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3024章 觐见禹尊大圣贤(1)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瑶庭圣境,美丽如仙境,仙气缭绕,烟波浩渺,仙池内长满了荷花。

    这瑶庭圣境,肯定不只是圣贤,还有一些天赋较好的第三行星之人,拥有传说中的仙根,也就是修行根基,他们被圣贤选中,一方面是为了修行,另外一方面则是照顾英雄迟暮的圣贤。

    “见过天师大人……”

    “见过天师!”

    几个年轻的男女路过,纷纷躬身行礼。

    张道陵并无架子,一点也不像其他次级圣地那些圣贤,谁见了都要下跪,都只是微笑以对。

    “这些孩子都是我从第三行星里选拔出来的苗子,可惜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前第三行星拥有不少修炼天赋的人都消失了,现在能找到几个年轻人过来负责饮食起居的就很不错了。”张道陵叹道。

    叶轻寒跟在后方看着,这些年轻人的天赋确实都很一般,这是因为被秩序法理压制了,若是九鼎撤去,或许就有另外一番景象了吧。

    对于第三行星的传说,叶轻寒也知道很多,但是都不知道那些神话中的人是否存在。

    叶轻寒像个好奇宝宝一样问道,“上人,第三行星传说中的后羿射日,是真的存在么?”

    张道陵脸色黯然,点头回道,“存在……不过他射的不是太阳,而是圣贤,不过他老人家已经陨落了。”

    叶轻寒心一惊,想不到这样传说中的存在都陨落了。

    “如来?玉帝?都存在?”叶轻寒再次开口问道。

    张道陵微笑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不存在,都是杜撰的,神话故事,大多不可信,但是有一些是确实存在的。”

    哦……

    叶轻寒稍微有些失望,那些神话中的人物,是很多人心目中的英雄,可惜都是杜撰出来的。

    片刻后,穿过了一片池塘,来到了一个竹亭内。

    张道陵说道,“叶府主,我去见下老君师傅,能不能见到禹尊大贤,要看运气了。”

    禹尊不是架子大,而是现在的状态让他根本无法随时都能见人。

    叶轻寒虽然很期待见到禹尊大贤,但是也不勉强,随即认真的点了点头。

    ……

    哒哒哒……

    张道陵缓缓离去,这片圣境虽然挺大,但是建筑都聚集在一起,其余的地方都是仙草神花。

    叶轻寒坐在椅子上翘首张望四周,叶至尊也冒出头看着四周,口水直流。

    “这地方好奇怪,我感觉……你在这里,并没有立在五行外,似乎还在五行之内。”叶至尊疑惑的说道。

    叶轻寒点了点头,也感知到了问题,不过这里是原宇宙所有圣贤的居身之所,就算有些奇怪也不足为奇。

    小白云一直缠绕在他的右臂上,并无多少反应。

    ……

    此刻,张道陵来到一座大殿内,殿内一位更加苍老的老者,正是老君,此刻正在摇着蒲扇,老态龙钟,腐朽到几乎将要陨落。

    “道陵,你怎么把叶轻寒带到瑶庭圣境了?”老君威严的问道。

    张道陵立刻躬身回道,“老君师傅,叶轻寒带来了一样不知名的东西,我从未见过,看起来像是一朵白云一样,但是防御力夸张,连圣贤的兵器都无法斩开,还可以加持圣贤的战斗力,有意识,却无灵魂,无法交流,所以带他来解惑,另外他想请我过去把他培养一下狂府,而且他想觐见一下禹尊大贤。”

    老君白眉一挑,对于叶轻寒请求张道陵培养狂府这一点,他没有任何意见,但是他带来的小白云,他也没有听过有这种物质,至于见禹尊大贤,这就有些不受控制了。

    “道陵,禹尊大贤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难道你答应了?”老君沉声问道。

    张道陵立刻摇头回道,“弟子明白禹尊大贤的情况,所以没有答应,只是说让他碰碰运气。”

    “那朵……白云,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至于见禹尊大贤,我先去看看禹尊大贤一下,若是他能见,不妨让他见一见真正的大圣贤。”老君缓缓起身,一脸凝重。

    何为真正的大圣贤?自然是不靠主宰能量,而是靠功德就成就圣贤位的人,就算有些圣贤的本体死了,但是他的‘魂’伴随着功德,依旧永留人间,不会被世人忘怀。

    “弟子也是这么想的,叶府主的心境终究还是有些欠缺,他更不懂什么是大贤之德,让他见一下禹尊大贤,或许对他的未来有极大的好处。”张道陵沉声说道。

    哗!

    老君立刻离开,转眼间消失在大殿外。

    瑶庭圣境大后方,那里是山水一色,景色如画,秀丽恢宏,大气磅礴,但是这样的山河之内,竟然有一座很平凡的竹屋四合院,竹屋外有一座湖泊,竹桥延伸到湖泊中央。

    竹屋外有几个十五六岁的童男童女,各司其职。

    老君一身白袍,风骨如仙,踏着清波来到竹桥,一步步走到了岸边,两个小童立刻迎了上来。

    “见过老君师傅。”两个小童立刻躬身说道。

    老君点了点头,问道,“禹尊大贤的身体进来可好?”

    “回老君师傅,大贤祖宗近来安好,经常被让我们推出来走动。”一个小童立刻恭敬的回道。

    老君顿时大喜,连忙说道,“你进去通报一下,就说老君有急事想见禹尊大贤。”

    老君的岁月比禹尊还要大很多,但是老君尊重这位人间大贤者,他的功德,可比天地宇宙。

    “喏……”

    小童躬身退去。

    不一会,那个小童便一路小跑,回到了竹桥上,恭敬的说道,“大贤老祖宗请您进去。”

    老君立刻端正了姿态,对禹尊大贤充满了尊重,这与修为无关,只是因为禹尊大贤的功德令圣贤都要弯腰。

    哒哒哒……

    老君踏入竹屋,穿过大堂,进入了四合院,院内种着几株梨树,现在梨树开花,如雪花一般美丽,而梨树下坐着一位老人,白发垂肩,英雄迟暮,岁月不饶人,若非功德护体,他早已经化道。

    伟岸的背影,充斥着父亲般的气息,雄伟,厚重如山,让人有一种安心的感觉,天崩塌了,他也能顶住。

    是的,父亲一般的感觉!

    不可比拟的气息,他的功德,超脱一切,即便如此,也有人不理解他,如次级宇宙的圣贤。

    这就是禹尊,他伸手抚摸着雪白的梨花,就像抚摸着婴儿一般,苍老的手背全是皱纹和裂痕,生机全无。

    “老君,多年不见。”禹尊大贤嘶哑的声音浑厚有力,充满了仁慈和沧桑。

    老君一脸凝重,轻叹一声回道,“不敢打扰禹尊休息,外面的俗世,老朽能做就做了,不必劳烦您再出手。”

    哗……

    禹尊微微转身,轮椅随着转动,那一副容貌,无法形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