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3025章 觐见禹尊大贤(2)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禹尊大贤的脸上全是皱纹,已经失去了该有的容颜。

    堂堂禹尊大贤,怎么说也是圣贤之上的存在,竟然苍老到如此地步,换做常人,怎么都不会想到。

    老君似乎也很久没有看到禹尊大贤了,看到此刻的禹尊,竟然愣了一下,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禹尊又老了很多。”

    “无妨,都走到今天这一步了,再老一些又何妨?”禹尊圣贤微微一笑,似乎连笑都让他有些吃力。

    老君轻叹,禹尊之所以这样苍老,就是因为他在借助自己的功德布下九鼎大阵,封绝了原宇宙和次级宇宙之间很多的法理秩序,更是断了第三行星的修行之路,这是拿命给第三行星争取时间。

    “禹尊,实在不行就撤下大阵,与其把命耗在这里,不如放开,我不信那些人还敢乱来。”老君沉声提议道。

    禹尊大贤摇了摇头,微笑道,“算啦,我已经看开了,如今这样,第三行星的人虽然不能修行,至少可以延续传承,一旦撤下大阵,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一条命而已,换取整个宇宙的延续,值了。”

    禹尊坚持,老君无法改变,只能叹息。

    “说说吧,今天找我有什么事情么?”禹尊大贤换了一个话题,看着老君问道。

    老君这才想起来叶轻寒还在等着,顿时说道,“第三行星送出的一个小辈成长起来了,虽没有达到圣贤位,但是他得到的主宰能量本源竟然修炼成人形,虽然没有多少战力,但是配合起来,已经超越了普通的次级宇宙圣贤巅峰力量,他的天赋,资质,心性,都非常不错,更是在原宇宙初始之地得到了一朵类似于白云一样的东西,我竟然从未见过,可防御,可加持战力,非常独特,而且此人想来拜访你,不知道你想不想见见他?”

    “叫什么名字?”禹尊大贤似乎很欣慰,点头问道。

    “他叫叶轻寒……”老君立刻回道。

    禹尊大贤指尖微微轻颤,思虑片刻,点头说道,“带他来吧。”

    ……

    此刻,叶轻寒正在默默的等待着,心底非常捉急,他太期待觐见三皇五帝之一了,禹尊大贤,历史中的人物,那是一种无条件的信仰,那是老祖宗。

    此时,张道陵踏来,看着叶轻寒来回踱步,微笑道,“叶府主,这事情着急不得,禹尊圣贤的情况太过特殊,就连老君师傅都很少能见到,其他大贤也一样,所以今天就算你见不到,也别有其他想法,禹尊大贤……哎……”

    叶轻寒看出张道陵似乎有难言之隐,或许是禹尊大贤的情况很不乐观,一般不愿暴露给外人,防止其他圣贤得知,趁虚而入。

    “没事,能不能见到都不会影响我对他的尊重和理解。”叶轻寒很肯定的回道。

    在别来看来,禹尊连面都不见,是在摆架子,但是在叶轻寒看来,既然禹尊大贤连圣贤都尊重他,他的为人便很明显了。

    不过很快,老君便出现在竹亭外,看着叶轻寒苍劲的面孔和清澈的眸光,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给你介绍下,这位就是老君师傅……”张道陵伸手示意道。

    叶轻寒自然知道老君这号人物,传说中是最顶级的炼丹师,只不过不知真假而已。

    “老君前辈,久仰大名……”叶轻寒连连躬身作揖,心底的好奇心不禁翻涌了起来,随后抬头讪笑道,“前辈,听闻您是炼丹高手,是不是真的?您的炼丹炉炼过齐天大圣孙悟空,真的么?”

    老君额前顿时出了一道黑线,闷哼说道,“你这臭小子,胡说八道什么?好歹也是祖境极限,摸到了圣贤的门槛,怎么如此糊涂,还听信神话?”

    额……

    叶轻寒摸了摸后脑勺,尴尬的笑道,“这神话传说往往也有真的嘛,您的事迹我可是很崇拜的啊,那您总会炼丹吧?有没有适合我的丹药?”

    老君已经被叶轻寒的猥琐表情折服了。

    哗!

    就在这时候,叶至尊跑了出来,那猥琐的表情比叶轻寒可强大多了。

    “原来是老君前辈,您有没有适合本至尊……我的丹药?有的话也给我百八十枚呗……”叶至尊伸手讨要道。

    “滚!”

    老君都被气乐了,苦笑伸手示意道,“禹尊大贤要见你,赶紧过去。”

    “禹尊大贤?就是把我放在鼎内的那个人么?”叶至尊好奇的问道。

    张道陵生怕叶至尊和叶轻寒的无知再把老君给气着了,连忙说道,“是的是的,你们赶紧跟随老君师傅过去,见了禹尊大贤,可不许这么没礼貌。”

    叶轻寒笑了笑,老君是传说中的神话人物,和自己没多大关系,可是禹尊不一样,他再怎么胡来也不敢这么放肆的对待禹尊大贤。

    “道陵,你也随我来吧,一起看看禹尊,聆听一二也是好的。”老君平静的说道。

    张道陵顿时大喜,平日他可没有多少机会见到禹尊大贤。

    一群四人一同离开了竹亭,不断穿梭于竹桥上,烟波浩渺,灵气逼人。

    大约半个时辰后,四人来到了湖泊旁,踏波而行,来到了竹桥上。

    四人踏临四合院外,小童已经推开示意四人进入。

    叶轻寒心情激动,心脏跳个不停。

    咚咚咚……

    呼呼呼……

    叶轻寒呼出一口浊气,大手揉了揉胸膛,期许的踏入了房间,穿过大堂,来到了院内。

    看着禹尊大贤苍老的面孔,一阵心酸,这种感觉就像看到父亲满头白发,生命之火虽然烧尽,这一刻,连叶至尊都不猥琐了,一本正经的站在叶轻寒身后,两眼盯着禹尊大贤。

    哗!

    叶轻寒恭恭敬敬的跪下磕了三个响头,尊敬的说道,“叶轻寒拜见老祖宗。”

    哈哈哈……

    禹尊笑的笑,一脸仁慈,没有半点威严,微微伸手,跪下的叶轻寒不自主的站了起来。

    “好孩子,这么多年送出去了很多孩子,可惜大多连祖宗都不认了,你还认,老朽已经很开心了。”禹尊大贤笑着说道。

    叶轻寒抬头看着禹尊大贤的手和脸,现在明白为何连老君都不来烦禹尊大贤了,他的生机已经剩不下多少了,心底那份酸楚更加浓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