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2882章 一万九千刀!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东皇家的所有高手,包括东皇仙,都没有想到会在一品堂的腹地看到叶轻寒,这就像是一品堂的堂主褚君出现在狂府腹地一样,想都不敢想啊。
    嘶嘶嘶……
    众人倒吸冷气,汗毛乍起。
    东皇太尊看到东皇仙的时候,仿佛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哀嚎道,“仙儿救我啊!我可就你这一个女儿,我把你嫁给刘封,可是为了你好!”
    叶轻寒冷漠的看着东皇一脉的高手,包括东皇仙,今天他来这里,就已经表明了要杀东皇太尊,东皇仙也阻止不了,否则他根本不需要来这里。
    “你们来了也好,帮我数数,三万八千刀,别让我多割几刀。”
    哗哗哗!!
    噗呲——————————
    叶轻寒挥手便化作闪电,一瞬间,至少刺出了数百刀,每一刀都切掉一块肉,很细小,直接把他的手剔成了骨头,连一块肉都不曾留下。
    东皇太尊先是一愣,随即惨叫哀嚎,面目狰狞,可是整个人被叶轻寒按着,根本无法动弹。
    砰砰砰!!
    东皇太尊被叶轻寒封印了仙灵之力,四肢百骸空荡,连一丝力量都提不起来了。
    汗如雨下,东皇太尊脸都白了很多,没有一点人色。
    东皇家高手纷纷躁动,想要拔剑救回东皇太尊,可是都被东皇太尊的父亲东皇赢给按住了。
    叶轻寒扬起一抹邪魅的冷笑,淡淡的说道,“你们可以出手,不过我不担保到最后东皇一脉还能剩下几个人。”
    东皇赢不敢动,叶轻寒这个疯子说到做到,他既然敢当着东皇仙的面活剥了东皇太尊,那说明叶轻寒就不会再把东皇仙放在眼内了,他们之间的恩情断了。
    噗呲————————
    啊!!!
    叶轻寒又挥刀斩落一块肉,痛的东皇太尊面孔扭曲狰狞。
    “东皇仙!你这个逆子!看到爹爹被人这样虐杀,你都不吭声吗?”
    啊————————————
    东皇太尊凄厉的怒吼,似乎还把希望放在东皇仙的身上。
    东皇仙本已经对东皇太尊绝望了,可是她看着叶轻寒居然要活剥东皇太尊,心底还是有些不忍。
    砰!
    东皇仙跪在叶轻寒面前,恭敬的说道,“仙儿知道不该再求您什么,可是能不能给他个痛快,别再折磨他老人家了?”
    东皇太尊差点气疯了,本以为东皇仙会出言保他,哪知道东皇仙也要让叶轻寒给他个痛快,不禁破口大骂。
    啪!!
    叶轻寒甩手就是一耳光,把他的牙齿都打掉了几枚。
    叶轻寒冷眼看着东皇仙,淡淡的说道,“既然仙儿开口说话,我不打个折难免对不起当年的恩情,我给你打个对折,一万九千刀,少一刀都不行,从现在开始,你不要再求情,否则你开口说一句,我杀东皇一脉一百个人,杀到族灭为止,若是他扛得住一万九千刀,我就饶他不死!”
    嘶嘶嘶……
    东皇仙倒吸一口冷气,额间的汗珠坠落,抿嘴不再多说。
    噗呲!
    啊————————
    咻咻咻!!
    叶轻寒手起刀落,再手起刀落,任东皇太尊如何嘶吼,他都不眨眼,凶残的让人感觉可怕。
    直到一天后,东皇太尊身上已经没有多少肉了,但是还是没有死,叶轻寒没有伤他半点生命根基。
    一万八千多刀后,东皇太尊脸骨髓都被切了出来,但是灵魂和心脏竟然还被保留着,若是有至尊仙宝,他还是可以重塑血肉之躯的。
    东皇太尊绝望的看着自己的肉身,前所未有的仇视叶轻寒,叶轻寒折磨人的能力实在是太可怕了。
    “我一定要活下来!迟早有一天,我要把这些痛苦全部还在你们身上……”
    东皇太尊心底在怒吼,但是他的心脏都快不跳动了。
    咔嚓!!
    叶轻寒开始切开骨头,这才是最痛的!
    断骨之痛,撕心裂肺。
    东皇太尊现在想喊都喊不出来了,灵魂承受着撕心裂肺的剧痛,但是还不得不眼睁睁的看着,甚至把自己承受的多少刀都数着,生怕叶轻寒多劈几刀。
    一万八千九百刀。
    一万八千九百零一刀……
    ……
    一万八千九百九十刀……
    只剩下十刀了,看的人麻头皮,除了东皇赢,已经没人敢看了,全都出去吐了。
    噗呲!!
    咔嚓!!
    紧跟着又是两刀,叶轻寒断开了东皇太尊的肩胛骨。
    骨髓都被短刀给剃了出来。
    噗呲——————
    咔咔咔!!
    又是六刀,东皇太尊的一百多跟骨头,只剩下脊背在支撑着,其他的骨头都被打碎了。
    最后两刀了,东皇太尊欣喜若狂,最后两刀,扛过去就不用死了!
    就在这时候,叶轻寒反而停下了刀,抬眸看着窗外,冷淡的看着虚空,平静的说道,“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窗外没有任何情绪波动,连一丝力量都不曾溢出。
    叶轻寒寒芒一闪,阴冷的说道,“你若不出来,等我把你抓出来的时候,你会和东皇太尊受一样的刑罚。”
    哗!!
    天空星河涌动,一道残影夺空而来,出现在窗外,正是渊帝之孙,刘封,修为直逼太古帝,而且非常年轻,此刻战意高昂的看着叶轻寒,阴沉的说道,“叶轻寒,这样折磨本帝的未来岳父不太好吧?放了他,我饶你不死!”
    东皇太尊很想破口大骂,骂这个刘封,为何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最后一刻来?
    一万九千刀啊!只剩下最后两刀,谁也不知道东皇太尊所承受的痛苦有多恐怖。
    叶轻寒扬起一抹邪笑,嗤笑道,“若是你的爷爷渊帝亲临,你猜他敢不敢和我这么说话?”
    刘封寒芒一闪,本想在东皇仙面前表现一二,哪知道叶轻寒根本不给这个机会啊。
    “我的爷爷乃是太古十二帝之一,论修为,在太古年间也没人敢对他不敬,你算什么东西?”刘封握着帝剑,冷冷的斥责道。
    哗!
    叶轻寒缓缓起身,将东皇太尊转过脑袋,骷髅架子显得有些阴森。
    “太尊侯爷,您觉得你这个女婿可以救的了你吗?”叶轻寒邪笑问道。
    东皇太尊除了灵魂还有些波动,此时就没有半点喘气声了,哪里还回得了叶轻寒的话,若是能回话,肯定会骂刘封几句,好卸去心头之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