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2889章 你的局,我不入!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轰——————————

    叶轻寒一刀劈碎了一品堂总堂,这个傲立星辰之巅的一品堂总堂,分崩离析。

    “你们布下的局,我不入。”

    叶轻寒冷漠的看着化作废墟的一品堂总堂,提刀便走。

    狂府大军,除了刺道军团的一千人和五百万蛮古杀神以及狂府一代二代和三代,其他人都撤走了,藏兵遁世。

    叶轻寒出现在大军外,而此刻,刘封已经渡劫成功,正在大军外等候,只不过气息内敛,像个平凡的青年,谁也不知道那是一品堂天堂的堂主。

    叶轻寒一眼扫过刘封,冷淡的问道,“找我何事?”

    “我发现了一个新的领域名词,求天域,当年的帝战是在求天域发生的,但是我不知道求天域在何方。”刘封小声说道。

    叶轻寒寒芒一闪,默然低语。

    “求天域?混沌天域?”

    咔咔!!

    这两个域应该都是超然的,能否探知这两个域的本源和运转,就看能不能和太古阴阳打个平手了,打平了,天下共分,输了,就没有机会了。

    叶轻寒攥紧长刀,冷淡的说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吧,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刘封遁走,他也不敢忤逆一品堂,尽管总堂破灭,可是太古阴阳不死,一品堂就不会灭。

    数个月之后,一品堂全部遁世,消失了!

    藏兵遁世,等待太古阴阳仙帝的召唤。

    狂府此刻没有紧张,既然叶轻寒决定死战,那就战一次,最坏的结局就是全军覆没。

    大军布下惊天大阵,他们的对手不是太古阴阳,也不是一品堂,而是炎族的后手,也可能是褚师良。

    哒哒哒……

    叶轻寒指尖敲打着桌面,淡淡的说道,“木桩,孤兄,你们负责保护圣人的安全,烟兄,你隐匿于暗处守护,其他狂府任何人,不得再靠近圣人。”

    狂府老一辈,二代和三代,以及圣言、祖海离颖等人都在这片山谷,叶轻寒单独召开了会议。

    除了叶轻寒交代的三人,任何人都不能靠近棋圣人,包括炎傲,叶皇。

    防患于未然,叶轻寒知道棋圣人太重要了,他一死,五百万大军就群龙无首,处于一片混乱。

    没人反对,大家都知道棋圣人的重要性。

    “其他所有人,准备应付褚师良,或者是太古阴阳的后手以及突发情况,太古阴阳交给我。”叶轻寒握着战刀,无时不刻的处于备战状态。

    独断万古的人,他大半个身子站在五行外,也不敢说稳赢,毕竟太古阴阳也炼化了一半异星根基本源。

    哗!!

    就在叶轻寒安排好所有事情之后,不朽仙界传来了讯息。

    “报!主母镇压太古阴阳仙剑,寒雪覆盖镇天府区,冰封百万里,她也化身冰雕,生死不明。”不朽仙界已经没有负责人了,除了最基本的维持秩序的军队,其他人都被遣散了,所以消息来的特别慢。

    哗!

    叶轻寒寒芒爆闪,杀机冲天。

    “太古阴阳!”

    叶轻寒声音嘶哑,杀意浓郁,忍到不想忍的地步。

    哗!!

    叶轻寒抬眸看着天穹边陲,异星已经暗淡了,太古阴阳仙帝应该快回来了。

    咻————————

    叶轻寒夺空离开原地,只不过半日便返回不朽仙界,一步踏穿秩序,返回镇天府区,皑皑白雪,连宫殿都被覆盖了。

    太古阴阳仙剑被冰封于半空,始终被简沉雪踩在脚下,一根冰锥从太古阴阳仙剑牵引向下,成了一片雪国,美轮美奂,可是这片完美的寒雪世界却蕴含着不知道多少爱和仇。

    叶轻寒深吸一口气,看着整个镇天府区都被冰封,心如刀割。

    “太古阴阳,你真的该死!布下这么大的局,就是为了炼化异星,超脱五行吗?”叶轻寒收起战刀,将简沉雪身上的冰雪全部化去,身体冰寒,连一丝温暖都没有了,但是还有脉搏在跳动。

    所有的天药和疗伤治病的药都用完了!

    吟————————

    嗡!

    太古阴阳仙剑一震,夺天离去,只不过叶轻寒已经没有心思去抓它了,救简沉雪才是最重要的!

    哗!!

    咻咻咻!!

    叶轻寒抱着夺空冲向古仙界,身影夺空,他想找九子连环葫的母藤。

    哗!!

    虚空扭曲,瞬息千里。

    “母藤!你给我出来!再帮我一次!”

    叶轻寒俯瞰古仙界,怒吼咆哮,声如惊雷,轰向古仙界边陲之地。

    咻咻————————

    叶轻寒不断变换位置,出现在东神山,神识覆盖,不过他心中清楚,母藤应该离开了,毕竟这里太危险了。

    不过就在绝望的时候,母藤竟然真的出现了。

    哗!

    母藤幻化为人,母性气息弥漫,圣洁无比。

    “原来是恩人……”母藤挺着大肚子,九子几乎要诞生了,此刻极为脆弱。

    “帮我救救她,我欠您一份大人情,只要我不死,这个恩我会百倍千倍的还您。”叶轻寒双手抱着简沉雪,沉声说道。

    母藤看着简沉雪惨白到无人色的脸,低语说道,“生命本源都快耗尽了,恐怕需要很久才能恢复过来。”

    “不管多久,只要能救活她!”叶轻寒沉声说道。

    母藤深吸一口气,伸手接过简沉雪,微微躬身说道,“此地已经不安全了,我会带走她,带她伤好,我会让她回来找你。”

    “不用,若是我不死,我会去找她,你们逃命去吧,古仙界已经不安全了,你从这里去贪狼巨星座,那里有一块传送碑,是通向宇宙边陲的暗月星,若是有人阻拦你,你拿出令牌就可以,若是没人阻拦,你到了暗月星继续向宇宙深处疾行,然后找一个小星辰就此隐居下来。”

    哗!!

    叶轻寒挥手凝聚一座山,上面布下逆天道法,刻着‘狂府叶轻寒’五个大字。

    咻!!

    叶轻寒再次将通往界碑的路线传给了母藤,抱拳沉声说道,“拜托了!”

    母藤没有犹豫,带着令牌,背着简沉雪便离开了原地。

    叶轻寒看着简沉雪离开,心底悬着的大石就落下来了。

    可以安心决战了!

    叶轻寒握着铁拳,看着混沌天域再看宇宙深处,异星光芒彻底溃散。

    异星灭了,半块根基本源被太古阴阳夺走,并成功炼化,时间太仓促,异星耗尽了最后一份力气,给叶轻寒争取了一定的时间。

    (现在是一道坎,很难写,要圆所有的坑,肯定会很慢,也很累,早上起来的时候连喘口气都难,所以比之前要慢很多,多体谅,而且一天三五更不慢,但是无法维持固定的时间来更新,只能说写出来就更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