎皇跪在人皇峰半山腰,九彩梵心倾尽生命伴君舞,已经和炎皇融合为一了。

    呜呜呜……

    啊——————————

    炎皇身体蜷缩,痛苦到极致,父亲舍弃,外甥背叛,族人死绝,孤身一人,孑然一身,就连九彩梵心都因为他而寂灭,从此再无九彩梵心。

    小声哭泣,或许才是最痛苦的。

    炎猷站在远方眺望,眼底或许有了一丝后悔,当年若不是为了祖境,他何苦放弃炎皇,放弃族人,放弃一切。

    如今登顶,得到的似乎比失去的更多。

    遥远的天际,叶轻寒独自立在逆天大道上,看着炎皇执着入魔,心底也是一阵悲痛,失去的总归是回不来了。

    嗡!

    轰!!

    天道轰鸣,似乎是在表达歉意,只不过太废了,连太古阴阳都压制不了,现在屈居于老五。

    “还有希望么?”叶轻寒嘶哑的问道。

    嗡!!

    轰轰轰……

    大道万法汇聚,发出天地异象。

    ……

    此刻,新秩序,叶至尊避过了天道秩序法理,从混沌天域朝求天域靠近,那里有三道结界,这不是普通的结界,天道秩序也无法靠近求天域了,但是他想冒险。

    他和叶轻寒一样,无数年的陪伴,早已经有了感情,不为天子,可以,但是没有老大,不行!

    “老大,我赤胆忠心,这次若是赌赢了,我帮你踏入祖境,赌输了,您就别怪我了,本至尊绝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叶至尊低语,表情尤为坚定。

    (给大家推荐一首歌吧,叫做江湖大道,姜鹏唱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