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2898章 流光雪寒,三年回归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赤神域,已经入了冬季,大雪纷飞,酷寒无比,雪飞八千里,冷的让人无法忍受。
    加上这种黑暗的禁法时代,这种日子过的心惊胆颤,连贵族都活在刀尖上,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是谁灭族。
    这时候有了子嗣,是一种不幸,可是流光尊蓝身为一府府主,岂会把自己的亲儿子送给刘封来杀。
    刘封杀人不眨眼,绝对是恶魔之一,行事比古天帝还要残忍。
    流光尊蓝看着眼前的婴儿,不禁深吸一口气,那双眼睛很透彻,甚至有智慧波动,他都有些怀疑这种眼神是不是一位大能转世。
    “希望你不是他,你生在寒雪中,面临黑暗的禁法时代,不如就叫你流光雪寒吧。”流光尊蓝低叹道。
    流光雪寒,一个很美丽的名字,但是带着凌厉冰冷的杀机,这或许也是流光尊蓝也没有在意到的事情。
    流光雪寒只是看了流光尊蓝一眼,便闭上眼睡着了,没有哭泣,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成熟的就像一个成年人。
    流光尊蓝看着昏睡中的妻子,叹道,“坏事做多了,总是提心吊胆的,总觉得会有报应出现在孩子身上,不管他是谁转世,可终究是我儿子,但是我也希望他不是谁的转世。”
    哗!!
    流光尊蓝转身离去,可是就在他关上门的瞬间,流光雪寒突然睁开眼,额间出现一道大道印记,逆天道印记!
    十劫十世……
    但是现在叶轻寒的记忆还没有苏醒,现在的肉身太脆弱了。
    哗!!
    逆天道印记一闪而逝,宝光流转周身。
    ……
    阴冷的禁法时代,流光雪寒被藏在府邸三年,除了流光尊蓝和他的妻子,再无其他人见过这个孩子,就算有人无意中撞见,结局也只有一个死字。
    三周岁,流光雪寒看起来气息内敛,双眸闪动着光芒,威势竟然比流光尊蓝这个第四状态大圆满的高手还要强大。
    流光尊蓝看着这个儿子,从心底产生一种害怕,那种眼神太骇人,不过除了这种眼神,其他的表情动作和行为只是比其他孩子稍稍成熟一些。
    后花园内,流光尊蓝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看着流光雪寒立在大雪中凝视寒梅绽放,战袍随风激荡,他竟然一点都不怕这阴冷酷寒的天气。
    “雪寒,你在看什么?”流光尊蓝好奇的问道。
    流光雪寒伸出小手,捏过一片雪花,很是温柔,低语说道,“我在看法理秩序。”
    流光尊蓝倒吸一口冷气,法理秩序,那是一般人可以看到的,那是太古帝境的高手方可窥视的,流光寒雪才三岁,还未修炼,甚至体内都没有灵气波动,如何知道法理秩序的?
    哗!
    流光尊蓝转头凝视自己的妻子,沉声问道,“是你教他这个名词的?”
    他的妻子连连摇头,一脸惊慌的说道,“夫君,我怎么可能在这时候教他这种名词,关于修炼的事情,我只字未提。”
    流光雪寒却微微一笑,一副纯真的模样让人心疼。
    “爹,娘,这不需要别人来教我,是法理秩序自己在告诉我,它们存在的意义。”流光雪寒看着眼前的流光尊蓝和美丽妇人,脆声说道。
    流光尊蓝浑身僵硬,若是此子不是叶轻寒,那他一定是天地之子,不过不管是哪一个,都是无比骇人之事,尤其在禁法时代,若是他能成长起来,就可以打破黑暗时代,若是打破不了,整个流光府都会覆灭。
    哗!!
    哒哒哒……
    流光府外,突然传来大军疾行的躁动声。
    流光尊蓝大吃一惊,连忙挥手示意道,“带雪寒藏起来……”
    砰!!
    轰!!
    刘封踹开了大门,不怒自威,手握帝剑,冷淡的说道,“不必了。”
    流光尊蓝直接被吓的跪倒在地,惊恐的说道,“大人,求您饶了我的孩子吧!看在我为您忠心耿耿效力的份上……”
    刘封没有看流光尊蓝,而是盯着流光雪寒,四目对视。
    轰!!
    就在这时候,流光雪寒寒芒一闪,识海内有一道闪电撕裂虚空,刘封的出现提前激发了他的记忆。
    刘封,当年的老熟人了。
    叶轻寒回来了,看着刘封阴鸷的表情,缓缓走到流光尊蓝的面前,伸手扶起了这一世的父亲,伸手握住了流光尊蓝腰间的流光仙剑。
    哗!!
    叶轻寒以三岁之躯握剑,却有着逆天的威势,不过气息内敛,只有刘封能感受到!
    哗!!
    蹭蹭蹭……
    刘封倒退数步,尽管他当年以帝境再吃一株天药,成了伪半祖境界,可是他看到叶轻寒的眼神的时候,还是不自主的倒退。
    “刘大人,好久不见。”叶轻寒低语说道。
    刘封指尖一颤,握住了帝剑,嘴唇都干涸了,不断咽下唾液。
    哗!
    刘封思考很久,关上了房门,挥手遮蔽时空,凝视着叶轻寒稚嫩的面孔和眼神。
    “不用遮蔽,太古阴阳找不到我。”
    叶轻寒神芒一闪,上空的乌云溃散,万物法理皆在一念之间。
    “刘封,你这么卖力的杀人,夺婴儿孕妇之命,讨好太古阴阳,就得了这伪半祖之境?”叶轻寒平静的问道。
    刘封摇了摇头,坚定的回道,“不,我之所以杀人,就是希望太古阴阳大人能够相信我,不会亲自来找你,否则今天找上门的就不是我,而是其他人,或者是他本人了。”
    叶轻寒脆声一笑,反问道,“是我误会你了?”
    刘封看了看流光尊蓝和他的妻子,冷声说道,“你们进屋去,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再出来。”
    哗!!
    流光尊蓝哪敢再多说,立刻拉着妻子进入了府邸,屏蔽了外界的话语。
    “叶府主,当年我既然敢查渊帝之死,这一世依旧敢查,如今你十劫十世,炎皇大人也可能返回,我凭什么不敢赌一次?这阴暗的禁法时代,我是过够了,天下谁不是提心吊胆?流光尊蓝怕我杀了他满门,可我又何尝不怕太古阴阳杀我满门?我现在只能用残忍的杀戮来让太古阴阳信任我,我别无他法!”刘封沉声说道。
    叶轻寒这三年虽然没有苏醒记忆,但是流光雪寒的记忆还是知道一些的,黑暗的禁法时代,除了两位祖境,谁都是提心吊胆的,谁也不知道能不能活过下一刻。
    “实话告诉你,狂府的刺道军团和蛮古杀神以及内宗外宗、征天营,我都杀过一些,但是我没有办法,当这太古阴阳的面,我不杀,有人杀,我也会死。”刘封沉声说道,“不过太古阴阳不再的时候,我会用其他人的命来换一些狂府高手,被我藏起来的狂府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若是我死了,别说这之前死的那些人,就算是这八千,也没有谁可以活下来。”
    叶轻寒心底有恨,可也怪不得刘封,他说的是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