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3058章 普度众生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杀!”

    简单的一个字,杀一儆百,欺辱狂府者,必死无疑,不给那些大势力半点侥幸的心理。

    那个少城主当场就软了。

    “爹……我可是您儿子啊!狂府欺人太甚,这里山高皇帝远,您怎么这么没有种?”少城主歇斯底里的咆哮道。

    信阳城城主老脸一红,怒火中烧,这个孽子竟然死到临头还不悔改,狂府是什么?那是杀圣贤的存在,若是这件事狂府不在理,他还能挣一次,但是狂府人可是在行侠仗义,关键是他的儿子居然主攻狂府大军方阵,这不是自己找死么?

    “来人,将信垣捆起来交给狂府,这种逆子不是我儿子。”信阳城城主怒斥道。

    哗!!

    天都帅和主城统帅主动将信垣抓了起来,并送到了狂府两位万夫长面前。

    轰!!

    中年万夫长在整个宇宙内,绝对是无名小卒,但是此刻却霸气万分,想都没有想,直接一矛洞穿虚空,刺穿了少城主信垣的胸口内,半祖之力浩荡,淹没了信垣的生机。

    噗……

    信垣惨死当场。

    “信城主,我不管你以前的作风是什么,但是若是因为你,我狂府牺牲一个小兵,狂府会拿你试问,不要以为这里天高皇帝远,我府主就会视而不见,狂府,犯我者虽远必诛。”那中年万夫长沉声说道。

    “不错,我狂府别的没有,行侠仗义之心还是有的,你不管你的人,我狂府人会管,到时候惹事上头,就会像这位少城主一样,我不管他地位有多高,就算是圣贤之子,我们也照杀不误。”另外一位万夫长坚定的警告道。

    哗!!

    城外躲的很远的人此刻都格外兴奋,对狂府的名和狂府的兵都是无比的向往,几千人压的几十万大军和祖境不敢乱来,哪个势力能做得到?

    唯有狂府而已!

    狂府在扬名,在立威,在聚功德,天下谁不敬畏?

    金杯银杯不如口碑,不出万年,整个次界都会对狂府敬畏拥护,等到三大次界所有人都从骨子里拥护爱戴狂府之时,叶轻寒和狂府所能得到的功德会有多少?

    大贤,也不是很难!

    叶轻寒解散狂府,这一步或许已经被他算在内了,不过他的目的很显然不是为了功劳,而是希望狂府每一个人都可以享受着自己所创下的功劳,让他们过上自己最想过上的生活。

    信阳城城主脸色微微一变,看着四周的冒险者,独行侠等的态度,便知道狂府为何如此强大了,躬身说道,“老朽受教,从今天开始,老朽一定约束手下,造福天下,而不是欺压子民。”

    那两位万夫长一挥手,四千余征天营和府军、私军当即解散,就在大军面前解散,但是信阳城数十万大军不敢攻击,甚至连抬神弩的勇气都没有,谁若是在这时候攻击,造成狂府大军死伤,恐怕狂府能把这座城的军队给活埋了。

    四千余狂府人散去,连万夫长都走了,只留下王泽敛去重甲,长矛归于背后,伸手拉起了被自己救下的老妪夫妇和那对中年夫妻,淡淡的说道,“你们现在安全了,谁敢再为难你们,就是与我狂府为敌,现在你们可以迁徙任何无主之地。”

    那一家人感激涕零,对狂府的恭敬不言而喻,就连那两个年轻的女娃眼中都是爱慕,她们爱慕狂府的兵,哪怕是小兵,都是盖世英雄,令大军不敢乱来。

    “多谢上人!”身为一家之主的中年人躬身说道,“上人,就让小子请您吃一顿饭吧,我们实在不知道如何报答了。”

    王泽淡淡一笑,却格外和煦,大手一挥,豪爽般的说道,“狂府做事,从不需要回报,能认可就认可,不能认可我们从不强求,你们走吧。”

    哗!

    说完,王泽转身进入主城,借道离去。

    主城外,信阳城城主看着那一家人和倒在地上的信垣尸体,他很想杀了这家人替儿子报仇,但是他不敢,甚至连为难都不敢,不然恐怖就连这些大军都会暗生不满。

    哎……

    信阳城城主轻叹一声,挥手取出一些钱财,说道,“是本城主教子无方,纵子行凶,本座愧疚,这些钱财你们一定要收下,算是本座一些心意。”

    哗!

    信阳城城主妥协了,他不得不改变,否则这座城的民心就散了。

    这一家人想不到就算王泽离开了,信阳城城主都不敢乱来,对狂府的敬畏更浓了,带着那些钱财迅速离开。

    一家人离开了主城,连夜赶路,一直来到安全的地方,才庆幸的选择了休息。

    “将来,我一定像刚刚那位叔叔一样,义薄云天,以一人之威压整座主城的大军和城主不敢放肆。”那个七八岁的小男孩眼中尽是崇拜和兴奋,握着小拳头坚定的说道。

    中年男人轻叹一声,沉声说道,“他的名,就是狂府的名,是狂府压的城主不敢乱来啊,现在狂府任何一个兵,都能代表着狂府,试问天下,哪个圣地可以做到?若是有朝一日,你能成为狂府人,一定要像刚刚那位上人一样,救人于水火中,而不是要让人陷入水火之中,明白么?”

    “恩!”小男孩坚定的点了点头。

    言传身教,狂府在影响着每一个人。

    王泽只是一个缩影,代表着四千万狂府军队,其他人所作所为都差不多,他们行侠仗义,普度众生,令狂府功德大涨,威名显赫。

    这些兵不管在何方,镇天府区便是他们的根。

    ……

    此刻,镇天府区,正皇殿内。

    一群人喝的兴起,他们喝的不是酒,而是情谊,多少年了,他们苦尽甘来,只要镇压九位大贤,这三大次界和原宇宙,就彻底和平了。

    哈哈哈……

    正皇殿内,充满了欢声笑语,玩着低智商的游戏,但是谁还不是个宝宝啊,这些高高在上的人,童真之心却不曾散去。

    叶轻寒欣慰的笑了,自己的执着终于没有白费,只差最后一步,那些不该死去的人,那些为了狂府信念牺牲的人,都该回来了,炎族人也会回来,炎皇不必孤独终生。

    李佩泽,孤轻羽,齐天猴王还在拼,最后一坛酒,就像狂府的最后一步,很难走,每多喝一口都会反胃,难受的想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