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2892章 活路,在下一个路口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太古局,不得不说有些恐怖,隔着时间和空间,把两位妖孽锁的死死的,炎皇殒命,而叶轻寒亦被掌控,不能说炎皇和叶轻寒不够聪明,只能说布下太古局的三人智商和实力都已经超脱了!
    炎祖为了祖境放弃亲儿炎皇,和太古阴阳合作,而太古阴阳为了毙掉叶轻寒和炎皇,炼化异星,允许炎祖登顶,各有所需。
    良帝从中顺水推舟,将两个局连在一起,又想从中获取什么?
    叶轻寒和炎皇此刻都是可怜人,任人摆布了无数年却不自知,如今真相大白,心底的怒火可焚天。
    两个祖境,一个炎皇法身,一个九劫九世的叶轻寒,战力很明显不对等,炎皇法身终究不是祖境,亦不是炎皇本人亲临。
    嘶嘶嘶……
    叶轻寒深吸一口气,攥紧气劲之刀,内心充满了无力,炎皇法身能抗住一个祖境,可是自己扛不住!
    整个宇宙,都陷入了死寂,炎皇法身的出现,惊呆了太古阴阳,而炎祖的突然出现,也惊呆了叶轻寒,想不到炎祖竟然一直跟着自己,想想都觉得可怕,只不过炎祖并没有窥视叶轻寒,他的灵魂藏于暗处,只是在参悟叶轻寒的逆天道,其他事情可什么都没做,也不敢做,甚至连良帝刺杀炎傲和古天帝他都不知道。
    炎皇法身拥有独立的思考能力,此时余光掠过叶轻寒,心知无法同时对抗两位祖境,甚至一位他都难以抗衡!叶轻寒破不开十劫十世,始终无法破开这个太古局。
    “炎皇前辈,我们现在该如何?”叶轻寒很无奈,十劫十世,还差距甚远,想要破开十劫十世,得炼化太古阴阳,把那一半的异星根基本源夺回来,要么死一次,或许可以打破十劫十世的大劫!可是这种方式太冒险了,万一破不开十劫十世,岂不是送死?
    炎皇法身风轻云淡,他在等,等良帝出现!
    太古局,离不开良帝,这个人战力不明,目的不明,不得不防着。
    若是只有太古阴阳仙帝,炎皇法身完全可以和叶轻寒联手诛杀,可是现在多了一个炎祖,炎皇法身归来的一切目的都要重做打算。
    “等良帝现身。”炎皇法身微微侧着身子,将叶轻寒和太古阴阳隔开,凝视虚空,平淡的问道,“炎祖为了祖境,放弃了一切,您又是为了什么才参与到二人的布局中,甚至推波助澜,无视苍生万灵?”
    良帝来了,但是还未现身。
    所有人的目的都非常清晰,唯独良帝的目的。
    此刻,良帝的态度最为关键。
    叶轻寒也盯着虚空,他没有发现良帝,可见他和炎皇之间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差距就在大道完整上。
    这时候,或许没有了主角光环,不是无敌的,但是叶轻寒前所未有的轻松许多,炎皇,是一个完美无缺的人,若说臣服,叶轻寒不会臣服任何人,但是他心底服一个人,那就是炎皇,现在炎皇罩着他,至少还有机会。
    哗!!
    虚空扭曲,良帝现身,一脸沧桑,看起来绝对不是那种布下滔天大局的阴险之人。
    哎……
    良帝一声轻叹,奏响天籁,八荒宇宙都为之震动。
    哗!!
    嗡!!
    天道轰鸣,万法相随,良帝立于天道竟然能与二祖的气势抗衡。
    他修的竟然是天道,不过未入祖境,但是战斗力一现便知道,他超过了叶轻寒,弱于炎皇法身。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我想要的……只是天下太平,三足鼎立。”良帝低语道。
    哈哈哈哈……
    炎祖和太古阴阳都仰天大笑,仿佛听到了世间最可笑的笑话。
    论了解,没人比太古阴阳和炎祖更了解褚师良这个人了,他们觉得可笑,那肯定就很可笑吧。
    太古阴阳冷笑数声,随即盯着褚师良,阴沉的说道,“良帝,本祖倒是有些佩服你,这个局是你提起来的,是你霍乱太古,可是现在的局面,看起来,你的目的似乎并不是那么简单啊!”
    咔咔咔!!
    炎祖也盯住了良帝,他镇压了炎傲,也知道良帝曾刺杀过古天帝和炎傲,而他最清楚,古天帝和炎傲是他布下的后手,都是他夺舍的目标之一。
    “良帝,本祖信你,可是你却是置我于死地,现在和我说说,你到底想干什么?”炎祖冷声质问道。
    此刻,炎祖和太古阴阳仙帝都对褚师良产生了杀意,因为他不可信了。
    叶轻寒也比较好奇,这个褚师良,应该就是给自己布局的人,良帝知道古天帝和炎傲是炎祖的后手,是夺舍的目标,是他怕夺舍二人之一然后偷袭自己!
    “他在帮我清理不确定的因素,然后悄无声息间送给我混沌天灵芝,以此来加持我的战斗力。”叶轻寒寒芒闪动,感觉褚师良若是真想杀自己,或者遏制自己,其实没必要设下这样的局给自己送宝物,以他的智慧,应该可以猜到叶轻寒会夺走混沌天灵芝。
    “张梵为一品堂新堂主,他吃掉一株天药,是万古一帝,分明可以拦住我,但是实际上并没有拦住,若是综合这一切,似乎可以说明,良帝爷和张梵前辈的最终目的是帮我成长,只不过不敢过分暴露自己……”
    叶轻寒陷入了沉思,现在想想,越来越不对劲,若是良帝知道太古阴阳和炎祖要对付他和炎皇,但是无力反抗,然后顺水推舟,在局中设下局,那这就不是两个局了,而是三个局!
    良帝淡淡一笑,仰天轻轻一探。
    “要想要什么,就必须反其道而行……”
    这是良帝对褚君说过的话,也是对褚绝说过的话!
    褚绝,绝地逢生的绝!
    良帝说过的每一句话,都含有更深层次的意义,只不过褚君不懂,而褚绝……不,是张梵懂了,这也是褚师良为何要让张梵化身一品堂堂主的原因,因为张梵从心底是想帮叶轻寒的。
    张梵的演技,把叶轻寒都骗了过去,那眼神不是真正的阴毒和杀意,那只不过是掩饰而已,只是不想暴露身份,继续在一品堂内暗暗帮他而已。
    叶轻寒不能确定良帝的心思,但是可以肯定张梵的内心。
    “我误会张梵前辈了……”叶轻寒握了握拳头,苦笑不止,暗叹道,“难怪良帝会告诉我,我的结局是个死字,让我遣散狂府。”
    活路在下一个路口!
    这意味着,叶轻寒必须以死亡为代价,才能破开十劫十世!
    路口便是死亡的路口!
    这时候,良帝看着叶轻寒,手中的良帝剑轻轻拨动,剑锋出鞘,眼中的杀意不言而喻。
    “活路,在下一个路口!”良帝沉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