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2924章 撇的干净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炎猷冷笑,让古天帝亲自确认。
    古天帝默然盯着刘封,刘封之前虽然改变了声音,改变的眼神,但是体型改变不了,他有五成把握,昨天救走烟云北的人就是刘封。
    刘封心一惊,但是还是按耐住了,抬头吃惊的问道,“炎祖大人,古兄,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你不用问太多,等会自然会给你一个交代。”古天帝伸手欲要拿下刘封的面具。
    刘封挥手拦住古天帝,沉声说道,“炎祖大人,卑职敬您是祖,但是卑职并不是您的属下,我为了阴阳祖大人奋死效力,阴阳祖大人都不曾怀疑卑职什么,您二位大张旗鼓的来,对卑职丝毫不给面子,这是在打阴阳祖和一品堂的脸面吗?我好歹也是一品堂堂主!”
    古天帝冷然一笑,淡淡的说道,“刘堂主这么激动做什么?炎祖大人只是来验证一下,顺便给刘堂主疗伤……”
    “你们验证什么?至少也让我心底明白。”刘封冷声问道。
    “昨夜,烟云北和数万狂府俘虏被一位半祖营救走,半祖境界可不多吧,我和炎祖大人不是怀疑您,而是想还刘堂主一个清白之身……”古天帝冷声说道。
    刘封故作大怒,怒声反问道,“炎祖大人是觉得一品堂堂主会去救狂府的人?这些年我杀的狂府高手,数都数不过来,叶轻寒和炎皇若是归来,我是第一个死的,这么做对我有什么好处?你们这样诬陷本堂主,是欺我家阴阳祖不在吗?”
    炎猷冷哼一声,龙虎之相下的双眸森然骇人。
    “刘封,本祖现在只是让古天帝验证下你的身份,你的伤势,你最好乖乖的,否则等本祖出手的时候,就不是这么好说话了。”炎猷大手一挥,冷声说道。
    刘封深吸一口气,躬身回道,“那就请炎祖大人明察,卑职绝无怨言,只是希望炎祖大人查明之后能给卑职一个交代,给一品堂一个交代,今日的事情若是传出去,恐怕阴阳祖的脸面也挂不住。”
    哗!
    古天帝挥手摘下刘封的面具,不算丰神如玉,但是很冷酷,杀气颇重,可见刘封杀的人也不少。
    刘封握了握手中的拳头,闭眸等待检查伤口。
    古天帝丝毫不给面子,直接当众扯下刘封的上衣,身上伤痕累累,有刀伤,有剑伤,都还未结疤,绝对都是这两天遭受的攻击,而左肩的伤势,远远比古天帝给他造成的伤势要可怕,再强大三分,恐怕都会导致刘封殒命。
    被当众扒下衣服,那是耻辱,刘家两位叔伯辈的高手和征天营二营伪装的域军都带着愤怒,好像炎祖和古天帝是在侮辱一品堂也一样。
    古天帝眉间紧蹙,他造成的伤口没有这么大,但是总觉得这道伤口是在自己的剑伤上开辟出来的,虽然变得严重不少,但是并未伤及性命。
    不过刘封身上还有不少其他剑伤,刀伤,也都是最近两天的伤口,都还未愈合呢,若是昨夜是刘封做的,这些伤怎么解释?
    古天帝不敢肯定,但是有五成把握是刘封干的。
    许久之后,古天帝回头征求炎祖的意思。
    “是,或者不是,你给我一个肯定的答案。”炎猷不耐烦的回道。
    古天帝额间出现一丝冷汗,完全不知道如何回答炎猷。
    就在这时候,一个密探从府外疾驰而来,恭敬的跪在地上,沉声说道,“报,堂主大人,昨天伏击您和域军的那批人又出现了,在不朽域出现后快速消失,外堂正在尽全力追查。”
    刘封深吸一口气,冷声说道,“一旦发现,杀无赦,不需要活口。”
    喏!
    那尊密探迅速躬身退走,甚至都不曾注意到身旁还站着一尊祖境。
    刘封直视古天帝,默然问道,“不知道古兄检查完了吗?可能证明我的清白?”
    “刘堂主是否是清白之身,你自己最清楚,本帝不再多说,不过等我找到褚君和木桩,一切都会水落石出。”古天帝冷哼道。
    刘封顿时怒声喝道,“既然你没证据证明,那我就请问你,当众扒下一品堂堂主的衣服,诬陷本堂主出手救狂府的人,这是在羞辱一品堂和阴阳祖大人吗?
    古天帝气息一滞,侮辱刘封的罪名好担着,可是侮辱一品堂和太古阴阳的罪名,恐怕不好扛着,就算是炎祖也不想在这时候和太古阴阳撕破脸皮。
    “我……”古天帝语塞,余光看了看炎祖,只见炎猷眼角冷厉,非常的生气,顿时单膝跪地,抱拳说道,“这件事是本帝无由猜测,侮辱了刘堂主,炎祖大人也是听了我的猜测才来验证,还望刘堂主不要放在心上,本帝真诚道歉。”
    古天帝亲自单膝下跪道歉,以抵扒衣之辱,算是扯平了,太古阴阳回来也不能再说什么。
    哗!
    刘封故作大怒,大手一挥,示意道,“不送!”
    古天帝眼中寒芒一闪,起身退到了炎猷身旁。
    炎猷看着刘封如此生气,心底也有些怀疑古天帝猜测错了人,但是看古天帝的眼神,便知道他心底还在怀疑,所以刘封的嫌疑并没有洗脱。
    “刘封,关于今天的事情,本祖自会和阴阳兄交代。”炎猷冷冷说了一句,随后扭头就走。
    古天帝紧跟其后,冲向虚空。
    虚空外,炎猷眼神示意古天帝先行离开,自己洞穿万法,在观察刘封。
    刘封此刻故作愤怒,咆哮道,“古天帝,你竟然怀疑老子,本帝杀的人比你少?我为了阴阳祖大人,甘愿被天下人咒骂,现在竟然还要被你欺辱,欺人太甚,待阴阳祖回来,我一定要讨回公道。”
    轰!!
    刘封一掌震碎花园,怒火中烧,煞气弥漫,征天营二营的人都在‘惊恐’倒退。
    炎猷看着刘封如此愤怒,微微摇了摇头,不再多说,转身离去。
    ……
    此刻,烟云北已经到了狂府大军的聚集地,大军都在装模作样的搜捕狂府人,而烟云北和玄骨等人就藏身其中,很难有人想到狂府就在眼皮底下。
    烟云北遭遇重创,浑身是伤,这一次本以为是赴死,可是不但没死,反而救下了一万余人,是不幸中的万幸。
    呼……
    烟云北呼出一口浊气,浑身都是血,心底感谢刘封的出手,可是此刻也担心刘封会扯不开干系,反而会把狂府大军都暴露出去。
    不过消息很快便传了回来,刘封撇清了干系,狂府暂时还是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