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2999章 圣地也会被孤立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整个次界,都充斥着狂府的人在推波助澜,苍幕圣地只不过干了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却因为狂府的介入,而导致整个古仙次界内的次级宇宙都在针对苍幕圣地。

    借路?拒绝!

    借人?拒绝!

    借资源?一样拒绝!

    当初丘达整顿的四千万大军,如今剩下不到一千万,其他仙国的人退走大半,北匈仙国的军队,要么叛逃,要被镇压,被强行奴役。

    只有一些没有归属的强者还留在这里,想靠打仗发财,或者成为一方诸侯。

    ……

    此刻,柳宗率领圣地以及附属势力三千太古帝,半祖,祖境,横跨求天域,想从一个次级宇宙的混沌天域进入古仙次界,但是混沌天域从内部封锁了,除非圣贤强势撕裂,否则这些祖境再多,也不可能摧毁一个混沌天域。

    柳宗连续换了好几个次级宇宙的入口,发现都被封锁,根本无法进入古仙次界。

    柳宗恼羞成怒,攻击入口数十日也无法进入次界,现在要么直接进攻狂府,无缘无故的宣战,只会更加被动,而且赢的希望很小。

    “走星玄圣地那里的入口,等老子进入次界,一定要把那些次级势力全部灭了,狗杂碎,竟然不把我圣地放在眼内……”柳宗咆哮道。

    哗!!

    三千巅峰高手疾驰于求天域,横跨无数里,来到星玄圣地的入口处,这一次他们不敢嚣张了,非常恭敬的请求星玄圣地借路,让他们进入古仙次界。

    星玄圣地的守军乃是星玄圣贤的一个弟子,也是祖境巅峰高手,此刻他不敢擅自做主,只能回去征询星玄圣贤的意思。

    圣贤山,道场内,星玄圣贤微微睁开双眸,看着自己的四弟子,周宏,淡淡的问道,“周宏,依你之见,这道,是借还是不借?”

    周宏恭敬的回道,“师尊大人,弟子觉得不借为好。”

    星玄圣贤微微一笑,淡然问道,“为何?”

    “回师尊大人,现在整个古仙次界人人自危,所有次级势力都在针对苍幕圣地,我圣地若是借道给柳宗,这人睚眦必报,必定会报复古仙次界,到时候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因此而遭殃,最后次界内的所有人都会仇视我圣地,最后人心涣散,恐失师尊大人的圣贤之功德,得不偿失。”周宏坚定的说道。

    星玄圣贤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恩,几个弟子中,你的天赋虽然不是最好的,但是你的能力却是最强的,思考周全,这条路,却确实不能借,你回去告诉柳宗,若是和狂府有仇,那就直接进攻狂府仙国的混沌天域,莫要伤了其他人。”

    周宏躬身退走。

    星玄圣贤却是一脸皮笑肉不笑,他不借路,自然不是为了保狂府,而是为了自己的功德而已。

    果然,几个月之后,整个古仙次界的人都在传播,是圣贤山那位大人发话了,不允许柳宗肆虐其他次级宇宙,更是派人警告了丘达,不要再滥杀其他次级势力的生灵,否则就要派人将其拿下了。

    丘达脸色惨白,圣贤大人都发话了,他是真不敢肆无忌惮了。

    一时间,苍幕圣贤圣地名声一败涂地,而星玄圣地的名声却如日中天,大批次级势力主动供奉资源,并虔诚的信仰圣贤山,把圣贤山当成了救世主。

    虔诚的信仰,代表着功德啊!功德越多,主宰能量就会越凝固,这意味着圣贤的实力就会越来越强大。

    这时候,叶轻寒感觉有些不对劲,那是来自潜意识里的警觉。

    星玄圣贤为何前段时间不发话?偏偏在自己占据优势的时候发话?

    不要再蓝鲨其他次级宇宙的人,却不让丘达离开次级宇宙,这是默许丘达在北匈仙国攻击狂府仙国?

    星玄圣贤很明显是在保其他次级势力,却不保狂府,甚至牵引丘达以及柳宗攻击狂府仙国。

    叶轻寒皱眉,低语道,“这不应该啊!星玄圣贤甚至给我一团圣贤力量的秩序法理,分明是在示好我,现在却诱导丘达和柳宗攻击狂府,他难道也想染指神鸟,但是没有必胜的把握,所以在让我掉以轻心?”

    这时候,叶轻寒不敢肆意挑战丘达了。

    “猴王兄,你带着曙光,林墨,叶童回援混沌天域。”叶轻寒沉声说道。

    齐天猴王点了点头,率领一支军队,三位祖境辅佐,全部冲向混沌天域。

    “来人,通知镇天府,让沉雪前往混沌天域,国事交给叶皇处理,另外派人去看看南部以及西北战区的战局,若是战局优势,让炎皇前辈和老烟调动一部分祖境,半祖,太古帝前往混沌天域。”

    叶轻寒的计划非常严谨,不敢掉以轻心,否则一旦被攻入混沌天域,那才是真正的被动。

    ……

    此刻,西部地区的烟云北凭借暗杀术和空间九重奥义,并未动用盗天极圣,却也稳住了战局,连续刺杀,毙掉了好几位祖境,巡天之主的巡天剑都失去了作用,在他面前完全无法发挥优势。

    缠星藤只要缠住巡天之主片刻,烟云北便可重创巡天之主,他的短匕上的毒完全可以威胁祖境极限,甚至可以威胁到已经参悟圣贤两成的极限高手!

    至于南部地区,炎皇靠着自己独特的天赋,每一次厮杀都会进步一些,前些日子勉强赢彦冲一招,但是现在完全是在压制,彦冲被击溃,南部的次级势力完全被夺了回来。

    彦冲此刻伤痕累累,他可灭天地的战意被磨灭,如今他真想劈砍炎皇的脑袋,看看他脑子里的战斗意志和招式是如何衍变而来的。

    炎皇的圣贤之力虽然来自星玄圣贤,但是此刻已经完全改变了,他在以两成的圣贤之力延伸,延伸出了自己的圣贤之力,他的功德本身就非常强大,关键是他身上还沾染着第三行星内一位老祖宗的功德,或许这就是他为何天赋逆天,打压世人道心的根本原因所在。

    堂堂彦王,此刻的道心差点被崩碎,他完全不敢和炎皇厮杀了,一退再退,最后只能放弃困死狂府仙国的南部。

    他日皇登顶,苍天亦为人。

    炎皇虽没有让混沌天域沦为人,但是不代表他做不到,圣贤的首席大弟子都被打败了,若是有圣贤提点他几百年,他甚至可以碾压叶轻寒,把叶轻寒的道心都震碎。

    这时候,他手握人皇剑,驾驭赤焰,犹如战神,睥睨众生。

    彦冲隔着无数里眺望炎皇,心惊肉跳。

    异空间,张道陵从北方到达南部,看着炎皇的威压,不禁轻叹,低语道,“不愧是沾染老祖宗功德的人,这天赋,这道心,我是自愧不如。”

    圣贤的道心,何其坚定,但是依旧被镇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