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3027章 不一样的神话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一句话震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老君这个老牌圣贤都被震的有些晕,这种事情,禹尊从未提起过。

    禹尊之所以不愿说,只是不想其他人背负太多,只是如今他感受到了自己油尽灯枯,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想把这个责任交给叶轻寒,但是又担心叶轻寒太年轻,所以才让老君和张道陵一起帮忙。

    这个责任,若是别人交给叶轻寒,他会毫不犹豫的拒绝,可是禹尊不一样,老祖宗啊,祖辈交下的任务,子嗣能推辞么?何况禹尊为了原宇宙的传承和言语所承受的痛苦和代价,比叶轻寒的十劫十世要多万倍,圣贤也不能承受,所以他是大贤,不可比拟的大功德大贤。

    九位大贤,之所以被称之为大贤,那是因为他们有功德,而且很得次级宇宙子民的爱戴,意味着这是九尊三皇五帝级别的,这些人非常强大。

    “次级宇宙的圣贤,不足以让我等束手无策,自封门路,但是大贤不一样,那九尊大贤,耗费了后羿的整条命,耗费了黄帝的一条命,农皇陨落,燧皇等皆是重创……”禹尊深吸一口气,似乎回到了当年那一战。

    这才是真正的神话,出自禹尊的口,绝对不是杜撰的神话。

    第三行星的神话故事,大多都是以讹传讹,然后杜撰出自己想象中的人物,这些神话故事,大多数人是不存在的,但是禹尊口中的神话,每一个人都是存在的,每一个都是圣贤,甚至是大贤。

    “次级宇宙比第三行星大的多,也比原宇宙这片领域要大无数倍,他们的数量无尽,所能承受的功德也多,所以那些大贤杀不死,只能被镇压,我倾尽一生,用九鼎镇压了这里的秩序法理,也镇压了九尊大贤,这则消息千万不要放出去,不然会惹下大祸,次级宇宙的圣贤肯定拼尽全力来摧毁九鼎大阵。”禹尊疲惫的闭上眼,低语说道。

    “叶轻寒,你既然承认我这个老祖宗,我别无他求,只请你传承我的责任,否则死去的大贤会不瞑目,我也会不甘心……”禹尊微微睁开眼,看着蹲在自己身旁的叶轻寒,眼中尽是期许。

    叶轻寒坚定的点了点头,没有拒绝禹尊的请求,他没有退路。

    “轻寒谨记老祖宗的话。”叶轻寒沉声说道。

    就在这时候,张道陵对着老君附耳说了一句话,让老君脸色陡然一变。

    老君沉思少许,随即对着禹尊说道,“禹尊,叶轻寒的狂府里有一个人,沾染了黄帝的功德,听闻此子天赋超绝,道心足以压垮一切人,这人该如何处理?他终究是次级宇宙的人,我担心会出意外。”

    禹尊微微一怔,随即摇头说道,“我相信黄帝大人的功德,也相信功德选择这个人必有理由,不要干涉他。”

    “是……”张道陵和老君同时回道。

    “那叶府主想小子过去帮忙培养狂府……请禹尊大人示下。”张道陵恭敬的躬身询问道。

    哎……

    禹尊轻叹一声,一旦叶轻寒和第三行星的圣贤有瓜葛,难免不会让次级宇宙的人抱成团来对付叶轻寒。

    有利就有弊,世间难得双全法。

    “可以培养,但是要他们自创圣贤之法,这或许耗费时间,但是至少不会让次级宇宙抱成团,对狂府只会有好处。”禹尊思考了一会,点头答应了叶轻寒的请求。

    叶轻寒顿时恭敬的回道,“老祖宗,这点没问题,轻寒不求遍地是圣贤,只要狂府那些一直跟随我的十来个人有几个成为圣贤就足够了,他们的天赋我了解,只要有圣贤培养,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很容易做到,至于炎皇前辈,我也相信他的人品和功德,他既然沾染黄帝老祖宗的功德,就更相信了。”

    禹尊点了点头,短短几句交流,脸色更加暗淡了。

    生命慢慢走到了尽头,他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禹尊微笑,苍老的大手握住了叶轻寒的手,那手上的老茧就像八十岁老农,绝不像圣贤的手。

    “还有什么要问的吗?”禹尊低语问道。

    叶轻寒深吸一口气,问道,“老祖宗,主宰境是否存在?是否有人达到过?他真的可以让死去的人复活吗?”

    禹尊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复活人,也要看复活什么人,若是次级宇宙的人,其实只要疏通轮回之道就可以,只是那就意味着轮回转世,不是真正的复活,想疏通轮回之道,不需要主宰境,至于主宰境界,据我了解,可以达到,但是你那种境界,太过遥远,一旦诞生,可以改变秩序,强行复活死去的人。”

    “想成为主宰,得达到原宇宙的认可,就算成为了主宰,也不能胡作非为,所以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禹尊平静的提醒道。

    叶轻寒疑惑的问道,“轮回之道,在何处?”

    “能量的汇聚之地,混沌海沟,上古洪流道,皆是轮回之道的一部分,但是如今九鼎镇压原宇宙,轮回之道通不了,你若是想复活一些人,恐怕还是得修炼到足以镇压九位大贤的地步。”禹尊凝声说道。

    叶轻寒嘴角抽动了一下,混沌海沟,那是次级宇宙之间的沟壑,可吞万物,圣贤都未必能进去,想打通,恐怕得有大贤实力才行,要疏通混沌海沟和上古洪流道,他就算和神鸟联手也办不到。

    “逝者已逝,不必强求,你若想成为主宰,就该顺其自然,否则只会功亏一篑,当初我就是太执着,所以才落得如此下场,谨记。”禹尊拍了拍叶轻寒的手,轻声提醒道。

    叶轻寒抿嘴一笑,不执着的话,他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了,就算到不了主宰也无妨,只要沉底镇压九位大贤,然后撤下九鼎大阵,疏通混沌海沟和洪流道就足够了,至于主宰,管他呢。

    禹尊也没有多说,这种事情还得靠自己,单凭别人说是没用的,他看向叶至尊,他自己放在鼎内的主宰能量,他最清楚不过。

    叶至尊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叶轻寒,但是他不敬畏叶轻寒,那是一种平等的关系,但是他怕禹尊,此刻缩着脑袋,一直没有说话,想不到禹尊还是注意到了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