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2996章 故人何故扰我心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古九天当初不明白古天帝,现在却明白叶轻寒。
    “辛苦你了。”古九天疲惫的转了转身体,靠在叶轻寒背上,这些年她很挣扎,一直无法松开心结,但是现在却打开了,一切都豁然开朗,冤冤相报何时了,该了结的终该了结。
    叶轻寒前所未有的放松,和古九天背靠背,看两侧瀑布,看小溪流淌,天籁般的鸟语清唱,这里安宁,和平,清净,确实适合沉淀心境。
    “殿下,你是留在这里,还是返回俗世?”许久之后,叶轻寒觉得此地太孤单了,很担心古九天会走上叶梦惜的老路,想劝她离开这里。
    古九天目光清澈,看着瀑布,脸上出现一些水花,显得更加晶莹剔透,美丽动人。
    “我就不出去了,你若是有空,不妨多回来陪我坐坐,聊聊天,别无他求。”古九天柔声回道。
    叶轻寒深吸一口气,知道无法改变古九天的想法,便点了点头回道,“殿下,我允诺过,欠你三条命,将来若成主宰,我必定拿你父亲的命来还,等我忙完,再慢再叙,今天我就先走了。”
    哗!
    叶轻寒起身离开,继续行走,沉淀心性,坚定初心。
    一路走来,叶轻寒来了不朽域,当年的不朽仙界,也是狂府的起发地。
    叶轻寒来到了封魔窟,走过鬼哭岭,一切都如昙花一现,仿佛如昨日发生的事情。
    哗!
    叶轻寒片刻后出现在静梵山,山还在,但是张梵已经不在了。
    哒哒哒……
    叶轻寒一步步走上半山腰,来到了张梵的道场,这位不朽仙界的金仙大佬从未索要什么,但是却一直在暗中帮助自己,却不显痕迹,演技之好,让他也自愧不如。
    张梵道场内,如今树倒猢狲散,很多人都已经不在了,但是这个道场内还有一个人。
    剑不归,如今孤零零的一个人,年复一日的修行,或者心打扫道场,清理灰尘。
    倔强而又执着的女人,穿着朴素,正在清扫道场,感受到背后有脚步声,不禁诧异的转头,毕竟这个道场已经很多年没人来了。
    四目对视,叶轻寒一愣,剑不归倒退数步,朴素的衣服镇不住她倾国而又干练的容颜以及气质。
    “是你……”
    二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叶轻寒已经多少年没有看见过剑不归了?他自己都不知道,那还是大荒界时候的老相识,阴差阳错,不然早就在一起了。
    嘶嘶……
    叶轻寒深吸一口气,低语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剑不归握了握扫把,仿佛回到了那个剑若出鞘,敌人不死剑不归的时代,那股气质,无法遮掩。
    如今的剑不归成长了,她的心境沉淀的比叶轻寒还要好,甘心于寂寞和荒凉中,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痴迷于剑道中,但是有一样东西可以撼动她的剑心。
    那就是叶轻寒,也只有他撼动了多年来不曾波动的道心。
    剑不归握着扫把,指尖微颤,低语说道,“张梵师尊当年似乎在调查你的身份,我刚刚到不朽仙界就被师尊派的人带到静梵山,这些年一直在静梵山内潜修。”
    是剑不归当年几句最为中肯的评价才让张梵全力帮助叶轻寒,让他重塑肉身。
    “谢谢。”叶轻寒沉默许久,才说出这样的一句话,这时候说什么都太虚伪。
    剑不归摇了摇头,平静的回道,“不必客气,我只是说出了实话。”
    叶轻寒苦笑一声,他也没有想到今天会在静梵山看到剑不归,故人扰静心,让他陷入了以前的回忆中。
    “这些年过的好吗?”叶轻寒低语问道。
    剑不归坚定的眸子闪动着光芒,点了点头说道,“挺好,这里没人打扰,毕竟这里是静梵山,天下人皆知当年的静梵山,师父对你有大恩,所以没人为难这里。”
    叶轻寒看着剑不归,发现竟然看不透她的境界,整个人散发着一股不归的气息,不归剑道让她超然出尘,一剑出鞘,敌不死,剑不归,她还是她,不曾变过。
    二人满腔的话,但是却无言以对,都缓缓坐在石桌旁,都沉默以对。
    就这样,二人一直坐到夜晚,繁星点点,普照大地,月光如水,洒落在二人身上。
    渐渐的,剑不归的那份躁动被敛去,从此一去不归,她斩断了和叶轻寒的那份情丝,此生忠于不归。
    “听说你遇到了麻烦,如果有需要,可以通知我,略尽绵力。”剑不归低语说道。
    叶轻寒微微一笑,尽是沧桑,轻轻摇头说道,“我可以解决,都是小事情,真若是解决不了……。”
    叶轻寒笑了笑,真若是解决不了,剑不归显然也解决不了,虽然现在看不透她的境界,但是肯定不是圣贤啊。
    片刻后,二人又是一阵沉默,当年内心深处都有彼此的人,就算如今,二人心底最深处依旧悸动,此刻却形同陌路,只有客套话,这或许就是爱情走丢了吧。
    许久后,叶轻寒起身,低语说道,“既然静梵山有你在,我也就放心了,我有事就先走了。”
    “恩,我送送你。”剑不归起身,将扫把放在一旁,默默的跟在身后。
    出了道场,剑不归将叶轻寒送到阶梯处,便看着叶轻寒一步步走向台阶,越走越远,月光下的身影开始模糊。
    剑不归轻叹一声,仿佛又成熟了几分,她的韵味让很多少妇都无法比拟。
    哗……
    剑不归挥手取来扫把,轻轻扫动地面的灰尘,一尘不染,浑身散发着一股独特的气息,内敛而不散。
    一场小插曲,却扰乱了叶轻寒的心。
    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再遇故人,完全不知道说什么,这比看到了古九天还要让他心乱如麻。
    叶轻寒到了山脚下,挥手刻下一块石碑。
    咻咻咻!
    哗!!
    石碑上被刻下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狂府禁地!”
    这四个字不仅仅是送给张梵的,也是送给剑不归的,他不希望别人打扰剑不归,也不想有人打扰张帆的故居。
    哗!
    叶轻寒开始加快了速度,游走狂府仙国边陲,将三方势力的局势看了一遍,有了初略的了解,若是狂府轮番挑战,会将这些人打垮的。
    就在叶轻寒游历到西部地区的时候,无数传讯箭不断冲天,一波接着一波,一直传到了边陲。
    这说明炎皇还有烟云北都出关了。
    叶轻寒微微一笑,铁拳攥紧,低语说道,“该让天下人看看狂府的实力了,圣贤不出手,狂府完全可以抗住三大圣贤之地。”
    挑战非战争!
    (这几天不加更,不过25号之后肯定会爆发一波,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