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战帝 被罚站的豆豆

第2854章 活捉古河,见葫芦母藤

www.art0816.com 狂武战帝 褚绝只是想活捉叶轻寒而已,故意引他前来,布下一个不起眼的小局下毒,这种低端把戏很低端,但是往往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叶轻寒也嗅过酒水,很谨慎,但是当年这幽暗神花曾毒死过炎族的长老,就算毒不死叶轻寒,也要半条命。
    “抓住他!”褚绝站了起来,冷淡的说道。
    哗!
    古河太古帝看着叶轻寒从虚空坠落,一个俯冲便追到了,伸手抓向叶轻寒。
    但是看似毫无防备的叶轻寒寒芒一闪,杀气冲天,一把反抓古河,很简单的武技反擒拿手扣住了古河的手臂,右手快如闪电,扣住了太古帝的脖子。
    “其实我对太古的历史并不感兴趣,即便想知道,但是真实的答案也不是从你们嘴里说出来的,而是我用拳头打出来的。”
    叶轻寒气息翻转太快,连褚绝和太古时空主神都没有反应快来,古河就被抓住了。
    “你……没中毒?”褚绝吃惊的看着叶轻寒,感觉很不可思议。
    叶轻寒死死扣着古河的咽喉,太古帝若是被近距离轰杀,再强也逃不过他的异火和反秩序法理之力。
    哗!
    叶轻寒松开古河太古帝的右手,左手一招,一柄短匕出现在手中,按在了古河的心脏上,只要他同时出手,古河的心脏,灵魂,无一可以承受!
    嘶嘶嘶!!
    叶潇洒变回本体,只有两三米长而已,但是獠牙更加阴森,长长的身体缠住了古河的双手,蛇头钻入了古河的怀中,贴近他的肌肤,只要它想杀古河,速度可能比叶轻寒还要快。
    古河没机会反抗了。
    叶轻寒淡淡的笑道,“中毒了,不过你看我的灵宠,好像都喜欢毒,我体内还有一个更歹毒的毒虫母虫,它更喜欢毒,越毒的东西它越喜欢吞噬,幽暗神花,我曾经在幽暗神地得到过,而且研究过,这点毒,我不在乎,我来见你,可不是来问你太古历史的,而是想从太古帝的灵魂中强行提取的。”
    “有意思……”
    褚绝精芒一闪,冷声说道,“放了古河,我让你从容离开,不然你带不走他,反正你提取太古帝的灵魂,他会死,我们联手抓住你,他也是死,既然他都是死,你觉得我会让你安全离开么?”
    叶轻寒拖着古河缓缓后退了数百米,盯着褚绝,说道,“放了他,完全没问题,我和他无冤无仇,我也不想杀人,不过你想救他的话,摘下面具,我放了他,或者你们退出东神山,让我从山里得一样东西,得到了我就走,两个选择,你选一个。”
    “我若是都不选呢?”褚绝阴冷的问道。
    叶轻寒自信的说道,“不,我相信你会选择的,你不是褚君那个白痴,他似乎并不把太古帝的命当命,失了人心,所以当日一品堂总堂都知道我要杀褚君,而你们没有一个人出手,我相信你不会重蹈覆辙,若是你放弃古河太古帝的命,将来你在其他太古帝的眼中,就和储君是一样的。”
    太古时空主神和古河都盯着褚绝,谁也不想死,现在就看太古帝在褚绝的心中到底重要不重要了。
    天空陷入沉寂很久,古河却是浑身大汗淋漓,被一条毒蛇盯着,而且獠牙似乎可以击穿帝体,他岂能不怕。
    古河现在动都不敢动,只能被动等待。
    叶轻寒的手指和短匕随时击穿咽喉和心脏,双眸死死盯着褚绝。
    “太古时空主神,您或许还不知道吧,当年你们重创的时候,褚君是如何对待太古帝子嗣和传承者的么?”叶轻寒打破了僵局,咧嘴冷笑道,“其他太古帝已经战死了,可是他们的后裔却遭到了非人的屈辱,甚至被逼到下跪,连当年一个小小的分堂堂主都可以呼来唤去,轻则打压,重则下杀手,你们再拼什么命?若战死,一切皆是浮云,你以为一品堂连你们的命都不在乎,还会在乎你们后裔的性命?”
