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2930章 展开报复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叶轻寒听的一愣,感情自己才是天之子,应苍天秩序之请而诞生,就是为了解救秩序于水火?
    “当年太古阴阳感知到了新秩序所要做的,于是顺水推舟,和炎猷布下这个惊天大局,就是为了吞噬异星根基本源,而炎猷借助你的灵魂,同时跨入祖境,但是我没想到良帝竟然是帮你的。”炎皇沉声说道。
    因果皆出现,炎皇解惑,叶轻寒明白了很多。
    新秩序催动叶轻寒诞生,并有相对应的异星诞生,辅助成长,以破解大劫,将太古阴阳击杀或者打回原形。
    但是新秩序忽略了炎皇,也或许炎皇无法超脱五行,更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炎皇一旦超脱五行,恐怕就不是新秩序可以压制的。
    “根据大道回的讯息,我粗略猜测这求天域,有可能是藏着关于祖境的秘密,但是我没有进入过,不能给予肯定的答案,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一旦你进入求天域,踏入祖境可能只是挥手间,将来成就远远高于我。”炎皇低语说道。
    “这秩序……有没有感情?”叶轻寒好奇的问道,他一点都不喜欢被感情生物左右,若是纯粹的秩序,约束万法,没有任何感情可言,它来催动自己的诞生和成长,这一点无可厚非,但是对方若是有感情,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炎皇眉间一簇,抬眸看苍穹,平静的回道,“按道理它是没有感情的大道秩序,只是自然形成了秩序,约束世间万物法则,自我调节宇宙,但是任何事情都有例外,比如太古阴阳,阴阳大道成功挣脱束缚,衍化出感情,化形成功,成为一阴一阳,不过他终究是混沌天域第一位诞生的帝境,本是为大道而生,如今跨越大道,并成功站稳在天道之上,挣脱束缚也情有可原。”
    叶轻寒摸了摸鼻尖,沉思很久,问道,“前辈,祖境之上可有境界?”
    炎皇看了看叶轻寒,并没有隐瞒,随即肯定的回道,“有,超脱自然,无我无天,无法无秩序,一切皆心念而定,到了那个境界,宇宙间的距离,眨眼睛便至,祖境,挥手可灭,死去的人,随手可以复活,不过那是一种理想的状态,至今并没有谁可以达到,混沌秩序也做不到。”
    叶轻寒精芒一闪,那种状态才是他想要的,把死去的人都复活。
    啪!
    炎皇拍了拍叶轻寒的肩膀,淡淡的说道,“不要想那么远,那种境界,我敢想,但是没有那个能力,一切尽力而为,莫要和太古阴阳和炎猷那样,为了所谓的祖境,六亲不认,最后反而适得其反。”
    叶轻寒呼出一口浊气,点了点头,不再关注那个境界。
    炎皇,始终是为了打击苍生道心而诞生的存在,叶轻寒自出生以来,没有谁让他不想战,不敢战的,但是炎皇,他始终觉得当一个敬仰的长辈,这是最好的选择。
    高手寂寞,高处不胜寒,天塌了,至少还有炎皇挡着,地塌了,至少还有炎皇撑着,不需要那么累。
    人生如烟,浩渺飘逸,追求太多,反而累了自己。
    叶轻寒想的很开,本在不朽仙界就想着干掉司空贪狼便寻一处圣地,安心享受生活,奈何苍天不允,很多人自动找上门,逼他前行。
    “杀了炎猷,干掉太古阴阳,我们也就轻松了。”叶轻寒耸耸肩说道。
    炎皇默然一笑,淡淡的回道,“或许吧,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争斗,何时可安静?”
    叶轻寒盯着前方的屏障,紫气东来,现在想入混沌天域,有些艰难,除非毁掉这方时空,但是达不到无我无天,无法无秩序的境界,整个宇宙都会崩塌,所有人都活不了,就算他和炎皇能活下来,哪还有什么意义?
    炎猷和太古阴阳要的就是这个结果,最后一条路,虽然当了缩头乌龟,但是起码还有一线希望,自我创下一个大域,和宇宙并无区别,当个三域的太上皇,总比被叶轻寒和炎皇杀掉的好。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叶轻寒皱眉,炎猷和太古阴寒只要还活着,始终让人坐立不安。
    炎皇仰头苍天,沉声回道,“参悟宇宙,踏入祖境。”
    叶轻寒点了点头,舔了舔牙齿,寒芒一闪,踏入祖境之前,狂府的仇总该报了!
    哗!!
    咻——————————
    叶轻寒只身返回古仙界腹地,来到赤神域,看着刘封一脸兴奋的模样,淡淡的点了点头,说道,“刘封,把对狂府有敌意和诛杀过狂府的人,全部清除掉,一个不留。”
    刘封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指尖微颤,嘶哑的问道,“那我呢?前些年我的确杀了狂府一些人,但是我也是为了自保,为了让太古阴阳相信,最近我更是接二连三的阻击了数百位一品堂的传讯者,为府主争取了数百年的时间,更是从古天帝手中救下烟云北和两万有余的狂府以及炎族人,难道府主想要过河拆桥,把我也清除掉?”
    叶轻寒并不知道古仙界发生的一切,看着刘封担忧的脸色,伸手拍了拍刘封的肩膀,淡淡的说道,“我不是过河拆桥的人,你对狂府有恩,我记在心底,我所指的肯定不是渊帝一脉,而是一品堂对我们有敌意的人。”
    呼……
    刘封呼出一口浊气,现在太古阴阳注定败了,若是叶轻寒过河拆桥,他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多谢府主。”刘封躬身说道。
    叶轻寒冷淡的回道,“不用谢我,是你应该得到的,当初你在我最需要的时候站过来,本府很感激,你放心,当年答应你的,我不会打折,该是你的,我都给你,待你清理掉一品堂死忠分子,和狂府联手,我要把边陲之地的一品堂全部诛杀,一个不留!”
    哗!
    刘封面带喜色,抱拳回道,“多谢府主。”
    叶轻寒缓缓转身离去,淡淡的说道,“那就出手吧,我不希望你的手下还有一品堂死忠分子,我也不希望你的手下有我狂府的敌人。”
    吟!!
    刘封拔剑,坚定的说道,“府主放心,我做事绝不留半点情面,该死的,我心中早已经有数。”
    咻————————
    叶轻寒夺空冲向狂府聚集地,而刘封开始大开杀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