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3085章 药神同意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峡谷外,陈北被一拳打的手骨都断了,羿神伏龙拳套却没有半点损坏,鲜血直流,此刻连退数千米开外,一直退到了峡谷外。

    这里若不是大贤世界,恐怕这片峡谷都能被摧毁。

    蹭蹭蹭……

    陈北脚下的山石都被踩碎了,腿骨扭曲,退了那么远还是跪下了。

    叶轻寒故意退了十多步,掩盖自己的真实实力,不想司徒刚怀疑,靠天生的肉身之力打败祖境,任何人都会多想。

    嘶嘶嘶……

    司徒刚深吸几口冷气,指尖都在颤抖。

    “这……怎么可能?天生神力?就算是父神亲子,也未必能做到这一步吧!”司徒刚颤声自语道。

    峡谷内外,一片死寂,峡谷外围还站着不少人,他们本想借峡谷内离开,可是被堵在外,正好见证了这一拳。

    堂堂羿神界年轻十大年轻俊杰排名第五的陈北,被人一拳打败,甚至跪在地上,这种事情可从未发生。

    陈北七窍流血,跪在地上,眼中充斥着血丝,右手废了,抬都抬不起来。

    “不可能!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变态肉身?他没有动用半点法则秩序力量,我竟然败给了一个傻子……”

    陈北微微抬头,眼中死气充斥,道心崩碎,战意和杀意消散,若无奇迹,他注定成为废人。

    陈北看着远方的叶轻寒并没有受伤,痴傻的眼神和胜利的笑意,甚是绝望。

    就在这时候,叶至尊和司徒雪糖返回了峡谷,站在叶轻寒身边,司徒雪糖看着这样的场景,对叶轻寒的实力又重新估算了一遍。

    “他的巅峰实力,恐怕远远超过普通的圣贤吧,难怪可以救世。”

    司徒雪糖暗暗自语,眼中的仰慕更加浓郁,但是神色一闪而逝。

    呼呼呼……

    峡谷中,只剩下急促的呼吸声。

    叶轻寒虽然看似痴傻,但是他的容貌却比陈北更加英俊,唯独眼中的痴傻破坏了他的气质,否则定是一代豪雄。

    司徒刚站在远方观察的仔细,眉间紧锁。

    “此人真的是傻子么?看他眉宇之间充斥威严,若将其双眸遮住,我敢断定,这天下十大豪杰,无一人是他的对手。”司徒刚默默自语,连他的女儿司徒雪糖的推理能力都如此之强,他的智慧又岂会弱?

    呼……

    司徒刚呼出一口浊气,默默的自语道,“看来我是得请药神长老出手了,至少我要搞清楚,此人的灵魂是否是重创,是否真的是痴傻之人。”

    就在这时候,司徒刚身影一闪,出现在峡谷中,威严无比,双眸看着叶轻寒和司徒雪糖,淡淡的说道,“带他们两个入司徒府,为父去见药神长老。”

    司徒雪糖顿时大喜,连忙躬身说道,“谢谢爹爹。”

    司徒刚并未多说,转身来到了峡谷外,扶起了跪在地上的陈北,低语说道,“陈北贤侄,胜败乃兵家常事,不要因为这一件事就坏了道心,此人的力量,我也不敢说能赢,何况你还年轻,将来若成为圣主关门入室弟子,胜他一筹只是迟早的事情,若你就此放弃,一百字都赢不了他。”

    陈北深吸一口气,双腿微颤站了起来,躬身说道,“伯父,多谢您的提点,侄儿明白了。”

    “放心,是你的始终是你的,不是你的,你也抢不来,一切顺其自然,三年之内必有分晓,雪糖确实是起了爱才之心,明白么?”司徒刚低语提醒道,“其实从一开始,我司徒家就认了你这个女婿,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才是。”

    陈北一听,顿时兴奋了起来,连连躬身说道,“伯父放心,我不会就此一蹶不振,三年之内,我定还这一拳。”

    司徒刚也是极为聪明之人,陈北是圣主正在考察的关门入室弟子之一,就算将来不能成为一家人,他也不想和陈北为敌。

    “我去见下药神长老,你先回去冷静冷静,不要再去找雪糖了,至少最近不要找,因为对你没好处。”司徒刚低语提醒道。

    陈北有了司徒刚的支持,心中信心大增,心绪都不一样了,至少平静的看了司徒雪糖一眼,便立刻退去。

    哗!!

    咻————————

    陈北离开,司徒刚速度更快,转眼间便冲向圣山。

    ……

    圣山上,药神府峰,这里仙药遍布,香气逼人,天地间的灵气几乎没有比这里更好的,恐怕就连圣主峰都不如这里。

    药神殿,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正在炼丹,一尊药鼎充斥着纹理法则,内部的香气弥漫,圣药即将出世。

    这是药神最为拿手的丹药,天贤丹,是圣贤级丹药,专门修复圣贤灵魂丹药,价值连城,每一枚天贤丹都是有价无市。

    药神白发无风自起,双手结印,丹炉内的天火变得温和,炉内丹药迅速凝练成型。

    哗!!

    神丹刚刚成型便开始爆发出威压,气冲星河,天地异象顿出。

    ……

    司徒刚进入药神峰,一看便知道药神正在凝丹,所以不敢打扰,就在殿外等候。

    大约半个时辰后,药神满脸微笑走了出来,因为这一粒天贤丹更加完美,所以心情大好。

    “司徒贤侄今日怎么有空到老夫这里来?”药神微笑问道。

    司徒刚的父亲司徒越和药神乃是同门师兄弟,所以关系相当不错。

    司徒刚连忙躬身回道,“药神师伯,今日小侄过来是有事相求。”

    “今日老夫心情不错,有什么事情就只管说吧。”药神笑着回道。

    司徒刚立刻回道,“药神师伯,家里来了一个很特殊的客人,灵魂受创,您的弟子药尊都亲自出手了,但是并没有将其灵魂修复,关键是此人天生神力,不动用半点法则秩序力量,全靠肉身一拳可以打败小侄,所以我想请您出手救治一下他,这等人才若就此废掉,确实可惜,因不知师伯您有没有时间,所以小侄不敢将其直接带来。”

    药神一听,不禁有些吃惊,司徒刚的实力他还是清楚的,靠肉身就能打败他,而且是一拳,这有些匪夷所思。

    “有意思,老夫还未见过这等奇葩,把他带来让我瞧瞧。”药神微笑道。

    司徒刚一听,顿时大喜,连忙道谢,随后退出了药神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