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2920章 一个交代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凌霄域主城,古天帝展开诛心计划,要么逼叶轻寒现身,要么让狂府崩塌。

    两个月一晃而过,骄阳似火,烤着这十万余人,他们本来就受到严刑拷打,此刻已经昏迷,唯有几个强者还能扛着。

    无名玄骨和炎族三位长老睁着眼等着古天帝,临死不屈。

    “可笑,两个月了,叶轻寒看着你们在这里受苦,都不敢冒头,说什么狂府情?只不过戏耍你们这群可怜虫而已。”古天帝不屑的嘲讽道。

    呸……

    玄骨怒吼,只恨不得自己能出手毙了古天帝,奈何修为不够,在这等人面前连自爆都做不到。

    “我们不需要府主来救,这摆明了是要围杀府主和狂府兄弟,我们不会被小人挑拨,古天帝,你这个阴险小人,死了这条心吧。”无名冷冷的说道。

    古天帝扬起一抹冷笑,挥手掌控四方,本是艳阳似火,可陡然寒气逼人,大雪纷飞,将十万人全部冻醒。

    “任你们狡辩,我让你们看清什么是狂府情,在现实面前,不堪一击。”古天帝冷淡的说道。

    咯咯咯……

    所有人都被冻的瑟瑟发抖,牙齿不自主的上下颤栗,眼中尽是绝望和愤怒。

    人在最绝望的时候,意志往往也会崩塌,会不自主的朝坏处想。

    古天帝要的就是这个场景,要的就是让天下众生看看,所谓的狂府,所谓的狂府情,根本不存在。

    此时,天下众生都在看着,古天帝免费投影给天下人看,包括不朽仙界,一百零八域,苍生也想看看狂府的府主会不会出现,为了狂府,献出自己的生命。

    古天帝森然看着投影术,默然说道,“叶轻寒,你若来,我放过这十万人,你若不来,我也会让世人看看你的嘴脸,贪生怕死,十劫十世也不敢出现。”

    众生希望叶轻寒出现,希望出现有人对抗古天帝,对抗炎猷,把恶势力打垮,可是逼近三个月的时候,别说天下众生,就连这十万人都绝望了,心底也有些失望。

    叶轻寒终究没有来。

    哈哈哈哈……

    古天帝长啸,尽是鄙夷和嘲弄。

    “这就是所谓的狂府人,十劫十世的人,三个月,就算是从古仙界边远地区出发,也足够到达凌霄域了,他不敢来,在他眼中,他的命比你们几百万狂府人的命更重要一些。”古天帝大笑道。

    啊————————————

    玄骨怒吼,他可以感受到其他人心底的失望,但是他无可奈何。

    哗!!

    轰!!

    就在这时候,一道身影出现在投影内,身影被拉的很长,伟岸厚重的背影尽是悲壮,手中握着短刀,鬓发后扬,英俊的面孔透着决绝。

    “狂府情,无须为外人道,狂府没人怕死,府主自然更不会,不知道我烟云北有没有资格代表狂府来给众兄弟送行?”

    声如惊雷,激荡万古,霸气侧漏。

    哒哒哒……

    咚咚咚……

    烟云北一步一个脚印,从远方踏来,双眸盯着古天帝,但是却是对狂府所有被俘虏的人说话。

    “这个局,很明显是对狂府遗民和府主设下的,不管来多说,这十万人,我们救不下来,反而会枉死无数,所以我全权代表府主放弃了这十万兄弟姐妹,但是既然是我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我就要来给众兄弟姐妹一个交代,我陪你们赴死,黄泉下我告诉你们,为何府主没有来,相信我,府主不会放弃你们,他没有来,肯定有原因,府主要救的是整个狂府,我相信诸位兄弟可以理解他的每一个计划。”烟云北缓缓踏来,所过之处,域军退让。

    哗!!

    古天帝握剑盯着烟云北,想不到烟云北竟然独自单刀赴会。

    啊——————————

    十万人愧疚,怒吼。

    “军团长,我们的意志不会崩塌,你快走啊!”刺道军团的人怒吼,血泪迸射。

    “烟长老!你快走!生为狂府人,死为狂府鬼,不要让我们死不瞑目!”玄骨怒喝道,“替末将给营主说声对不起,末将不能再替他征战了。”

    无名亦是低吼,不甘心最后烟云北还来送死。

    烟云北为何会来,他们最清楚,只不过不想让他们抱着失望而死,人性很脆弱,今天烟云北不来,狂府信念会崩塌,来了,烟云北死,他们亦会愧疚。

    世间哪得双全,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

    烟云北此时已经踏入了域军内,大军在给他让路,但是迅速封死他的退路。

    哗!!

    烟云北从未想过退,到了主城外,狂府俘虏的下方百余米处,身体立的笔直,行了一个蛮古杀神大礼,他生是蛮古杀神,死亦是蛮古杀神,一切皆为族人而战,从未改变信念。

    呜呜呜……

    蛮古杀神数千俘虏痛哭,帝龙天是蛮古杀神的统帅,可是烟云北却是第一代蛮古杀神,身份非同小可,只有蛮古杀神明白烟云北代表着什么,那是信念,灵魂旗帜。

    古天帝森然盯着烟云北,他的心底是认可烟云北的,若不是敌人,他肯定会把酒言欢,可惜注定了是敌人。

    “叶轻寒不敢来送死,就让你来送死,你也是可怜虫,糊涂虫,替他死,可真可谓是愚蠢之极。”古天帝冷笑道。

    烟云北微笑看着古天帝,不屑的说道,“我明白我自己在做什么,可是你明白你自己在干什么吗?连自己的亲舅舅都能背叛,六亲不认,修道半生入半祖,意义在何方?”

    “待杀了叶轻寒,意义就会出来了,天下太平,苍生共庆,本帝在以战止戈,现在众生怕我,待到百万年后,再看世人评价我。”古天帝傲然说道。

    “这一刻,天下皆是叶轻寒,你杀的完吗?”烟云北冷声反问道。

    古天帝森然回击道,“天下只有一个叶轻寒,杀了便断了,所以你也代表不了叶轻寒,所以你的出现,也不代表狂府情。”

    烟云北呼出一口浊气,挥手指着投影,指着那十万俘虏,傲然说道,“我与叶轻寒历经生死,他救我无数次,我亦救过他,你可以问苍生,问狂府人,我能不能代表狂府情,能不能代表叶轻寒。”

    “能!”

    十万狂府人怒吼,意志前所未有的坚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