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2993章 妥协么?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丘达到了狂府仙国北部地区,并没有直接去找叶轻寒,而是在北部地区招兵买马,却也给了叶轻寒足够的时间参悟空间极限奥义。
    北部地区的北匈仙国皇族死的死逃的逃,仙国被取代,高手皆被强行入伍,但是也有很大一批人想榜上圣贤之地,甚至连其他次级势力的人都被招揽了过来。
    短短几十年功夫,竟然召集了数千万大军,数量比狂府大军还要多。
    大军压境,高手如云,真若是进攻狂府,就算对方靠人数也能压残狂府大军。
    与此同时,巡天之主还有彦王彦冲皆在外围俯视耽耽,一旦狂府和丘达真的打起来了,他们必定会火上浇油,强行攻击叶轻寒,抢夺叶至尊。
    大军对峙齐天域外,齐天猴王不得不亲自出关,化天道为棍,镇守北陵关,和对方的大军对峙,棋圣人亦已经到达此地,三支大军形成了三角之势,随时爆发战争。
    这一日,叶轻寒从闭关中苏醒,成功达到空间奥义九重极限,领先炎皇和烟云北一步。
    狂府的情报已经堆积很多了,但是因为叶轻寒闭关,负责情报的刺道军团都只能在等候。
    叶轻寒醒来,看着无数情报,已经懒得一一查看了,便对着此时负责刺道军团的姜景天之子姜秋风说道,“秋风,直接说现在的局面。”
    “府主,苍幕圣贤大弟子丘达,率领四千万大军聚集于齐天域北陵关,西南方,方月圣贤弟子巡天之主,天纵圣贤大弟子彦王等数位高手俯视耽耽,现在被刘封、褚师君仙以及青莲剑仙等数位大人阻在仙国之外,现在丘达要求您释放柳宗等人,并当众道歉……”姜秋风躬身说道。
    一次性出现三位圣贤之子和弟子,这事情很不好办!稍稍不慎,狂府就会陷入泥潭。
    叶轻寒凶光一闪,冷哼一声,看着炎皇以及烟云北还在苦修,而道天极圣还在分享空间奥义极限,也无法分身。
    哗!
    “秋风,传我命令,将柳宗等人带到猴王府。”叶轻寒挥手一招,缠星藤等神宠全部入体,随即对着赤焰说道,“赤焰,随我走一遭。”
    嘶嘶嘶!!
    赤焰长嘶,腾空而起,浑身毛发变得赤红,化作一团火焰,威风凛凛。
    哗!!
    空间出现一丝波动,紧跟着叶轻寒便出现在下一座城,完全是挪移,没有半点痕迹。
    唰!!
    咻————————
    叶轻寒驾驭赤焰不断挪移,连续横跨大城,数个时辰后,出现在狂府仙国的最北部,北陵关,再朝被便是北匈仙国。
    三支大军对峙,寸步不让,丘达强势,不愿丢了圣贤圣地的面子。
    嘶嘶嘶!
    叶轻寒驾驭赤焰,战意冲天,手握狂府战旗出现在北陵关的最高峰,俯视着四千万大军和强势的丘达。
    “乌合之众。”叶轻寒看着大军连操练都没有,全是一群人随意混合,这难道也能称之为精锐大军吗?
    轰!!
    砰!
    赤焰腾空俯冲,出现在敌军前方,叶轻寒跨出了边境,独闯敌军阵地。
    “丘达,看你的样子不是来给我狂府交代,而是来兴师问罪的?”叶轻寒一眼盯住了最强者,那老者绝对是丘达,尽管还有其他祖境,但是高手之间不需要多问,其他人连给自己提鞋都不配,怎么可能是圣贤子弟?
    丘达冷光迸射,默然说道,“叶府主,你好大的胆子!连圣贤之子都敢抓,还有什么事情是你不敢做的?”
    叶轻寒坐在赤焰上,俯视着丘达,淡淡的说道,“在我狂府仙国犯了事,我管他是谁,他犯法,我抓人,天经地义,看你的架势,似乎我抓的那个人还真是柳宗,圣贤之子啊。”
    “你放肆!柳宗师弟乃是奉圣贤师尊大人之命游历各大次界,仙国,以沉淀心性,何来犯法之说?证据何在?今天你必须给我个交代,不然的话,就别怪我率领铁骑踏平你狂府。”丘达驾驭一头凶物,强势踏上前来,森然质喝道。
    叶轻寒平静的回道,“证据,我自然是有的,你若想看,不妨等几日,本府已经派人去取证据了,顺便带着柳宗前来对峙,人证物证皆在,他的身份救不了他,我倒是想看看你怎么给我交代。”
    丘达想不到叶轻寒如此强势,此刻盯着叶轻寒,才发现所谓的情报很不靠谱,叶轻寒身上有圣贤的气息,虽然不多,但是绝不是普通的祖境可以抗衡的。
    “他身上居然有圣贤气息,难道他背后也有圣贤?”丘达皱眉思考,若是狂府背后有圣贤,那就非常难办了。
    叶轻寒也在打量丘达,此人身上的圣贤气息与他相当,强也强不到哪里去,真若厮杀起来,绝对是两败俱伤,不过现在他又参悟了空间奥义极限,来无踪去无影,他有四成左右的把握能赢,五成的把握会打平手,剩下的一成会输。
    “可以一战,或许可以促进我的修为,也可以让我看看其他圣贤的力量。”叶轻寒眯着眼盯着丘达,默默思考,当分析出结果后,战意开始攀升。
    一等就是几日,姜秋风动用刺道军团的传讯,令一批军队迅速押解柳宗等人和当年被诛杀的冒险者尸体再加上张芝阳通过传送碑,直接将这十多人传送到了猴王府,被扣押到大军前方。
    张芝阳亲自率领一支部队带着几十具被冰封的尸体进入前线,来到叶轻寒的面前。
    “丘达道友,不妨看下,这几十具尸体是不是你苍幕圣贤圣地的人所作所为。”叶轻寒伸手示意道。
    圣贤圣地出手的痕迹不算明显,但是不至于认不出。
    “几十个冒险者而已,杀了便杀了,那肯定也是这些冒险者冒犯了我家七师弟,难道我家师弟不能自卫?”丘达冷声质问道。
    叶轻寒嗤笑一声,默然问道,“自卫?他若是自卫,为何要杀我狂府军部统帅以灭口?”
    “一面之词,满口胡言,现在人在你手中,你可以肆意捏造罪名。”丘达冷声回道。
    叶轻寒伸手示意后方大军迅速将柳宗等人带至大军前线。
    “柳宗,你身为圣贤之子,不至于敢做不敢当吧,我且问你,这几十位冒险者是不是你杀的?”叶轻寒挡住了柳宗看丘达的视线,冷声问道。
    柳宗被气糊涂了,看着丘达率领大军来救自己,顿时咆哮道,“是我杀的又怎么样?你能奈何我?叶轻寒,我还要移平你镇天府呢!”
    “你杀完这些冒险者,是不是要杀我狂府的张芝阳灭口?”叶轻寒扬起一抹冷笑,再次开口问道。
    “对,全是我干的,我看你今天敢不敢杀我!”柳宗气急败坏,被镇压了力量,关在大牢里近百年时间,他肯定气不过,所以此刻挑衅的说道。
    丘达此刻差点气死,想不到柳宗这么肆无忌惮,今日若再进攻狂府,师出无名,败了就是令圣贤之地一败涂地。
    叶轻寒转身看着丘达,淡淡的问道,“丘达道友,现在还有什么可说的?是我狂府欺人太甚,还是圣贤之子欺人太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