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2923章 刘封重创,惊险对峙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咻!!
    砰!!
    一剑惊鸿,逼退了古天帝,刘封不敢再久留了,转身就逃。
    古天帝大怒,挥手凝聚一柄天剑,洞穿虚无,直接杀向刘封!
    咻咻咻!!
    吟!!
    刘封头也不回,一剑击碎气剑,欲要撕开虚空逃走。
    古天帝扬起一抹冷笑,连续聚敛十多柄气剑,眸见主神印记夺空,封锁虚空,不给刘封逃走的机会。
    咻!!
    唰唰唰!!
    咻————————
    十多柄气剑虽然只是神念和力量汇聚而成,但是杀伤力却空前绝后。
    砰砰砰!!
    刘封连续斩落十三柄气剑,但是还有一柄气剑以更快的速度夺空杀来。
    再被牵制,炎猷恐怕救回来了!
    哗!!
    刘封身影闪躲,放弃了对抗,直接一剑劈开虚空,跨入异空间,但是就在跨入异空间的瞬间,那一柄天剑贯穿天河,刺穿了刘封的防御,从左肩处洞穿,血洒虚空。
    轰!!
    砰!!
    刘封身体一个趔趄,差点摔出异空间,转身就是一掌,不是击向古天帝,而是自己洒落的鲜血,他不能留下任何痕迹,否则炎猷会追到一品堂也要杀了他。
    恐怖的掌劲淹没了一切,鲜血被焚烧起来。
    哼……
    刘封闷哼一声,脸色惨白,借着异空间急速穿梭,转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古天帝追了很久,可是对方也是半祖境,速度之快无与伦比,刘封想逃,也只有祖境能杀他。
    追丢了!
    古天帝一甩衣袖,一脚踏碎虚空,时空塌陷,万法不存。
    “你逃得过今天,逃不过明天,你的身份,本帝很快就可以知晓。”古天帝森然怒喝,能有半祖境的,除了褚君就是刘封,但是他有些怀疑不可能是刘封,刘封可是一品堂堂主,而褚君虽然是前一品堂堂主,但是被叶轻寒诛杀,就算侥幸活下来了也不可能帮助狂府烟云北逃命。
    “孤轻羽么?还是木桩,林无天?褚君?刘封?”古天帝立在虚空,森然自语,就这五个人,其他人不可能拥有半祖境的战力,恐怕就连木桩和林无天以及孤轻羽都未必能踏入半祖境。
    大约半天后,炎猷发现被骗了,直接返回,想寻找通报讯息的人,可是那人已经被刘封杀了。
    “刚刚传讯的人是谁?”炎猷冷眼看着古天帝,森然问道。
    古天帝深吸一口气,恭敬的回道,“炎祖大人,那人是凌霄域一座小城的负责人,他绝不可能背叛大人,很可能是被人骗了,不过能欺骗他的人,恐怕不多,卑职去一趟那座小城看了下,分部全部被击杀,连反抗的痕迹都没有,说明对方身份是个熟悉的人,而且不是敌人,刚从我手中救下烟云北的人是个半祖境界,战力之高,绝无仅有,我怀疑要么是褚君,要么是刘封。”
    褚君,刘封,看起来两个人都不可能。
    炎猷寒芒一闪,冷声反问道,“褚君不是死了吗?还有,刘封是一品堂的堂主,怎么会出手救走烟云北?”
    “回炎祖大人,褚君没有死,他就是褚师君仙,数百年前,我的几个得力干将全被诛杀,就是中了烟云北和褚师君仙的计谋,另外今天出手救走烟云北的人被我打伤,短时间内不可能愈合,若是炎祖大人允许,还请随我一同前往一品堂验证一下刘封是否受伤,我怕我自己去,刘封未必肯配合我,还会起冲突。”古天帝躬身说道。
    炎猷寒芒一闪,若是刘封背叛,那可就是大事了,不能掉以轻心。
    ……
    就在炎猷返回凌霄域的时候,刘封并没有赶赴赤神域,而是重新狂府大军的藏身之地,找到了林墨和叶童,调动征天营二营数十万人,前往第三域,就在那域口直接让他们疯狂攻击自己,征天营二营开始互相厮杀,尽管没有出现死人,但是伤势都很重,给他身上造成了数十处伤口,左肩处几乎被重新洞穿一个巨大的伤口,古天帝造成的伤口全部被覆盖,原来的伤势已经看不出来了。
    哗!!
    咻——————————
    刘封狠辣,为了撇清关系,他不得不这么做。
    “所有域军今天必须统一口径,这几天我们一直在追查狂府下落,今天遭遇了一批狂府大军,展开厮杀,我被刺道军团的叶童和林墨以及木桩等人联手重创……”
    统一口径,创造不在场的证据,就算炎猷过来对峙,他也有几乎来证明自己,刘封敢肯定,炎猷不会破坏他和太古阴阳之间的关系,因为他们现在需要联手对付炎皇和叶轻寒。
    征天营二营的高手看起来并无特殊之处,强大的域军也能达到这个层次,所以只要他们自己不背叛,炎猷也查不出什么。
    “所有人跟我走。”
    哗!!
    刘封带着征天营二营十二万人借助传送碑返回了赤神域,全都是狼狈不堪,但是刘封来不及养伤,再次和刘家极为叔伯辈商议,统一口径。
    刘家叔伯辈虽然不知道刘封已经背叛太古阴阳,但是自然会站在刘封这一边。
    轰!!
    哗!!
    就在这时候,赤神域上空,威压滔天,祖威浩荡,炎猷和古天帝亲临刘府上空。
    受伤的域军正在改换营地,古天帝眉间一簇,这样一域军竟然受了这么重的伤势,这恐怕是碰到狂府征天营一营了,而且数量还不少。
    轰!!
    炎猷强势降临刘府,震慑四方,连帝境的刘家老一辈都跪地迎接。
    “让刘封出来见我。”炎猷冷声说道。
    刘家帝境高手卑躬屈膝,跪伏道,“家侄因为今日率领域军和狂府的人碰面,已经身受重伤,现在正在养伤,不知道炎祖大人……”
    “本祖再说一次,让刘封出来见我。”炎猷狠厉的怒斥道。
    太巧合了,刘封受伤,烟云北被半祖境救走,炎猷不得不怀疑就是刘封从中搞的鬼。
    哗!
    刘封捂着胸口,身上鲜血淋漓,一脸惨白,但是还是咬牙推门走了出来,单膝跪地,恭敬的说道,“一品堂堂主刘封,拜见炎祖大人,不知大人驾临,有失远迎……”
    炎猷冷眼看着刘封,他身上的伤势不止一道,而是几十道,左肩也被贯穿,只不过是被刀气撕裂,伤势非常的眼中,几乎有拳头大的洞口。
    “你的伤势是怎么回事?”炎猷冷声问道。
    刘封咳出两口鲜血,单膝跪在地上,恭敬的回道,“卑职数日前得到消息,有狂府大军迁徙的痕迹,所以率领一支域军前去围剿,但是对方是有备而来,狂府一代的木桩,炎族夜辰星以及刺道军团的林墨和叶童联手伏击了卑职,一不小心遭遇重创,不过卑职为了阴阳祖大人和炎祖大人效力,虽死无憾。”
    炎猷冷笑一声,对着古天帝说道,“检查他的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