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3043章 挫败感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剑不归会心一笑,带着自嘲的笑声伸手示意叶轻寒坐下。

    自张梵陨落,叶轻寒第一次进入大殿,有些拘束,他怎么也想不到剑不归会是第一个到达圣贤级别的人,比炎皇都快一些。

    哗!

    叶轻寒坐在右侧,剑不归坐在左侧,二人对面而坐,抬头就可正视,但是二人都故意偏离了视线。

    许久之后,叶轻寒看向剑不归,敛去紧张的气息,问道,“今天前来静梵山,是为讨教而来,这圣贤位,你是如何这么快达到的?”

    剑不归并没有隐瞒,直言说道,“我可以感受到宇宙的力量,整个宇宙的力量,并且可以借用。”

    “什么?”

    叶轻寒大吃一惊,借用整个宇宙的力量,这种情况他前所未见,就算他和叶至尊联手,有小白云加持,他也不曾感受到宇宙的力量。

    “这岂不是主宰的力量?”叶轻寒脱口问道。

    剑不归摇了摇头,脆声说道,“靠近那个境界吧,但是并不是主宰一切,远远达不到,可能是大贤的力量。”

    叶轻寒瞳孔一缩,想不到剑不归竟然直接到达大贤境界。

    “你……你做了什么大功德之事?竟然可以让整个宇宙认可你?”叶轻寒倒吸一口冷气,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剑不归沉思少许,低语说道,“这些年我一直在静心,不问俗世,后来看天下大乱,征战不断,就不断巡视次级宇宙,救助一些孩子,其实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但是突然有一天,我竟然感受到了宇宙的力量,随着时间的推移,能感受到的宇宙力量秩序越来越多,只要我需要,随时可以借用。”

    叶轻寒陷入了沉思,这种感觉太缥缈了,他无法想象。

    “可否讨教一二?”叶轻寒期许的问道。

    剑不归看了看叶轻寒,并未拒绝,片刻后,点了点头,眼中的柔光带着光芒,起身说道,“没问题,当初我说过,只要你有需要,可以来找我。”

    “多谢!”

    叶轻寒起身嘶哑的说道。

    大荒战主时期的爱人,如今竟然成了最普通的朋友,叶轻寒拘束,剑不归亦拘束,初恋分手之后,再见面似乎都是这种感觉吧。

    “我们去求天域内。”叶轻寒沉声说道。

    剑不归却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无妨,就在道场内即可。”

    道场很小,至少对于叶轻寒来说太小了,根本发挥不出多少实力。

    剑不归似乎看出来了叶轻寒的顾虑,便说道,“叶府主,地方越小,你感受到的就越清晰,放心吧,你毁不掉这里。”

    面对剑不归的自信,叶轻寒默默的点了点头。

    二人并肩返回道场,月光洒落,树影随风摇曳,美如仙境,孩子们都已经回去休息,道场内只剩下二人。

    剑不归并没有拔剑,就只是站在不归剑旁边,伸手示意道,“出手吧。”

    叶轻寒气息内敛,神芒游走四肢百骸,圣贤的力量翻涌,聚气为刃,长刀在月光的照射下更加冰寒,万法秩序法理皆在四周游荡。

    哗!!

    吟!!

    长刀横劈,可断日月山河,势不可挡的劈向剑不归,这一刀绝没有留手!

    霎时间,道场上空虚空崩塌,黑洞显现,万物皆被吞噬,欲要将整个静梵山都吞噬进入异空间。

    哗!

    剑不归玉手轻轻一挥,如白玉一般散发着光泽,宇宙的力量依附,叶轻寒破坏的宇宙空间瞬间被修复,塌缩进入异空间的物质竟然返回了次级宇宙内!

    哗!!

    叶轻寒长刀劈入静梵山的时候,剑不归食指和中指向刀芒一点,浑身光芒万丈,直逼穹顶,就像天神一样,长刀溃散,连叶轻寒爆发出的秩序法理都消失了,完全是被压制,连秩序法理都不听叶轻寒调动了!

    嗡!

    轰!!

    四方空间挤压,直接把叶轻寒困在原地,这是绝对的压制。

    “禁!”

    剑不归轻轻一吟,宛若天籁一般,四方宇宙之力涌动,把叶轻寒封印在原地,连动都做不到,更别说攻击了。

    这是大贤的力量,圣贤没有反抗的机会!

    前所未有的挫败感涌上心头,叶轻寒吃惊的看着剑不归,他感受不到剑不归本体的力量,这是来自整个宇宙的力量,人怎么可能和宇宙为敌?

    剑不归微微一笑,仿佛做了非常平凡的事情,指尖压下,将叶轻寒压回地面,叶轻寒的攻击化作虚无。

    哗!

    破碎的空间立刻恢复原貌,叶轻寒可以摧毁一切,但是剑不归却可以恢复一切。

    这种力量前所未见!

    嘶嘶嘶!

    叶轻寒倒吸一口冷气,在他看来,剑不归所动用的力量,就是主宰的力量,只不过没有达到真正主宰一切的力量。

    这可能就是伪主宰吧!但是剑不归并未专心参悟原宇宙的力量,所以她未必杀的了大贤。

    “这就是宇宙的力量,当然,这只是次级宇宙的力量,我只不过是就地取材而已。”剑不归平静的说道。

    叶轻寒久久不能言语,这种力量不是他现在所能抗衡的。

    “我……”

    叶轻寒不知道说什么,沧桑的脸失去了邪气,只有无奈和心酸,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部付之东流,自己走错路了。

    “大道万千,只有多走路,没有走错路,叶……府主,不必如此,一切顺其自然或许会更好。”剑不归轻叹一声,她是怕叶轻寒会因此一蹶不振。

    叶轻寒深吸一口气,失神的看着天空,自己这些年所做的,难道不是功德么?他不曾做过半点有愧于苍生的事情,他所建立的每一个势力,都善待子民,为何得不到苍天宇宙的认可?

    “为什么?”

    叶轻寒不明白,也不甘心。

    剑不归似乎明白叶轻寒问什么,沉思少许,低语说道,“或许你的初心带着功利心,也或许心境没有沉淀下来,你常年奔波,苍生会认可的,你终有一日会成为大贤。”

    对于剑不归的解释,叶轻寒有些无力,缓缓走向石凳,慢慢坐了下来,双手抱头,心乱如麻。

    这种挫败感,就像自己付出那么多的努力,反而不如别人挥手间做的事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