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2888章 褚绝的身份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十劫十世,或许不需要死人,只需要得到另外半块异星根基本源即可,不过此刻的太古阴阳紧追不舍,异星已经无力抵抗了,这数千年时间,为了给叶轻寒争取时间,它几乎耗尽能量,距离越来越近。

    狂府集体陷入了渡劫中,劫难连绵不绝,雷电毁灭星河,云岭盆地崩塌,差点被击穿,彻底脱离古仙界。

    哗哗哗!!

    轰轰轰……

    征天营不断变换位置,一直转移到西神山位置,耗尽数千年,成了清一色的第四状态,这样一支军队,可对弈苍天。

    棋圣人修为不高,却可掌控这样一支军队。

    可惜的是叶轻寒自己都没有想到会造成这样的局面,否则内宗和蛮古杀神也要是得到这样的机缘,将来的成就未必低于征天营。

    哗哗哗!!

    轰————————

    闪电倒挂星河,无数闪电化作蛟龙席卷苍穹之巅,但是根本无法伤到叶轻寒。

    现如今的叶轻寒,虽然没有彻底超脱五行,但是能伤到他根基的,只有太古阴阳,炎皇大道以及他自己。

    ……

    褚师良站在一品堂总堂外,双手背负身后,仰望着苍穹,双眸毫无情绪波动,似乎并不在乎叶轻寒登顶称帝。

    褚绝站在身旁,也没有多说,现在叶轻寒登顶,似乎除了等待,再无其他办法了。

    “褚绝,还记得我和你说的,绝地逢生么?”褚师良淡淡的问道。

    褚绝躬身回道,“爷,褚绝记得。”

    哗!!

    褚师良缓缓踏动脚步,低语说道,“未来的天下,三足鼎立,处处是生机,处处是绝地,叶轻寒的结局还是一个‘死’字,至少现在看不到曙光,你可以恢复本来面目,离开这里了,阴阳兄最迟三百年,最快百年,就会返回古仙界,还有一个人也该回来了,你留下也是死,远走宇宙边陲,真正的高手是不会追杀你的,其他人对你产生不了威胁。”

    褚绝叹一口气,躬身问道,“爷,那您呢?”

    褚师良缓缓摘下面具,微笑说道,“我,结局在太古时期便定下了,从第一个局设下之初,我便看到了我自己的结局,不必为我担心。”

    哗!

    褚师良挥手刻下两个字,字字夺魂,虚空都被斩下来了。

    “死局。”

    很简单的两个字,充斥着无奈。

    “把这两个字送给叶轻寒,另外再告诉他一次,活路可能在下一个路口,让他撤走狂府,所有人都藏兵遁世,否则都是枉死而已,。。”褚师良挥手取回良帝剑,说完,转身进入了一品堂大堂。

    褚绝黯然,设下惊天布局,最后却摆布不了自己的命运。

    哗!

    褚绝摘下面具,一副沧桑的面孔透着一丝正气,尤其是那双眼神,哪里还有之前的歹毒和狠辣。

    张梵!

    褚绝竟然是张梵!

    只不过他的眼神改变了叶轻寒的认知,他从未想过张梵的眼神会变的那么阴鸷歹毒。

    哗!!

    咻——————————

    张梵离开了一品堂,直奔云岭盆地而去。

    而此刻,叶皇强行打开张梵的闭关之所,发现里面空荡荡的,根本没有人,他都不知道离开狂府多久了。

    叶皇大吃一惊,她怎么也想不到除了褚师君仙离开了,连叶轻寒最信任的张梵前辈也不在狂府。

    不过很快,张梵在叶轻寒渡劫成功之时出现了。

    张梵的帝威浓郁,很明显是太古帝,而且要超越太古帝一些,甚至比褚君还要强大一些。

    叶轻寒和张梵对视一眼,平静的问道,“张梵前辈,可否告知我原因。”

    叶轻寒猜到了褚绝的身份,只不过不能肯定而已,他无法想象张梵是如何变幻眼神的,那是两个极端,一般人真的做不到。

    张梵微微一叹,挥手取出褚师良送给他的两个字。

    死局!

    哗!

    这两个字只不过出现片刻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有人托我给你送来一句话,活路可能在下一个路口,让你遣散狂府所有高手,藏兵遁世,否则都是枉死。”张梵没有回答叶轻寒的话,只是替褚师良传了一句话。

    叶轻寒精芒一闪,这句话应该是褚师良的口。

    褚师良没有死,那炎祖的死就值得推敲了。

    “褚师良果然还活着。”叶轻寒凝视张梵,很想知道这场局究竟是怎么布置的。

    “信或者不信,皆在你一念之间,再信我一次。”张梵沉声提醒道。

    叶轻寒俯瞰西神山方位,入口的狂府都迁徙到那里了,他刚刚称帝就要遣散狂府,连挣扎都不挣扎,这不符合他的脾气。

    “我不会遣散狂府,太古阴阳,他独断万古,可是还没有到我无法抵抗的地步,他连炎皇都不敢容下,战斗力能有多强?祖境?还是半祖?如今我已经不再五行外,太古阴阳大道和天道并驾齐驱,他能伤我,我也能伤他。”叶轻寒很坚定的说道。

    哎……

    张梵无奈,不再多劝,转身默默的离开。

    叶轻寒看着张梵离开的背影,并未阻止,张梵为褚绝,但是他应该是迫不得已。

    “我不喜欢被摆布,这个局,我要破开!”

    叶轻寒寒芒一闪,挥手重塑重狂,一切皆是反秩序法理,浑身光芒万丈,脚踏逆天道,俯视着天地间任何一道。

    炎皇道消失了,无情道亦不在,因为世间修炼无情道的只有一人,而炎皇道,亦是只有古天帝,他们不催动,两条大道自主隐去。

    吟!!

    哗!!

    半日后,刀芒震慑诸天,叶轻寒提刀看着苍穹,异星陡然绽放光芒。

    啊————————

    叶轻寒的心突然很痛很痛!

    异星被抓住了,根基本源在被炼化,太古阴阳没有给叶轻寒机会。

    太远了,叶轻寒现在想去救都没有机会。

    一切还是死局,褚师良预测的不假。

    叶轻寒攥紧重狂,双眸迸射寒芒,低吼道,“你炼化半块本源又如何?最多也是半个身子立在五行外,能奈我何?”

    哗!!

    轰!!

    叶轻寒一脚踏碎秩序,出现在一品堂总堂,可是一品堂空空如也,哪有褚师良的身影。

    “褚师良,你给我滚出来!”

    叶轻寒双眸洞穿万法,但是看不到褚师良的位置。

    褚师良离开了,不给叶轻寒半点念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