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3079章 暴走的包间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那位祖境高手地位也非同小可,乃是年轻一代十大俊杰之一,有希望成为圣主的记名弟子,连冬青都招惹不起,他一怒,整个包间都陷入了死寂。

    东夷媛心惊肉跳,想不到叶轻寒竟然敢这么大胆!

    冬青也是一脸不满,想不到叶轻寒人虽然傻了一点,但是这色胆却可包天,竟然对排名第五的司徒雪糖起色心,这种亵渎般的举动,他也不敢有。

    不过司徒雪糖却伸手示意道,“无妨,大家不用放在心上,是我想和这位叶小哥聊聊天。”

    叶轻寒却是一点也不在乎,还是盯着司徒雪糖傻笑,眼中的痴呆不言而喻,恐怕就算是圣贤也不会起疑心。

    不过司徒雪糖的推理可不仅仅来自叶轻寒的外貌,还有东夷媛的态度。

    司徒雪糖微微一笑,伸手按住了叶轻寒的大手,另外一手却抚摸着叶轻寒额间的黑发,安抚道,“叶小哥不要害怕,大家没有敌意。”

    这个举动让那位祖境高手陈北眼珠子都在冒火,司徒雪糖高贵无比,什么时候这么对待一个男人了,何况他还是个傻子!

    司徒雪糖观人之相十分精通,叶轻寒的眼神再会伪装,但是他没有改变容貌,这份特有的容貌,只要稍稍穿上好一些的衣服,说他是圣子都没人怀疑!

    刚毅,沧桑,霸气,不仅仅是从眼中可以看到!

    司徒雪糖此刻更加坚信自己的推理。

    哗!

    就在这时候,叶轻寒伸手抓住了抚摸自己额间的玉手,将其固定住,微微转头,将嘴巴贴在了司徒雪糖的玉手上,轻轻嗅了一下,一脸陶醉的说道,“美女菩萨好美,有你在,俺不怕!”

    轰!!

    陈北怒火中烧,再也控制不住了,直接将桌子震碎,强势踏到叶轻寒面前,举手就要毙掉叶轻寒。

    哗!

    可就在这时候,叶轻寒顺势一倒,故作害怕的趴在司徒雪糖的怀中,‘惶恐’的说道,“美女菩萨,俺怕怕……”

    叶轻寒在故意恶心司徒雪糖,这个女人太聪明,可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叶轻寒和叶至尊是什么,那可是次级宇宙恶魔级的存在,跺跺脚圣贤都要颤抖。

    叶至尊拍手叫好道,“哇,男才女貌,菩萨美女姐姐和我大哥好般配。”

    呜——————

    陈北无法轰杀叶轻寒,生怕误伤了司徒雪糖,改势一巴掌抽向叶至尊,空间差点被撕裂,空气中形成了一团漩涡,甚至激发了整幢酒楼的防御。

    咻!

    叶至尊故作吓的一跳,躲到了桌子下,抱着司徒雪糖的大腿,惶恐的说道,“美女菩萨姐姐救命啊!有贼人要杀你小叔子啊……”

    司徒雪糖整个人都僵在原地,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一脸尴尬和愤怒。

    “陈北!都怪你!”

    哗!

    司徒雪糖连忙站了起来,但是叶轻寒就虚趴在她的怀里,那脸都彻底贴在山峰上去了,根本甩不开,叶至尊也是抱着她细长的大腿,就差点挂在上面了。

    “美女菩萨,俺怕……”叶轻寒和叶至尊同时叫唤道。

    陈北眼里都在冒火,杀机四射,浑身发抖,可是他越是发怒,叶轻寒和叶至尊就贴的越近,根本不愿撒开。

    司徒雪糖甩不开,不禁咆哮道,“陈北,你给我滚开!”

    陈北深吸一口气,稳住了情绪,立刻退后数步。

    “你们还不撒开!”司徒雪糖前所未有的情绪失控,气的浑身直哆嗦,恨不得把叶轻寒和叶至尊提起扔出去。

    叶轻寒和叶至尊脸上的‘惶恐’还未散去,让东夷媛很是不满,若不是司徒雪糖故意跑到叶轻寒面前戏弄,陈北岂会发怒,陈北不发怒,他们两兄弟岂会怕成这样。

    “诸位,你们都是大豪门权贵,我们低贱之人实在高攀不起,我表哥虽傻,可我还不傻,司徒雪糖,不要仗着自己貌美就可以胡来,连傻子都戏弄,丢不丢脸?”东夷媛恼羞成怒,她本来和司徒雪糖的关系就不好,今日正好爆发了出来,玉手一拉,直接拉起叶轻寒和叶至尊就要往外走。

    司徒雪糖偷鸡不成蚀把米,想不到自己的验证让自己走到这么丢脸的一步。

    陈北更是怒不可及,杀机笼罩了叶轻寒。

    “想走可以,把他们两个碰到雪糖妹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留下,那张脸,还有这个小鬼的一双手,都砍下来,否则今天我就要了他们的命。”陈北森然说道。

    陈北可不在乎东夷媛,他想要的是司徒雪糖而已,其他人都不足挂齿。

    东夷媛不禁紧张的看着冬青和小财神,今天他们两个不说话,叶轻寒和叶至尊恐怕真得死在这里,在羿神山范围,没人会得罪陈北,也没人敢这么做。

    冬青心底也是极为恼怒叶轻寒和叶至尊的所作所为,但是也不能全怪叶轻寒,司徒雪糖明知道叶轻寒智商不够,还去挑逗,这不是自己往身上揽麻烦么?至于陈北,他才是罪魁祸首,竟然和一个孩子和一个傻子计较,这是祖境干出来的事情么?

    “陈兄,这件事大家都有错,各退一步,让他们两个道歉,这件事就算了,如何?”冬青沉声提议道。

    陈北眼中的杀机已经浓郁到极致,现在想让他让步几乎是不可能。

    “不可能!冬青师弟,你不会为了两个蝼蚁就和我作对吧?”陈北不阴不阳的问道。

    冬青嘴角抽动,想不到把东夷媛请来会闹出这么大的一个矛盾。

    小财神倒是一脸无所谓,这件事谁让步谁不让步都不管他的事情,于是耸耸肩道,“这件事是你们闹出来的,你们自己商量,不过我觉得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件事一开始错不在叶轻寒,我说的没毛病吧,起因在雪糖师妹,就由雪糖师妹来决定,如何?”

    司徒雪糖深吸一口气,看着陈北愤怒的眼神,明知道他是在吃醋,也不好怪罪,毕竟她也需要几个强有力的追随者,陈北便是其中之一,至于叶轻寒,她还无法拿捏,但是心底却在警告自己,此人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好了,陈北师兄,这件事是我的错,我不该过来,你也别生气了,改天我单独请你吃饭赔罪,好不好?”司徒雪糖柔声说道。

    英雄难过美人关,陈北也不算英雄,甚至是俗人一个,司徒雪糖都这么说了,他要是继续闹下去肯定会适得其反。

    “今天看着雪糖师妹的份上,且先饶了你们两个,别再犯到我手中,否则我让你们生不如死。”陈北冷冷的威胁道。

    司徒雪糖指尖微微一颤,转头看着叶轻寒的‘表演’,这演技虽然精湛,但是瞒不过她的眼睛。

    “叶轻寒,我知道你不傻,今夜三更,咱们到主城外东部青峰相见,你敢不来,我一定要你后悔。”司徒雪糖暗暗传音威胁道。

    叶轻寒故作不知,还是一脸惶恐,差点把司徒雪糖气的暴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