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2883章 令人绝望的惩罚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刘封自知不是叶轻寒的对手,可是当着天下人的面,他能认输?

    故作强势,可未必是真强势!

    叶轻寒淡淡的说道,“太尊侯爷,我当着您未来女婿的面把最后两刀都收了,咱们就两清了。”

    噗呲——————————

    叶轻寒一刀刺穿心脏,原本还抱有幻想的东皇太尊整个灵魂都快陷入混沌寂灭了。

    哗!!

    抽刀,再刺,这一刀直接贯穿识海,将东皇太尊的灵魂抹杀掉!

    叶轻寒本就带着杀机而来,怎么可能让东皇太尊活着!不过杀之前,硬是给他抱有幻想,让他撑住了一万九千刀,最后一击才彻底令东皇太尊灵魂湮灭。

    东皇太尊的眼神从期许到绝望,只在一瞬间,变化的有些快,他有些无法承受,在最痛苦的折磨下死去。

    咔嚓!

    叶轻寒大手一推,东皇太尊的骨头全部崩断,连一个完整的骨头都没了,血肉全都被斑斓蛇给吞了,没有浪费一滴。

    东皇赢睚眦欲裂,恨不得冲上去碾碎叶轻寒,可是他没有出手的勇气。

    叶轻寒冷眸看了看东皇赢,冷酷的说道,“东皇赢,我们之间仇恨算是结束了,你若是再想结仇,我接着,但是我保证,下一次死的绝对是你全族,无一存活!”

    “叶轻寒,你太过分了!”东皇赢怒声斥道,“你完全没必要给他留下希望,让他死的痛快一些!”

    叶轻寒冷笑反问道,“那我死去的三万八千多位兄弟,谁给他们痛快了?”

    “可终究不是死在他手上!”东皇赢白发苍苍,此刻仿佛老了千百岁,只能无力的争辩道。

    哈哈哈……

    叶轻寒大笑,随后厉声问道,“尊龙候爷为何会对我有恶感?为何三番四次追杀我?为何要在封魔窟设下死局等着我?我之前可是和他素不相识,他和我无冤无仇,若不是你的好儿子,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现在你跟我说三万八千多蛮古杀神的死和他无关?可笑至极,东皇赢,我给你机会了,你别不要。”

    “你迟早会后悔……”

    轰!!

    就在东皇赢威胁的话尚未结束,叶轻寒一掌落在东皇赢的脑袋上,恐怖的力量直接荡穿东皇赢的所有生机和灵魂,将其彻底抹杀。

    “对不起,我不喜欢后悔,既然你想报仇,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咔嚓!!

    东皇赢的头盖骨都四分五裂了,体内毫无半点生机,死的太快,没有半点痛苦,灵魂和生机几乎是在一瞬间被抹杀。

    只剩下刘封一位高手了,可是他此刻也明白了和叶轻寒之间的差距还是很大的,所以他不敢再动手了,也不敢再威胁叶轻寒。

    “叶……叶府主,你我没有仇怨,我和东皇仙的婚约也就此结束……”刘封沉声说道。

    叶轻寒转身看着窗外的刘封,淡淡的说道,“进来说话,本府正好也有事问你。”

    咕嘟……

    刘封咽下一口唾液,根本不敢进入房间,那是纯粹的找死行为。

    叶轻寒扬起一抹邪笑,淡淡的提醒道,“我想杀你,让你跑三五百里,你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进来!”

    一声冷漠平静的话语,却充斥着命令。

    刘封深吸一口气,不得不飞身进入雅间,看着一地尸体,脊梁骨都在冒冷汗。

    哗!

    斑斓蛇一个俯冲,带走了所有尸体,这些尸体看着阴森,但是却是它的美味。

    “坐。”

    叶轻寒冷淡的示意道。

    哗!

    刘封缓缓坐下,大手却一直握着帝剑,随时出鞘。

    “咱们来聊聊你爷爷的死因。”叶轻寒淡淡的说道。

    刘封眉间一簇,沉声说道道,“这不是天下众所周知的事情么?死于炎祖之手。”

    “都是表象而已,炎祖想杀渊帝他们,太古阴阳不出手,就凭太古十二帝,能杀的了炎祖和良帝么?”叶轻寒淡淡的反问道。

    刘封皱眉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的爷爷死的不明不白了?”

    “对,太古时期,除了被炎皇前辈击杀的太古帝,其他人都死的不明不白。”叶轻寒肯定的说道。

    刘封眼皮直跳,他是对太古时期的事情也算了解,可是真的不知道当年的太古帝死的竟然这么不明不白!

    “简单的跟你说,若是炎祖想杀他们,或许都不需要良帝帮忙,良帝再出手,太古十二帝联手都不可能有人活下来,何况已经被炎皇前辈诛杀了两位。”叶轻寒平静的提醒道。

    刘封沉默了,他们身为太古帝子嗣,心底对太古帝太崇拜了,以为太古帝真的是至高无上的,一个太古帝或许不如炎祖,但是三五个联手,杀炎祖绰绰有余,可是现在看来,似乎太古帝的实力和炎祖差距很大。

    “我要你好好想想,关于渊帝传承下来的东西,总会有蛛丝马迹的,当然,如果你不在乎渊帝是怎么死的,也可以不用想。”叶轻寒靠着椅子,直视刘封,他不屑刘封的为人,但是此时他是真想查出太古战争的原因和起始和终末的所有事情。

    刘封为了活命,可以放弃东皇仙,但是他不能为了危险,连自己爷爷死亡的原因都不敢查。

    “之前我没有在意过,所以现在一时根本想不起来爷爷是否留下线索,若不然,你让我先回去……我查探所有祖地的藏书阁,三年之内必有回复。”刘封低声说道。

    哼……

    叶轻寒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最后的战争,你起不到半点作用,不是我瞧不起你,像你这样的,我根本懒得杀,你自己回去思考吧,愿意查渊帝的死因,可以联系我,不愿意查,那就让渊帝就那么枉死。”

    “是,刘封暂且告退,我保证我和东皇家再无关系,来日我也不会杀狂府任何人,若真到了死战的地步,我会选择一个同阶高手来拖延时间。”刘封微微躬身,临走也不忘示好,就怕叶轻寒突然毙了他。

    叶轻寒冷漠的看着刘封逃离,嘴角扬起一抹不屑,这种人就算修为再强,太古帝便是他的终点,死不死,无伤大雅。

    这时候,东皇家的高手全部回来了,东皇仙亦在此中,看着东皇太尊凄惨的模样,实在不忍心再看。

    叶轻寒平淡的说道,“东皇仙,你我从此没有任何瓜葛,我饶你东皇一脉一次,下次再犯在我的手上,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东皇家高手看着死去的东皇赢和东皇太尊,噤如寒蝉,哪敢忤逆冲撞,只能避开身子让叶轻寒离开。

    哗!

    叶轻寒飘然离去,不再多说半个字,他和东皇仙的轨迹就在这里终结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