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2895章 黑暗禁法时代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叶轻寒肉身溃散,灵魂被卷入寂灭。
    此刻,炎皇法身已经将战斗力演化到了极致,炎皇大道凌家苍穹万法,一剑凌云,竟然让独断万古的人连退无数里,身上至少被刺穿三剑,不过法身终究不是肉身,法身几乎破灭。
    轰!!
    炎猷愤怒至极,看着远方,直接手持人道皇塔,想将炎皇道彻底覆灭,断了炎皇复活的希望!
    哗!!
    咻————————
    炎皇法身一剑洞穿千里,剑气击中炎猷的人道皇塔,身影斗转,破虚而去,紧跟着,炎皇大道消失,隐匿于虚无中,除非他主动献身,否则祖境也不可能找到他。
    这时候,古天帝再想动用炎皇大道,根本动用不了了!
    半祖之境,竟然连自己所修的大道都无法使用,有些可悲!
    炎皇法身遁走,却有一双眸俯瞰寰宇。
    “阴阳,炎猷,本皇真身会回来的,待我归来,依旧是那四件事,诛阴阳,灭奸邪,替苍天,断万古!你们能毁掉的,吾亦可以恢复!别做无谓挣扎,太古局,我破定了!”
    哗!!
    炎皇法身声音溃散,最后一点气息都消失了。
    炎皇自知不是二人联手的对手,就算和太古阴阳对抗,也最多是两败俱伤,若是真身归来,和法身融合,替苍天,断万古,绝不是空话!
    太古阴阳和炎猷双眸闪动着异色,当年布下太古局,无非就是断炎皇的路,借叶轻寒和异星根基踏破祖境,可是没有想到天下世人没有忘记炎皇,甚至依旧有很多人疯狂的信仰他,导致法身出现,炎皇大道在没有人催动的情况下反而大乘了!
    咔咔咔!!
    两位祖境,此刻心惊肉跳,叶轻寒死了,但是谁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破开十劫十世,若是不能,就剩下炎皇一人,就算他复活归来,也不能以一人之力抗衡两位祖境,若是叶轻寒破开十劫十世,那是彻底站在了五行外,成就祖境,到那时候二打二,胜负即分。
    “把炎皇的尸体找出来!另外掌控诸天万界,绝不给叶轻寒破入十劫十世的机会。”太古阴阳阴鸷的说道。
    炎猷也是一脸阴沉,炎皇和叶轻寒终究是成了不可掌控的因素,当年布下的太古局,主要还是针对利用叶轻寒这颗异星破入祖境,然后,给炎皇这个不确定因素留下一个后手,即便炎皇能登顶,他们也有把握断万古。
    可是此刻,炎皇要复活,叶轻寒也要破开十劫十世,当年的太古局,似乎已经裂开了。
    嘶嘶嘶……
    两位祖境深吸一口气,对视一眼,商议很久,决定开辟出一个更大更强的宇宙级古仙界,改变天道秩序,以此对抗炎皇大道。
    轰————————
    哗!!
    两大祖境出手,宇宙星辰变幻,古仙界和不朽仙界世界壁垒溃散,整合唯一,万界小位面被强行改变秩序,与古仙界融合,一个庞大的宇宙级古仙界正在诞生,延绵无数里,一直延伸到宇宙腹地!
    当年的古仙界就足够大了,现在更是翻了数百倍,比一般的宇宙更为庞大。
    无数生灵因为无法适应古仙界的秩序,疯狂掉境界,本来就不强,到了古仙界就成了凡人。
    偌大的古仙界,两位祖境划地而治,一人一半,不过他们开始惨无人道的奴化治世。
    两大祖境同时宣布,古仙界进入禁法时代,任何人不得私自修炼,否则杀无赦。
    炎猷和太古阴阳开始同时培养自己的代言人,古天帝成为炎猷的代言人,太古阴阳利用天药重新选择了新的代言人,刘封!
    两个半祖,掌控了古仙界,开始实施黑暗的禁法时代。
    任何想修炼者都必须进入单独设立的学院,通过检查后方可修炼。
    古仙界划分为一百零八个区域,每个域都有域主,就像一座座巨大的监狱,法律森严,关卡遍布,大肆搜捕狂府遗民,暗月星附近的所有炎族人也暴露了,不臣服便抓捕。
    炎族人信仰的是炎皇,炎祖当年被架空了,炎皇法身已经宣布,将炎祖炎猷逐出炎族,炎猷不是炎人了,所以炎族人根本不认可炎猷,反而更加激怒炎猷。
    一座座大牢被建起,全都是不能修炼的贫乏之地,狂风肆虐,风刃甚至可以撕裂强者的血肉。
    古天帝一脸冷酷,看着大量的炎族人,默然说道,“你们别忘记了,是炎祖创下炎族,你们身为子民,竟然逆祖!你们什么时候想通了,方可离开这囚人牢,炎祖念旧情,否则他老人家早已经将你们打入寂灭混沌,你们不要不识好歹!”
    炎族最后一个部落全都跪在原地,上至老者,下至孩童妇孺,没有一个能躲过去的。
    很多孩子都被风刃切伤,鲜血淋漓,但是都咬牙死扛,这些人受了多少年折磨,如今炎祖出现,却要受更可怕的折磨!
    “看看你们的儿孙,就因为你们这些逆骨,炎皇叛祖,你们竟然跟着叛,还要牵连孩子,你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古天帝怒视数十万炎人,冷冷的斥责道。
    炎族人一个个睚眦欲裂,但是没有反抗的能力,只能被动的跪在原地。
    四周的大军纷纷举起长鞭,狠狠的抽打炎族人,老少皆不放过。
    “本帝知道,狂府最后一条退路是从暗月星走的,你们只要告诉本帝,狂府的重要人物退至何方,也算是立功!”古天帝凝视众人,沉声说道。
    依旧无人吭声,狂府,那是叶轻寒的兵,当年叶轻寒为了炎族最后一支部落出了不少力,若不是叶轻寒,炎族早已经灭了,他们怎么可能出卖狂府人。
    古天帝寒芒闪动,这群炎族人竟然炼化了一部分记忆,将狂府的撤退路线全部屏蔽,除非他们自己想想起来,否则谁也勉强不了,至今,狂府老一辈的中坚存在都没有找到。
    哗哗哗!!
    哒哒哒……
    就在这时候,一队大军押着十多位衣衫褴褛的高手冲了过来。
    “报……我队发现一队人马,疑似狂府征天营一营的高手。”一个高手单膝跪地,恭敬的说道。
    古天帝寒芒一闪,挥手说道,“想证实还不简单?给他们兵器,给他们求生的机会,征天营可以以一挡十,战斗力不错,配合更好,本帝早有耳闻,今天想见识下……郭华强,你带领三千人围猎这十三人,若是他们死了,就不是征天营的人,若能活下来,那边是征天营的人。”
    那十三人怒视古天帝,杀机冲击四方。
    哗!!
    十三柄等级不错的长矛被丢给了十三人,手镣枷锁皆被取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