    “叶轻寒,你不要挑拨离间,你以为太古帝是怎么容易上当的么?”褚绝立刻斥道。
    哈哈哈哈……
    叶轻寒冷笑道,“我挑拨离间?你们可以去问问惊天珏,他为何要杀褚君!因为褚君亲手杀了惊天帝,罪名就是……背叛,而惊天帝重创期间,惊天珏被锁在山洞,用重若星辰的棺材锁住双腿,所承受的折磨完全是非人的,那时候惊天帝可是为了古神古仙,为了一品堂立下汗马功劳啊,一品堂把你们当人了吗?把你们的后人当人了吗?”
    “那只是褚君的所作所为,不代表本堂主,更不代表创建太古阴阳帝大人。”褚绝冷声解释道。
    叶轻寒却默然回道,“所以,现在看你表现,两个选择任你选择,你让他们看看,你和褚君不一样。”
    褚绝被逼到了绝路上,他不答应,就是第二个褚君,可是一旦摘下面具,所有的局都会失控,所以他只能选择第二条路,让叶轻寒在此地取至宝。
    呼!
    褚绝呼出一口浊气,冷声说道,“我给你三天时间,我调走所有一品堂的人,只有三天时间,不论你取没取到宝物,都要放了古河前辈,你若答应,这个协议就生效。”
    叶轻寒舌尖舔了舔嘴角,有九子连环葫,那根葫芦母藤自会出现,三天时间是足够了。
    “没问题,三天就三天,你们两个退后五万里。”叶轻寒点头说道。
    褚绝伸手示意道,“发响箭,传讯所有一品堂的人,撤退三千里,在外驻扎三天,等候命令。”
    太古时空主神满意的点了点头,褚绝不是褚君,今天褚绝若是真放弃古河,估计一品堂的信念就崩塌了,除非太古阴阳仙帝返回重建一品堂。
    咻!!
    褚绝也退了,一退就是五万余里,他不敢靠的太近,也不敢离的太远,五万里而已,半柱香便会赶到。
    太古主神也退了,只留下古河和叶轻寒。
    叶轻寒贴着古河的脖子,冷淡的说道,“此次来,我不杀人,你别逼我就可以!”
    咕嘟!
    古河太古帝可不想没死在炎祖手中,却死在一个后辈手中,此刻只能点头回应。
    哗!!
    叶轻寒撤回左手的刀,九子连环葫出现在掌心,缓缓升起,九子连环葫散发出异样的波动,在吸引母藤。
    哗哗哗!!
    波动越传越远,整整一天,依旧没有半点回应。
    哗哗哗!!
    叶轻寒开始变换位置,他时间不多,三天若是母藤还不回应,他就只能离开了。
    九子连环葫光芒万丈,吞纳天地,希望召唤母亲。
    能诞下九子连环葫这种级别的葫芦藤,绝对已经登峰造极了,可以飞天遁地,造化通天。
    不过第二日,一道光芒冲天,从东神山深处缥缈烟波中冲出一道古老的气息,正是一株葫芦藤,上面还挂着九个威压更强的葫芦,但是并不是连体的,而是分开的,它们几乎化形称帝了。
    哗!!
    母藤光芒四射,演化为人,圣光沐浴,圣洁无比。
    太古帝药,太古威浓郁,母性的圣洁让人不能直视,此时她正大着肚子,很明显要快诞生九子了。
    “人类,把我九个还未成型的孩子还给我吧!它们在您手中已经帮不上什么忙了。”太古葫芦藤期许的说道。
    叶轻寒挥手将九子连环葫还了回去,淡淡的说道,“我来找你就是为了还给你,你们离开吧,此地已经不安全了。”
    “老大!老大!等我成型,一定回来帮您!”
    九子连环葫大叫道。