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2874章 良帝现身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梵音靠星辰八卦测算不是很准,肯定不如良帝,此时只能测算出大概的劫难,但是这一次非常模糊,模糊到她自己都搞不清楚是否算错了,可是几次卦象都一样,她不得不提前告知叶轻寒。
    叶轻寒眉间紧锁,看着四周的花草都在收缩,空气有很明显的震动波动。
    “收缩军队,任何狂府人不得私自外出。”
    叶轻寒运起仙灵之气,低沉一喝,犹如惊雷炸开,滚荡而去。
    “师姐,随时注意卦象,我也有些不一样的感觉,按道理对方高手都死绝了,我们不该有危险才对……”
    叶轻寒眉间紧锁,低语说着,可是突然想到褚君曾经说过一句话。
    “追击异星的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太古阴阳仙帝,还有一位……”
    “难道是另外一个人返回来了吗?”叶轻寒精芒一闪,突然紧张起来,能和阴阳仙帝并列的人,就算不能独断万古,也比古天帝要强大三分。
    “我和古天帝联手,或许能扛得住,九天带着狂府高手或许能堵得住一品堂新堂主,不过损失肯定很大。”
    叶轻寒攥紧铁拳,想赢对方,有点困难。
    “通知狂府,所有人不必节约资源,全部动用起来,一个月之内必须修复伤体。”叶轻寒沉声说道。
    梵音点了点头,迅速回撤通知了叶皇。
    消息很快便传达了过去,狂府陷入了紧张的气息。
    叶轻寒令炎傲把守节点,开始做最后一步打算,不管如何,总要先留一下退路。
    ……
    一个月之后,褚师良回来了,带着一个面具,即便是炎皇归来,他也未必能认出此人就是褚师良。
    褚师良回到一品堂总部,此时的一品堂,只有褚绝一人坐镇,再无高手,一品堂的太古帝被打没了,六个太古帝,先后被狂府拔掉,狂府却没有死多少人。
    “爷,您回来了,这次有什么指示?”褚绝立刻恭敬的问道。
    褚师良沉声问道,“是谁打出了炎皇道?”
    “爷,是古天帝,此人拥有炎族血脉,并且得到了炎皇的传承。”褚绝立刻回道。
    褚师良似乎对结局早有预测,此时背对大殿,望着苍穹,许久之后之后,沉声说道,“此人后期会坏大事,不能留下他,这次我回来,就是取他性命,还有炎傲,这二人不能留,必须死!狂府的其他人,暂时不要动,免得激怒叶轻寒。”
    褚绝深吸一口气,凝眉问道,“爷,为什么不冒险杀叶轻寒?”
    褚师良叹一口气,无奈说道,“不敢赌啊。”
    能不能破开十劫十世,可能性是五五开,谁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彻底超脱五行,太古阴阳仙帝不敢赌,褚师良亦不敢。
    “爷,那后面的计划……”褚绝躬身询问道。
    褚师良精芒内敛,气息消散,仿佛不存在一样,他俯视着云岭盆地方向,许久之后,淡淡的说道,“不着急,还有最后的万年时间,足够我清理掉不确定因素了,另外,阴阳兄安插的后手寻到了吗?”
    褚绝摇了摇头,无奈回道,“狂府高手就那么多,很多人都是自幼便跟着叶轻寒的,很难确定,尤其是仙帝大人安排的人,往往越可能的人就越不可能,越不可能的就越可能,所以我至今无法查出对方是谁,对方也没有暴露出任何马脚。”
    大殿再次陷入沉默,褚师良可以预测,但是有很多东西都无法预测,再加上太古阴阳单独屏蔽了部分人的天机,他再怎么努力都查不到半点蛛丝马迹。
    “你且先在这里等着,我去看看古天帝。”
    哗!!
    褚师良飞身退走,消失的无影无踪,这种人怎么说也是仅次于炎祖和太古阴阳仙帝的人,他不想暴露,很难有人发现他。
    咻咻!!
    哗!!
    褚师良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那条巨大的裂痕上空,此地紊乱的法则秩序可以让太古帝以下的任何人都无法飞行,但是对于他而言,却没有半点影响。
    褚师良看着这条裂痕,便可以推测出古天帝的最强战力。
    嘶嘶嘶……
    褚师良深吸一口凉气,低语自语道,“炎皇啊,真是抱歉,我没有其他选择,谁让他也要杀你呢,功高震主,这一点你应该明白的。”
    炎皇的死,褚师良很惋惜,这种妖才,已经超脱了范畴,死了可惜,可是活着更可怕。
    当年想要炎皇死的,肯定不止一个人,甚至不止一百个,一千个,太古时期,形成了两个极端,一半的人为炎皇疯狂,一半的人想让他死。
    “褚君背了杀你的罪名,倒是玷污了你的名节,以你的实力,怎么可能会死在他的手中呢。”褚师良默然一笑,不再多言,而是悄然朝云岭盆地走去。
    他就行走在小山路内,可是没有人可以发现他,甚至面对面,都觉得他的身影是模糊不清的,更别说想靠神识来发现他了。
    半日后,褚师良出现在狂府的领地内,大军再多,也无法发现他的踪迹,纵是遍地青藤,也不曾暴露他的身影,他的实力,远远超过褚绝和储君,也远远超过叶轻寒,古天帝若是单独碰上他,也只有一死。
    太古年间,除了独断万古的人,就只剩下两个可以左右天下的人了。
    炎祖,褚师良。
    此刻,褚师良在俯瞰整个局面,但是却无一人发现他。
    叶轻寒纵然是苏醒的状态,甚至在来回巡视,可是他依旧没有发现褚师良身在何处俯瞰着这里。
    ……
    古天帝,此刻就在军营内,而且在征天营一营中,大军守住四方,结界形成,连屋顶上都站着很多手持弩弓的高手,任何人没有叶轻寒的令牌敢靠近,都可能会遭到雷霆攻击。
    古天帝在养伤,他的伤势最为严重,提前调动炎皇道第七重奥义,让他根基本源都早收到了创伤,服用了藤液,过去这么久,此时还算无法完全复苏。
    没有办法完全复苏,他就无法动用炎皇道,不动用炎皇道,他估计连对战褚师良的资格都没有。
    褚师良发现了古天帝的位置,不过并未匆忙动手,而是换了一个方向,继续寻找炎傲的位置。
    炎傲如今背着炎族五剑,拥有人道皇塔,有炎祖心脏,再加上炎祖双臂和双耳,他的实力已经登峰造极。
    大军驻守节点,因为这里至关重要,还有齐天猴王以及李佩泽驻守,所以褚师良依旧没有办法强攻,否则击杀了狂府太多高手,叶轻寒肯定会暴走。
    褚师良缓缓退去,他想杀人,绝对可以兵不血刃,他的智慧,和褚绝褚君都不在一个档次上,就算是神念,在他面前也是小巫见大巫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