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3042章 再见剑不归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正皇殿内,叶轻寒刚想闭关修炼,争取先踏入圣贤境界,可是方贤就给他来这一套,让他有些不安。

    方贤这么做,分明是骗取功德!

    骗来的功德又如何?只要是大功德,一样能把他推到大贤境界。

    “咱们骗功德?”神鸟冒头走了出来,很是认真的提议道。

    叶轻寒翻了翻白眼,面部表情极为丰富,不屑的说道,“老子就是死了,也不干那种挫事,我要查清楚方月圣贤是怎么死的,这件事肯定不简单,我怀疑是方贤暗杀了方月圣贤,然后嫁祸给咱们。”

    “嫁祸就嫁祸呗,他们现在能奈何我们?”叶至尊一脸不屑的反问道。

    叶轻寒沉思少许,沉声说道,“我就怕他们会联手对付我们。”

    啪!

    叶至尊突然豪气万丈,一拍桌子叫嚣道,“怕什么?有我罩着你,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一双我干掉一对。”

    叶轻寒抽了抽嘴角,闷哼道,“谁给你的勇气?”

    叶至尊咧嘴贱笑道,“不管赢不赢,气势总要打出来嘛,你不是最擅长这个的么?”

    叶轻寒嗤笑一声,无语的嘲笑回道,“老子那是面对敌人,不得不死撑着,你特娘的在我面前嚣张有个球用?”

    正皇殿,只剩下叶轻寒和叶至尊,二人虽然都是嬉皮笑脸,但是心底都谨慎的很,方贤突然成就圣贤,而方月圣贤就此死去,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方月圣贤肯定不会大无畏的成全方贤。

    要说禹尊,他肯牺牲自己成全别人,这点没有几个会怀疑,但是要说次级宇宙的圣贤,这种事情想都别想。

    叶轻寒和叶至尊都在沉思下一步。

    “我觉得应该去一趟巡天次界。”叶轻寒沉声说道。

    叶至尊却反驳道,“我觉得不应该被一个菜鸟牵着鼻子走,与其把时间浪费在路上,不如留下来好好参悟圣贤力量,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都是浮云。”

    绝对的力量面前,自然是一切都是浮云,可是能修炼到绝对的力量,那需要时间的,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而方贤很明显就是近忧。

    叶轻寒指尖敲打着桌子,眉间闪动着光芒。

    哗!

    叶轻寒似乎有所决定,起身离开了正皇殿,现在叶皇正在殿外等候。

    叶皇彻底放弃了修行,专心处理政事,一看到叶轻寒走出来,立刻迎了上来。

    “皇儿,去通知沉天,林虚空两个小辈以我的名义去拜访星玄圣贤和千奕雪两位圣贤,探一下他们的口风,将来若是和其他圣贤起冲突,他们可以袖手旁观,但是最好不要和我们为敌。”叶轻寒沉声说道。

    叶皇没有反对,现在的老一辈都在苦修,冲击圣贤境界,能用的就这两位二代高手了。

    叶皇退走,叶轻寒对着叶至尊说道,“你去看看其他人修炼的怎么样了,我去趟静梵山,向剑不归讨教一下圣贤境界。”

    叶至尊这些年一直跟着叶轻寒,一方面是怕被别人夺走,一方面也是为了保护叶轻寒,现在在狂府境内,不需要合体,所以他也不愿意和叶轻寒待在一起,一听到叶轻寒这么说,头也不转的就跑了。

    叶轻寒笑了笑,从镇天府一直向静梵山冲去,如今他的速度快如挪移跳跃。

    哗!!

    一炷香之后,叶轻寒靠着自己的实力出现在静梵山山脚。

    哒哒哒……

    叶轻寒步伐坚定,再次莅临静梵山,一入静梵山,许多回忆涌上心头。

    张梵走的可惜,都没有来得及享受叶轻寒的回报。

    哎……

    叶轻寒轻叹一声,心底尽是悔恨,太古阴阳和炎猷以及良帝爷的布局让他和炎皇失去的太多太多了,但是他无法怨恨良帝。

    片刻后,叶轻寒登上了半山腰,来到道场内,发现剑不归竟然不在道场内,只剩下一群孩子。

    大的孩子已经有了二十余岁,小的依旧是襁褓中的孩子,都不知道剑不归是从何方带来的,有的根本不是狂府仙国的人,不管多大,都是没有修炼的人,但是他们身上的气息格外不同,那是一种气场,浩然正气,仿佛都是大儒一般。

    有的孩子在抚琴,有的孩子在练字,但是满腔浩然正气。

    这些孩子在另辟寻道的路。

    叶轻寒站在道场外看了很久,才缓缓进入道场内。

    这些孩子似乎都认识叶轻寒,尽管从未见过,因为大殿内挂着一幅画像,那是叶轻寒的画像,是剑不归自己素描出来的,栩栩如生。

    “见过府主大人。”这些孩子不卑不亢,都站起来微微躬身行礼说道。

    叶轻寒微微点了点头,低语问道,“孩子们,不归道友呢?”

    “回府主大人,母亲大人出去游离去了,按照时间,应该是快回来了。”为首的少年大约二十三四岁,是第一批被收养的孩子,对剑不归的敬畏似乎比对苍天大地还要浓郁。

    叶轻寒默默的点了点头,在道场内巡视一圈,最后来到大殿,看着挂在中央的几幅画像,心不禁一阵疼痛,仿佛被刺到了最薄弱的那个点。

    中央的两副画,一副是叶轻寒的,一副是张梵的,四周的都是一些孩子在襁褓中的温暖画面,每一笔的勾画都非常有感情。

    叶轻寒看着自己的画像,说实话,剑不归对他的了解甚至超过了他自己,她把自己的精髓都画出来了,连偏偏而起的衣角都勾勒的十分完美,眉间三分邪,七分正,眸中的光芒就像月光,正气中不缺杀伐狠厉,狠厉中带着柔情。

    叶轻寒看着自己的画像和张梵的画像,久久不能回神。

    剑不归画这一幅画,已经表明她的内心,但是她一直在克制自己,甚至不曾领叶轻寒进入过大殿内。

    哗!

    叶轻寒对着张梵的画像微微躬身,现在似乎有些明白剑不归为何能第一个进入圣贤境界了,哪怕她不曾专门修炼过,也不曾有经验借取。

    剑不归的心已经彻底静下来了,爱与恨都化为对苍生的大爱,那是真正的功德,甚至有点被宇宙秩序法理认可的迹象,若是被宇宙的秩序法理彻底认可,她可能达到主宰境。

    剑不归是最靠近炎皇和叶轻寒推测的那个地步,得到原宇宙认可的大功德!

    她比叶轻寒和炎皇更先行一步,但是她只靠她自己的力量,不曾借助别人的力量,也不会建立仙国,每一步都走的非常扎实。

    “不归,想不到我竟然输给了你。”

    叶轻寒轻叹一声,沙哑的自语道。

    “不,你只是输给了你自己,你与我执着的方式不一样,你背负的责任太多,所以你放不下,而我,只是放下了。”

    一道清脆的声音缓缓在大殿内回荡。

    叶轻寒心一惊,想不到剑不归出现在自己背后的时候,自己竟然感受不到,若不是剑不归主动出声,她恐怕出手袭杀自己都没有机会反应。

    叶轻寒转身看着那副圣洁的容貌,不禁心一酸。

    “见过不归圣贤。”叶轻寒微微躬身说道。

    剑不归轻轻一笑,回道,“叶府主玩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