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3007章 圣贤出山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叶轻寒考虑周全,面对丘达,总比面对一位圣贤要好很多。

    炎皇想了想,觉得叶轻寒的提议不错,可惜彦冲已经被他打怕了,直接带着圣贤圣地的人逃了。

    叶轻寒将刺道军团的人放入北匈仙国北部,只要看住丘达就可以,随后和炎皇以及烟云北全部冲向混沌天域。

    此刻,柳宗仗着圣地圣子的身份,根本不顾及,就算攻不破狂府的防御,可是依旧不肯退走。

    三千大军,太古帝占据九成,他们在求天域内本就发挥不出多少实力,连续攻击狂府十多个月,愣是没有进入混沌天域,更别说攻击狂府仙国内部地区了。

    这是,孤轻羽和木桩,石歌,叶梦惜,青莲剑仙等等所有的狂府老一辈都在这里,不过需要出手的却没有几个。

    半个月后,叶轻寒到达混沌天域,第一件事就是退散狂府大部分的老一辈。

    木桩,齐天猴王,孤轻羽,青莲剑仙这等超绝的老一辈皆被退散,博爱圣更是首批被退走的一个。

    狂府只留下三十余位太古帝和炎皇以及烟云北,而且烟云北隐匿于混沌天域,除非圣贤亲临,否则任何人都找不到他。

    没人知道叶轻寒为何要这般打算,竟然撤走了狂府所有的高手。

    留下的可能都会死,但是叶轻寒和简沉雪都在这里,炎皇以及烟云北也在,太古帝并不会害怕,大不了陪同叶轻寒一起战死在这里。

    “打开求天域封印,我们过去看看柳宗到底有何能耐。”叶轻寒平静的说道。

    神鸟老爹一听,连忙解开了封印,求天域和混沌天域连接,前方一览无余,柳宗率领的三千高手气喘吁吁,看来最近都在全力攻击封印,但是没有想到叶轻寒居然主动打开封印。

    哗!

    叶轻寒握着七尺重狂出现在求天域内,看着三千高手,圣贤圣地几乎出动了大半外围战力,只不过嫡系的祖境也就来了几个人而已,加上外围的,祖境高手大约十七八人,半祖就比较多了,其余的都是太古帝。

    柳宗本是大喜,还想率领大军攻进求天域,可是看到叶轻寒主动杀出来的时候,气息一滞,看着叶轻寒那双冰冷的眼睛,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叶轻寒看着柳宗,不屑的摇头。

    “巡天已经被我狂府诛杀,方月圣贤很快就会到了,柳宗,你们若是不想被殃及,最好赶紧离开,不然被杀,可别说我没有提醒你。”叶轻寒冷淡的说道。

    柳宗顿时大吃一惊,巡天被杀,等同于苍幕圣贤圣地的丘达被杀,圣贤肯定会出手的。

    “殿下,我们先离开吧,万一他说的是真的,方月圣贤大人三个月之内肯定会出现在这里,到时候我们想离开都无法离开,毕竟圣贤出手,波及范围太广了。”一个强大的中年人沉声提醒道。

    柳宗怕死,所以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叶轻寒,你要是能活过三年,本殿下一定会回来报仇,把你羁押圣地一万纪元,永生都别想出来。”柳宗临走也不忘记说一句狠话。

    叶轻寒不屑的闷哼一声,他从未把圣贤之下的人放在心上,若是圣贤不来,他和炎皇以及烟云北可以横扫再多的祖境极限。

    哗!

    叶轻寒占据了求天域一方,下一场是圣贤之战,决不能牵连古仙次界,更不能让余波荡入狂府仙国。

    “炎皇前辈,老烟,沉雪,你们带着其他所有太古帝在混沌天域内等我,一旦方月圣贤出现,你们立刻封印求天域和混沌天域的入口,我和神鸟对付方月圣贤,若是我和神鸟不敌,我会给你们拖延最后的时间,你们把神鸟带走,谁能炼化就炼化,不必再犹豫。”叶轻寒望着求天域,沉声说道。

    炎皇皱眉,神鸟参悟的圣贤之力未必如其他老一辈圣贤,叶轻寒和神鸟联手,能赢的希望只不过五五分而已。

    “我留下,神鸟交给我,我来对付方月圣贤。”炎皇坚定的说道。

    叶轻寒知道炎皇强大,也知道他的道心,从未认输过,但是论对神鸟的了解,没人比他更了解,炎皇和神鸟的联合肯定不如自己与神鸟的联合。

    “前辈,好心我领了,不过我和神鸟联合这么多年,心有灵犀,我更相信自己。”叶轻寒沉声说道,“事不宜迟,请前辈按照计划行事,若是我死了,帮我复仇就行,也顺带替我照顾下狂府,不能被人一网打尽。”

    呼……

    炎皇呼出一口浊气,不再多说,率先退了回去。

    烟云北和简沉雪对视一眼,眼神示意了一下,随后简沉雪退回混沌天域,可是烟云北却消失在求天域内。

    叶轻寒皱眉,沉声说道,“老烟,你也走吧,一旦圣贤来了,这里都会被毁掉。”

    “废话少说,你我兄弟这么多年,打架,我从来没有缺过,这一战,我陪你。”

    一道缥缈的声音传来,连叶轻寒都没有找到他的具体位置。

    哎……

    叶轻寒轻叹一声,独自一人站在求天域,原宇宙内的罡风吹动,战袍凌冽。

    ……

    此刻,巡天次界,圣贤圣地道场。

    方月圣贤看着地上的尸体,深吸一口气,双拳一握,四方宇宙似乎都被攥动,空间扭曲,道场的波动非常明显。

    “是叶轻寒干的?”方月圣贤平静的问道。

    一个祖境跪在地上,惶恐的说道,“回圣贤大人,是狂府的烟云北……一击毙命,心脏被洞穿。”

    方月圣贤寒芒闪动,摇了摇头,大手一挥。

    哗!

    噗呲!

    一道剑芒闪过,跪在地上的祖境被一剑击杀了所有的生机和灵魂。

    紧跟着出现一个非常年轻的强者,祖境极限,样子和方月圣贤有些相似,气场看似很小,但是他一出现,以他的点为基础,四方秩序法理朝中心塌陷。

    “贤儿,我耗费这么多年,就是想培养出第二个圣贤,如今你参悟了圣贤力量已经达到爷爷的五成力量了,现在开始,你该出世了,陪爷爷走一遭,我想看看狂府背后的圣贤到底是谁,竟然让狂府杀我首席弟子。”

    方月圣贤很生气,挥手取出了巡天之主识海内的灵魂,已经油尽灯枯,能不能救回来还是两回事,但是肉身肯定是死了。

    “跟爷爷走。”方月圣贤沉声说道。

    方贤抱拳说道,“是,爷爷,这一战,您不用出手,我一个人就可以,孙儿会把狂府背后的圣贤逼出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