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2995章 那一抹心结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叶轻寒只不过沉思了片刻,便转怒为喜。
    “送上门的踏脚石,为何不用?”叶轻寒精芒闪动,不论是巡天之主,还是彦王或者丘达,可都是顶级的高手,正好可以用来磨练自己这些年的修行。
    “你的意思是……挑战丘达等人,借他们的手连磨练自己?”齐天猴王顿时一愣,自己这些年也是苦修多年,但是并没有实战,把圣贤之地的人当做磨刀石,还能震慑各大圣贤之地,彰显狂府威望。
    叶轻寒沉默少许,默默的点了点头。
    除了没有圣贤,但是狂府的顶级高手并不少!
    除了叶轻寒和炎皇外,烟云北在半祖时候就可以暗杀祖境,如今位列祖境,又被道天极圣单独培养,修炼空间九重极限奥义还有盗天极圣的看家本领,盗天术,偷袭起来,威力更加恐怖,所以他现在的实力,除了暗杀圣贤,其他人他还真不在乎,恐怕会对叶轻寒还有炎皇都要产生威胁。
    齐天猴王,孤轻羽,刘封,褚师君仙以及,青莲剑仙等所有狂府老一辈全部踏入祖境,二代的林虚空,叶沉天以及叶荒主踏入半祖极限,尚未来得及进入祖境,但是三代的林墨和叶童却因为天赋的原因,强势踏入祖境,这二人代表着三代的巅峰,在刺道军团的威望非常高。
    这样一支队伍,单单是中坚力量,就足够和圣贤之地对抗,一旦叶轻寒踏入圣贤,他可以引领狂府打垮任何一个单独的圣贤之地。
    不过狂府无圣贤,叶轻寒不是,炎皇也不是,就算第三行星的圣贤肯出手,那就意味着次界九位圣贤都要和狂府为敌。
    叶轻寒站了起来,对着齐天猴王说道,“猴王兄,派人通知炎皇前辈和老烟,等他们出关,传讯箭为号令,一同挑战三大圣贤弟子,让狂府边境地区的所有太古帝、半祖以及祖境都参与对战,磨练,我看是狂府能耗得过他们,还是他们能把狂府耗死。”
    齐天猴王呼出一口浊气,点了点头,豪爽的笑道,“好,我相信狂府能打的他们不敢应战,主动离开。”
    ……
    此刻,炎皇和烟云北还在苦修,不同现在炎皇在沉淀自己所修炼的空间极限九重奥义,而烟云北却在苦修盗天术,配合自己的暗杀术,经常悄无声息的离开,瞬间出现的地方却是另外一座大城。
    炎皇四周的空间法理变得清晰,空间每一个节点都有一定的秩序,只要掌控这空间的秩序,甚至可以瞬间分裂一个强大的强者,让他们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肉身包括灵魂的生机都会被分解。
    越是修炼,就越会发现道天极圣的战斗力越可怕,他明明可以靠实力吃饭,可偏偏靠偷营生,不可理解,也不可理喻。
    ……
    狂府三处边境,皆被敌人俯视耽耽,不过巡天之主以及彦王还有丘达都不敢在没有任何借口下攻击狂府,那意味着全面战争。
    叶轻寒并不担心他们会强攻,此刻独步仙国,来到了流光府上空,这一世的家庭,他从出生便记得自己的身份,流光雪寒,很冰冷的名字,但是也饱含着无尽感情。
    叶轻寒至今还记得这一世的父亲母亲为了保住自己,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整天提心吊胆。
    如今流光府水涨船高,流光家也因为眼界高了,把自己当成了狂府人,开始善待子民,以此来恕罪,当年流光家主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沾染了多少无辜的鲜血,如今用实际行动救赎自己的罪恶,也算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
    哎……
    叶轻寒轻叹一声,并未打搅他们的平静生活,只是来到后院,看着这一世的母亲独自料理花房,看了许久,很想去触摸一些,感受一下母爱,但是他还是没有去。
    如今,天下皆知叶轻寒,却不知道流光雪寒,叶轻寒不希望闹的天下皆知,若有朝一日他崩塌了,外人至少不会报复流光府,也不会有人想捉拿流光府的人来威胁自己。
    “对不起……”
    叶轻寒喃喃自语,随后悄然退走,不留下半点痕迹。
    不给流光府招惹麻烦,离开是最好的办法,这一世的名字,几乎没有几个人知道他叫流光雪寒,当年的知情人,大多都死了,要么就是成了狂府人,如刘封。
    叶轻寒游历仙国,看着如今的古仙界,他嘴角洋溢着莫名的微笑,满满的幸福感,江山是打下来了,统一了,天下人不再受战争之苦,现在就看能不能守住了。
    一座深山内,一座大墓耸立,一袭白衣坐在墓碑下,旁边还有个小木屋,优雅无比。
    墓,是古天帝的。
    倾国女子正是古九天。
    叶轻寒无意间发现了这里,出现在山头,看着古九天坐在古天帝的墓碑旁,心底心酸无奈,他不想杀古天帝,古天帝这个人正邪分明,他只是想报仇而已,可惜手上沾染了太多的狂府和炎族人血。
    咔嚓!
    叶轻寒攥了攥拳头,一步踏到古天帝的墓碑前,取来三支香,点上后躬身行了三礼。
    “院长,我也算是您半个学生,多谢当年您的出手相助,尽管您有您的目的……”叶轻寒再次取出一坛烈酒,和古九天并肩而坐,将酒水洒下,嘶哑的说道,“院长,等我把丘达等人处理好,我会专心抓捕太古阴阳,把他带到您面前杀掉,请您安息……若我有幸成为主宰,我会复活被您杀死的人,也会复活您,从此恩怨一笔勾销。”
    古九天眼眶通红,转头看了看叶轻寒坚定的眼神,低语说道,“叶子,谢谢你不记恨他,现在我明白他了,他说我不懂,我说他偏执,你的态度让我懂了他的内心。”
    父母血海深仇,古天帝岂会不报!
    古天帝之所以如此偏执,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小时候听了炎皇一席话。
    炎皇对古天帝的影响太大了,尤其是古天帝那时候太小,这些年,古天帝心中最大的英雄就是炎皇,从未变过,只不过前些年炎皇复活,仇恨在古天帝心底早已经生根,他已经付出了那么多,名声,尊严,所有一切的一切,让他无法回头。
    叶轻寒伸手摸了摸古九天的肩膀,低语说道,“殿下,很抱歉,我需要给狂府还有死去的炎族人一个交代,节哀,我相信我有朝一日可以主宰一切!我相信我可以复活一切枉死的人。”
    叶轻寒也很愧疚,他从杀了不少人,但是唯一一个让他有心结的,就是古天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