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2932章 大清洗之简沉雪失踪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狂府,孤轻羽,木桩,林无天,齐天猴王,青莲剑仙,李佩泽,烟云北,左曙光,石歌。
    炎族,只剩下霍凌天,夜辰星两个人。
    当年被逐出的异族,祖海和圣言十兄妹全部战死,无一人存活,惨烈至极,当年跟出来的,只剩下离颖一个人,承受这么多年的洗礼,修为确实达到了太古帝境,可是代价也太大了。
    狂府就剩下这点高手了,博爱圣和叶皇、暗舞等女流之辈都被淘汰下来了,战力跟不上去,达不到太古帝境,就算称帝,侥幸活下来,也是战力最次的。
    叶轻寒清点了一下,铁拳攥紧,深吸一口气,再看褚师君仙和刘封,两个人的都是半祖修为,陪同狂府高手诛杀一品堂应该没问题了,他需要镇守四方,防止有人逃窜,也怕有人杀到生命小星辰上,牵连太多无辜人。
    高手尽出,全部扑向一品堂的太古帝境以及太古主神。
    吟——————————
    吼!!
    斑斓蛇杀出,欲要吞天,獠牙直接崩裂死星,巨尾甩天,非太古帝境的高手,无人可以承受它的冲击。
    狂府势盛,被压制了这么多年,终于爆发了,高手夺空,诛杀敌人于千里之外,有些人甚至连敌人都没有看到便被洞穿血肉,死的不明不白。
    叶轻寒一掌震碎了空间主神,连灵魂本源都没有逃掉,所谓的强大生命力,在半祖之上祖境之下的人眼中,都不堪一击。
    哗!
    叶轻寒连续出手,专门对付太古帝级别的高手,连续诛杀四位太古帝级别的高手,这才罢手。
    狂府太古帝级别的高手不多,但是现在不论是人数或者战力都完全镇压一品堂的人了,何况还有刘封和褚师君仙这两位半祖之人。
    哗……
    唰……
    烟云北神出鬼没,出手必杀人,寒芒刺穿太古帝的根基本源,牧专等人补剑,一位太古帝撑不住太久!
    叶轻寒冷眼看着战场,这场战斗持续太久了,从太古时期一直延续到现在,不知道死了多少人,炎族甚至为了这一战几乎全军覆灭,只剩下炎皇、夜辰星和霍凌天!
    轰——————————
    一枪破碎虚空,寒冰之气封印虚无,李佩泽化作枪神,一枪洞穿太古帝的胸口。
    砰!!
    姜景天配合,一枪贯穿他的脖子,聂天以巨斧斩天劈地,直接将其脑袋震碎。
    一品堂的太古帝死的越来越多,一品堂的高层几乎都在被围攻,修为越高的被围攻的越惨,一个第四状态大圆满的高手至少被几千个三重境高手围攻,杀的血肉模糊。
    杀死一个高层,意味着最次也是新时代的诸雄霸主,就算当不了域主,也是金字塔的第三层人物。
    谁都想立功,而狂府只是想复仇而已,身为狂府人,就算是一个兵,刘封这个顶级大高手也不敢得罪,狂府人,至高无上!
    一品堂的战旗都被点燃了,战火殃及无数死星,有人跪地投降,可惜狂府不接受投降,这不是简单的攻城略地,而且是复仇,恨比天高的仇恨。
    死伤人数越来越多,但是狂府高手众多,大前锋率先冲锋,宁愿自己重创,也不会放弃一个小兵,跟在狂府大前锋身后的将士视死如归,有将如此,兵有何惧?
    战场,越怕死死的越容易。
    狂府的气势压垮了一品堂,刘封率领的五百万大军从一侧策应,杀的尸骨堆积如山,血流成河。
    胜负已分,叶轻寒抬眸看着苍穹,大手一挥,逆天道凌驾于天,俯瞰边陲,巡视无数里,寻找简沉雪的下落。
    五千年之久了,足以让一个文明发展起来,简沉雪应该可以修复了。
    可是叶轻寒借助大道巡视了无数星域,竟然没有发现简沉雪的下路,九子连环葫的母藤也消失了。
    “这不应该啊……”叶轻寒攥紧铁拳,眸光如电,踏步于宇宙深处,想追寻母藤的下落。
    哗……
    咻咻咻……
    叶轻寒的速度越来越快,寻遍了半个宇宙边陲,竟然没有找到任何痕迹。
    咚咚咚……
    叶轻寒心脏起伏,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太古阴阳为何不用她来威胁我?”叶轻寒暗暗自语,他最怕的是简沉雪已经被杀了,此时喃喃自语,低声说道,“以太古阴阳的智慧,肯定不会杀……他难道是在用沉雪布下死局等我钻?”
    嘶嘶嘶……
    呼……
    叶轻寒连续深呼吸,他心中最重要的女人或许不是叶皇,而是简沉雪,简沉雪自幼跟着他,不求功,不求名,默默的守在年迈的王氏和幼年的叶梦惜,从来不讨要什么,得到哪怕是她应该得到的,心底都是满满的幸福。
    叶轻寒知道,哪怕是简沉雪一个幸福的微笑,他都会莫名其妙的开心。
    什么是爱?
    叶轻寒心底有一个答案。
    爱是一种习惯,当习惯成瘾,一旦想断了这个习惯,就会有撕心裂肺的感觉,那是窒息的感觉。
    叶轻寒眼中尽是冷意。
    十劫十世,不在五行外,若是再被击杀,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他,炎皇也一样。
    后面的局面很可能要么是放弃简沉雪,要么就是放弃自己。
    轰————————
    叶轻寒一刀刺穿死星,气势搏击苍天。
    “你要我帮你,你却从未帮过我!护住一个女人,有那么难吗?无情无欲?那你为何要守住规则秩序?还不是为了统治?”叶轻寒指天咆哮道。
    轰!!
    苍天轰鸣,万法悲鸣,逆天道搏击天道,欲要将其取代,不过这种事情不是那么好做的,祖境的太古阴阳和炎猷都没有做到,就算是炎皇,也是要在登顶之日才敢说苍天为人。
    叶轻寒气急败坏,太古阴阳总是戳中自己的逆鳞,这种人不杀自己都不原谅自己。
    叶至尊偷偷冒头,感受到叶轻寒的杀意,浑身一哆嗦,弱弱的说道,“老……老大……我或许可以告诉你一些关于求天域的消息。”
    唰……
    叶轻寒寒芒一闪,死死盯着肩膀处的叶至尊,缓缓松开手中的重狂,将其抓在手掌心,森森问道,“你这个小东西到底还有多少没告诉我的?”
    叶至尊浑身哆嗦,咧嘴贱笑道,“老大,其实不多了……真的不多了,我发誓……”
    叶轻寒的目光越来越冷,感觉这辈子都在叶至尊的欺骗中活下来了,真特么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